|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七十七章尋來

第三百七十七章尋來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27 23:46  字數:4127

這話讓屋子裡的人都嚇了一跳。

「好好的,她一年到頭也不跟家裡聯繫,怎麼又惹到你了?」老夫人不解的問道。

繞陳氏用帕子擦淚,面色憔悴,顯然真的是急壞了。

「這話倒要問她,她到底是想幹什麼?」她哽咽道。

跟進來的饒家僕婦被帶了下去,只留下幾個陳家媳婦,有端熱茶的也有端來熱水毛巾的,大家也不急著問她,細細的服侍著。

「二女婿也來了?」老夫人問外邊的人。

媳婦們還沒回答,正勻臉的饒陳氏就放下毛巾。

「他還敢出門?臉都丟盡了。」她說道,才止住的眼淚又要往下掉。

老夫人忙擺手。

「哎呀好了好了,你有什麼話痛快點說!怎麼就這樣了?什麼時候到京城的?」她問道。

「剛到的。」饒陳氏說道,端起茶杯就喝,顯然渴壞了。

老夫人又忙喊人去備飯。

「母親,哪裡還吃得下飯。」饒陳氏放下茶杯說道,「雪娘呢?讓她出來見我。」

老夫人給她一個白眼。

「有什麼話先給我說。」她說道。

「母親,都是你們這樣慣的她。」饒陳氏說道,將帕子摔在桌子上。

門外有僕婦低頭進來。

「老夫人,大爺那邊問,二夫人回來,可有什麼事?」她低聲說道。

大爺是陳雪的嫡親哥哥,夫妻二人身體皆不好,在隔壁的院子里靜養修道,基本上不出門也不和人打交道。

看來二夫人進門鬧的陣仗不小。

「大哥嗎?倒是有些事,我一會兒去看看大嫂。」饒陳氏說道。

老夫人瞪了女兒一眼。

「都四五十歲,要當祖母的人了,還這般不知輕重。」她低聲喝道。然後看向那僕婦,「回大爺的話沒事,得閑了再給我抄份太上感應篇。」

那僕婦應聲是退出去了。

「咱們管不了她,讓她的嫡親哥哥嫂嫂管好了。」饒陳氏繼續說道。

「別跟我胡扯,有事說事!」老夫人一拍桌子喊道。

老夫人年紀大了,糊塗的時候越來越多,但發起脾氣來還是這般硬氣。

饒陳氏不敢再發脾氣。

「還不是我家小叔的那孩子,郁芳。」她說道。

「哦,就是那個打不得罵不得,動不動就跑到你小叔故居門前哭的丫頭?」老夫人說道。

「是啊。我都恨不得當祖宗供起來了,當初怎麼就接著這個燙手山芋!」饒陳氏吐氣說道,又撇撇嘴。「倒是跟雪娘一樣。」

老夫人又啪的拍了桌子。

「她算個什麼東西,她爹算什麼東西,你竟然敢拿她和雪娘比!」她氣呼呼喊道,「你到底有正經事沒?沒有的話快給我滾。」

這是動了真氣了,屋子裡的僕婦媳婦忙勸著。又給饒陳氏使眼色。

饒陳氏不情願的道了歉。

「是這樣,雪娘說要跟郁芳說門親事,我就信了她。」她不敢再亂說,切入正題。

老夫人哼了聲。

「你是信她能讓那孩子嫁的遠一些吧?」她說道。

知女莫若母,饒陳氏訕訕笑。

「母親,我敢對天發誓。我對郁芳這孩子,真是全心全意想要為她好。」她又整容說道,「這不僅是我的臉面。也是我們饒家的臉面,我對她那是用了十足的心思。」

這點倒是,老夫人緩了臉色。

「那後來怎麼了?說親說成仇人了?」她問道。

饒陳氏看了看屋子裡的人,端起茶。

屋中的人會意。

「我去看看廚房,讓他們加菜。」

「二姑奶奶回來了就住家裡一天。我去看看她們收拾屋子。」

媳婦們紛紛說道,笑著帶著人退了出去。

關上屋門也關上了屋子裡的談話。

夜色降下來的時候。齊悅看著陳氏喝了葯。

「你不用總這樣看著我,我又不是小孩子。」陳氏笑道。

齊悅笑著給她遞過蜜餞。

陳氏沒有吃。

「我吃藥比飯還多,哪裡還用得著這個。」她笑道,一面看著齊悅,「陛下這幾天沒有找你嗎?」

齊悅轉身放盤子。

「皇帝找我幹什麼?」她笑道。

陳氏抬手擦了下嘴。

「你弄得那些什麼藥廠的事啊,都做的還好吧?陛下可還滿意吧?」她問道。

齊悅哦了聲。

「都還好啊,我辦事你放心。」她笑道。

「你辦事我還真沒放心過。」陳氏搖頭,看著齊悅,「快去歇著去吧,太操勞了,再熬夜,這膚色氣息都不好看了。」

齊悅順手摸了摸臉,笑著應聲是。

剛進了自己的屋子,阿好便揚著一封信跳過來。

「世子爺的信。」她喊道。

齊悅忙伸手接過來,一面撕信皮兒,一面熟練的將腳上的鞋子踢開,然後順勢歪倒在炕上。

阿如無奈的在後頭收拾。

「要茶還是羊奶?」阿好則問道,一面也習慣性拿起兩個杯子。

齊悅拆開信,一個壓扁了枯草掉出來,是草編的小兔子。

「要茶!」她便笑著舉手喊道。

這是要熬夜不睡的節奏啊,阿如忙搶過阿好手裡的茶。

「跟著胡鬧什麼。」她說道,一面將一杯羊奶放到齊悅面前,「早點睡,睡了夢裡可以見到世子爺,想怎麼甜蜜就怎麼甜蜜,怎麼也好過你大半夜的不睡在屋子看著信傻笑。」

齊悅大笑,將羊奶如同飲酒一般仰頭喝了,又少不了被阿如抱怨一回。

「他走的可真快,這時候已經走了一半了。」齊悅躺在床上,翻個身趴著,看著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