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七十五章此心

第三百七十五章此心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27 07:19  字數:3943

定西侯府從門外探頭,還沒看清,周茂春就將茶杯砸過來。

「姓常的!別逼我把你趕出去!」他有些跳腳的喊道。

定西侯嘿嘿的笑,忙擺手。

「我沒別的意思,我是看看月娘要喝茶不?從永慶府帶來的,或許喝的慣。」他說道,一面看著屋子裡的齊悅。

「喝什麼喝,月娘不喝茶!」周茂春喊道。

定西侯也不生氣,依舊笑呵呵的。

「好,好,你們接著說話,接著說話。」他說道,退了回去。

周茂春氣的吹鬍子瞪眼。

「怪不得你要和離呢,有這個的老公公實在是太丟人了!」他說道。

齊悅笑著給他斟茶,沒有作評價。

「義父,陳夫人的病你還是去看看吧。」她說道,「我覺得不太好。」

周茂春嗯了聲。

「月娘啊。」他斟酌一下開口道,「俗話說醫病不醫命,我看這個陳夫人的病的是命,不是病。」

啊?

齊悅被說得愣了下。

怎麼父親都會說這句話?

她的父親當初也說過這句話,被她好好的批判了一回。

「義父,咱們別搞這唯心主義…」她笑說道。

「唯心主義是什麼?」周茂春問道。

齊悅摸了摸鼻頭。

「沒什麼,義父,咱還是看病人再做決斷吧。」她說道。

周茂春哦了聲。

「唯心主義的意思就是我不查看病人就唯心說話嘍?」他帶著幾分挪揄說道。

「不是。」齊悅忙笑道,「不是,義父你醫術高超,懸絲診脈隔牆探病不在話下。」

周茂春哈哈笑了。

「少胡說。」他說道,端起茶一口喝了,「是這樣。醫病不醫命的意思月娘你其實也明白吧,一個人有沒有病,身體是會發出警告的,人自己也會感應到,陳夫人自己拒絕看病,或者說她沒病,這樣沒必要看病,或者說她不想治病了」

他說到這裡,抬眼看齊悅。

「病人身已經排斥看病。就算開了葯,她一則不會吃,二來,吃了也不管用。」他說道,「現在你要做的。不是急的請大夫,而是先去說服陳夫人。」

屋子裡談話的時候,常雲成在外邊陪著定西侯。

定西侯正樂呵呵的看著小廝收拾一間客房。

這是太醫院院吏當值的時候用的房間,條件充其量也就是普通客棧一般房間。

因為周茂春以太醫院為家,而定西侯又決定好好的給周茂春表達誠意,說什麼也要跟著他,被聒噪不過的周茂春為了求得耳邊清凈。便同意他住進來了。

常雲成再次回頭看那房間,不由嘆口氣。

定西侯府雖然遠離京城,但卻絲毫不遜於其他侯爵們的富貴,定西侯常榮自從出生就錦衣玉食。尤其是迷上風雅之後,更是講究吃穿用度。

這樣的房間,連侯府里的下人房都比不上,但定西侯卻要住進去。

看著定西侯笑呵呵的面容。常雲成忍不住有些心酸。

「父親,你還是去咱們的宅子里住吧。」他說道。

定西侯雖然不常進京。但在京城還是有購置房產的。

「你傻啊。」定西侯面對兒子還是保持老子的威嚴,瞪了他一眼。

「父親,其實你不用這樣,周老大人他心裡明白的,過一段就好了。」常雲成說道。

定西侯哼了聲。

「說你傻你還真不聰明。」他說道,「我當然知道那老頭心裡明白,故意折騰呢。」

他說到這裡小心的往周茂春的屋子看了眼。

「我不是給他面子,我是給月娘面子呢。」他壓低聲說道,說著又嘆口氣,「事到如今,就別管誰丟人誰不丟人了,好歹把事圓滿的辦了過好日子就萬事大吉了。」

常雲成看著定西侯,他實在不習慣這樣的父親,想要說什麼,又說不出來,站在那裡憋得臉色十分古怪。

這時齊悅出來了。

定西侯頓時滿面的笑,扭頭看到常雲成的臉色,又氣不打一處來。

「你這醜樣子嚇鬼呢!」他抬手給了常雲成肩頭一巴掌低聲喝道,「還不快些上去好好說話。」

他吼完顧不得常雲成自己先跑過去了。

「月娘啊,讓雲成送你回去。」他笑呵呵的說道。

屋子裡傳出周茂春沒好氣的吼聲。

「送什麼送,我家月娘自己在京城呆了這麼久,還用人送嗎?」

定西侯不理會,沖常雲成使個眼色,自己樂顛顛的邁進屋子去了。

「…親家,中午你想吃什麼?我帶了廚子來,上次匆忙,沒吃到我們永慶府的佳肴,這次我特意給你帶了廚子來」

「…我說定西侯,你可真敢說!你是為你自己帶的廚子吧?我又不是三歲的孩子!…還有,你喊我什麼?誰讓你喊我親家了?你注意點啊…」

聽著屋子裡的拌嘴,齊悅看著常雲成笑了。

「走吧,車夫。」她笑道,一擺頭。

常雲成笑著抬手敲她的頭一下。

「你是先回家還是去問胡三工程的事?」他問道,一面伸手要扶著齊悅上馬車。

齊悅抓住他的手一帶。

「你幹嘛?這麼早就想甩開我回家去啊?」她故作驚訝瞪眼說道。

常雲成被她說的一愣,旋即有些不敢相信。

「其實義父說的不對。」齊悅皺皺鼻子笑道,「我對京城一點都不熟,雖然呆了半個月左右,但是,哪裡都沒去。」

常雲成看著她。

「你呢?來這裡玩過沒?」齊悅問道。

玩過沒?

常雲成搖搖頭。

「我每次也是來去匆匆,也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