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七十四章想法(加更)

第三百七十四章想法(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27 07:19  字數:4457

采青從外邊走進來,阿如忙迎上。

「夫人說多謝周老大人了。」她含笑說道。

坐著喝茶的周茂春便放下茶杯。

「不客氣不客氣,當初我也是看著她長大的。」他說道,站起身來,「那我就先走了。」

這是要告辭了?

阿如忙拉住采青。

「還是讓老大人看看吧。」她說道。

采青只是含笑搖頭。

這邊周茂春已經走出去了,阿如左看右看只得先送周茂春。

門前正有人熱鬧的下車,呼啦啦的好些僕從正從車上往下搬東西。

陳氏的門房等人正不知所措的攔著。

「我們夫人不見客。」他們說道。

「我不是客,我是定西候,是一家人。」定西候說道,一面用帕子擦了擦汗。

天還沒熱,他就忍不住的出汗,或許是即將見到兒子媳婦激動的吧。

那邊門房還沒說話。

「她見不見的沒什麼,月娘在吧?我見月娘就好了,我是她公公,這你們知道吧?」他接著說道,忍不住帶著幾分炫耀。

話音剛落就聽有人呸了聲。

「這沒臉沒羞的,說話也不怕閃了舌頭!」周茂春瞪眼罵道。

定西候這才注意到走出來的老頭,這老頭有點面熟…

「周老太醫。」他忙含笑說道,笑完了才反應過來,頓時拉下臉,「你怎麼說話呢。」

別人對著老太醫忌諱,他可不忌諱。

太醫有什麼了不起的,他家有神醫。

周茂春哼了聲。

「我女兒沒有公爹,只有前公爹。你要是再敢亂說話,壞了我女兒的清白姻緣,我饒不了你。」他說道,狠狠瞪了定西候一眼,坐上車就走了。

阿如在後喊了兩聲也沒攔住。

定西候也呸了聲。

「你女兒有沒有公爹關我什麼事,就你這樣的,女兒能嫁出去才怪呢。」他亦是哼聲說道,一面看阿如笑得有些怪異,心裡感覺不妙。「他女兒誰啊?」

「我家娘子,認了周老大人做義父。」阿如尷尬說道。

齊悅和常雲成是回去的半路被阿如接上的。

「對了,李桐說他們請你吃飯?」她正和常雲成說道。

常雲成很乾脆的搖頭。

「不去。」他說道。

「幹嘛不去?人家也是好心。」齊悅笑道。

常雲成哼了聲。

好心?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說是請自己,其實是想請齊月娘吧。

齊悅哈哈笑了。

「那我不去不就行了。你自己去正好又吃了飯又氣了他們。」她笑道。

常雲成搖頭。

「我沒時間跟他們鬧。」他說道,轉頭看她,「沒幾天我就要走了。」

齊悅對他一笑。

阿如帶著幾個僕從迎面接過來。

齊悅還以為是陳氏有什麼事呢,聽了才知道是定西候來了。

「父親來了?」常雲成也很意外。

「是,侯爺聽說齊娘子還有,還有世子爺出了事,便趕過來了。」下人忙說道。

父親竟然為了他。雖然一多半是為了齊娘子,不管為了誰吧,他在聽到禍事的時候,竟然第一個念頭是趕過來。而不是避開,而且不僅是念頭,還付諸了實施,常雲成覺得心裡怪怪的。

「真是父愛如山啊。」齊悅抿嘴笑道。一面微微側身靠近常雲成,壓低聲音。「激動吧,要不要我借肩膀給你靠著哭一下?」

常雲成沒忍住笑了,抬胳膊輕輕撞她一下。

「陳夫人怎麼樣?」齊悅又低聲問阿如,「看了嗎?」

「沒有,夫人說沒事,不讓老太爺看。」阿如低聲說道。

齊悅皺眉。

「算了,見了義父再說吧。」她說道。

定西候將京城最好的酒樓包了一層,進門的齊悅聽說了,忍不住搖頭。

「這也太破費了。」她說道。

走到屋門口,聽到裡面傳出定西候的大嗓門。

「…不破費,招待周老大人怎麼都不破費…周老大人當年不辭辛勞來與我夫人診病,這等恩情,候可是時時刻刻不能忘的…」

「可是貌似侯爺剛才見我的時候是忘了的…」

「哪有?不可能!」

「哼,那也不用記著,你家夫人又不是我治好的。」

「是,是月娘治好的,現在月娘不是你的義女嘛,一家人還分什麼,她的不就是你的,來來,周大人,嘗嘗這酒,可是我們永慶府獨有的好酒…」

「酒倒是不錯。」

「老大人喜歡,快把那些酒都送老大人家去。」

聽到這裡,齊悅和常雲成不敢在聽下去,忙推門進去了。

定西候正催著小廝們去搬禮品。

「不止有酒,各種珍稀物件我拉了一車呢,都給老大人送家去。」他大聲說道。

「這不好吧?你還是留著送人吧。」周茂春皺眉說道。

「就是專門給老大人的!」定西候大言不慚說道。

這話鬼都不信!

定西候當然是進京來找關係的,但來之後事情已經解決了,那他才不會再去給人送禮,相反,他還等著別人跟他送禮。

他定西候府的兒媳婦呢!

當然等待別人送禮之前,他得先解決一件事。

「父親。」

「侯爺。」

看到常雲成和齊悅進來了,定西候大喜。

周茂春則哼了聲。

「月娘,過來。」他沉臉喊道。

齊悅含笑聽話的走過去。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注意點,這是京城,你一個女人家,別隨便跟男人走的太近。」周茂春瞪眼喝道。

齊悅只是抿嘴笑。

「不隨便,不隨便。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