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七十六章為誰

第三百七十六章為誰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27 23:46  字數:4027

常雲成還是過了午就把齊悅送回來了。

「有的是時間,你先忙你的。」他說道,一面又補充,「我一定定上明日的齋菜。」

「有的是時間。」齊悅也便笑道,沖他擺擺手。

看她進了家門,常雲成才調轉馬頭而去。

簡單的梳洗換了家常的衣服,齊悅就來找陳氏。

不像往日她可以徑直進門,而是被僕婦攔住。

「娘子稍等,我去看看夫人睡了沒?」僕婦有些不自然的笑說道。

齊悅抬頭看看天。

這麼早就睡了?是午休還是晚眠啊?

采青從裡面急忙忙的走出來。

「午間沒有睡,方才說困了要眯一下。」她含笑說道。

齊悅哦了聲,這還算合理。

「那等睡醒了我再來。」她說道,就要轉身。

采青忙留住她。

「娘子,勞煩你再請周大人來。」她含笑說道,「也真是怪了,原不覺得有不妥,但聽娘子這麼一說,周大人這麼一來,夫人真覺得有些不舒服,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病的緣故。」

齊悅大喜,沒想到陳氏自己竟然想通了。

看來並不是她知道病不想治。

「好的好的,我這就去讓人說一聲,來看看最好,這樣若有不好早些吃藥,如果沒事,就去了心病。」她高興的說道。

「也不急,娘子。」采青含笑說道。

齊悅早腳不停的走了。

看著她消失在院門口,采青面上的笑才沒了,轉身走進屋子裡,看著隔間里床上躺著的陳氏。

「她放心了吧?」

陳氏的聲音穿出來。

采青走過去應聲是,看著床上陳氏慘白無血色的臉。忍不住要哭。

「她起了疑心,我一味躲著,她反而更急。」陳氏含笑說道,想要坐起來,到底是有些費力。

采青忙攙扶她。

「可是,要是讓周大人看了,那是瞞不住的。」她哽咽說道。

「我可沒想瞞周大人。」陳氏笑道,拍了拍采青的手。

采青有些不解。

原想這麼晚,怎麼也得明日再請周茂春來。沒想到剛到晚飯的時候,周茂春就被齊悅拉來了。

齊悅跟了進來,看到陳氏的臉色就急了。

「還不是被你嚇的。」陳氏卻嗔怪說道,「你三天兩頭的說我有病有病,我現在覺得自己哪裡都是病。」

齊悅又被逗笑了。

周茂春沒說話。坐下來,拿出脈枕。

「你別在這裡看著了,你義父難得來家一次,你去親自下廚做個拿手菜表表孝心。」陳氏含笑說道。

「是嗎?這丫頭還有拿手菜?」周茂春說道,看向齊悅,一臉不信。

齊悅忙點頭。

「當然有,義父我可不僅僅是神醫。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身份,神廚。」她一正經說道。

陳氏和周茂春都哈哈笑起來。

「快去吧,讓我看看你這神廚深藏不露的手藝。」周茂春說道。

齊悅笑著扔下一句你就瞧好吧,便出去了。

采青擺擺手。帶著僕婦也退出來了。

屋子裡只剩下陳氏和周茂春二人。

陳氏沒有伸手,周茂春也沒要診脈,沉默一刻。

「你從哪裡弄來的這毒藥?」周茂春先開口說道,眉頭緊皺。審視著陳氏。

陳氏只是一笑。

「周大人果然神醫。」她笑道。

「只要不是瞎子,不是大夫也看得出。」周茂春哼聲說道。「你幹嘛瞞著月娘?」

「我是不想她難過。」陳氏微微一笑道,一面嘆口氣,「這孩子無父無母在這世上一個親人也沒有了孤苦伶仃的。」

周茂春嗤了聲搖頭。

「那只是血親上說而已,誰說沒了血親就孤苦伶仃了?」他說道,「她現在難道還算孤苦嗎?」

陳氏眼神倔強。

「那也不是血親,再好也不是血親,再好也比不過血親!」她淡淡說道。

婦人之心真是不可理喻,周茂春懶得再說。

「那你想怎麼樣吧?」他乾脆問道,「我可以幫你瞞著,但我瞞著你就可以不死了嗎?」

陳氏低頭對他微微施禮。

「瞞過這段就好了。」她說道,「這段她忙,又才受了那麼大的驚嚇,好容易好些了,與其讓她知道了日日揪心,還不如就等那麼一天傷心。」

這等生死事在周茂春眼裡根就不是事,該死就死了,無可避免嘛,既然是無可避免的,有什麼可傷心的?

他撇撇嘴便不再理會。

齊悅來招呼大家吃飯時,周茂春已經寫好了藥方。

「三天一次。」他說道。

齊悅一面看一面低聲問什麼病。

「先天弱,又心事多,又有舊疾,總之就是病了。」周茂春說道。

陳氏是其母懷孕時死了爹,其母必然大悲,這樣的孩子生下來的確容易先天不足。

齊悅點點頭。

「這葯三天才吃一回啊?」她又低聲問道,「行不行啊?」

周茂春瞪眼就扯回藥方。

「不愛吃別吃。」他說道。

齊悅忙笑著又奪回來。

「吃,吃。」她笑道,一面忙推著周茂春,「義父辛苦了,快些入座,嘗嘗女兒特意為你做的老鴨湯。」

正說著,外邊人來說定西候來了,周茂春頓時臉拉的好長。

「正要吃飯啊真是太巧了。」定西候進來了,笑呵呵的說道。

「巧什麼巧,誰讓你在這吃的?一個當大伯的來這裡吃飯合適嗎?你自己沒廚子嗎?」周茂春瞪眼說道。

定西候有些訕訕。

「不是不是,我不是特意來吃飯的,我是聽說弟妹病了,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