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七十三章微怔

第三百七十三章微怔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26 09:16  字數:3705

「老喬啊,恭喜你陞官了。」那將官含笑說道,一面伸出手重重的拍打了下喬明華的肩頭。

喬明華弱哪裡經得起他這一打,差點摔倒,引得旁邊的將官哈哈大笑。

陞官了?

陞官了!

「不止你們,所有衛城的軍醫都是如此。」那將官說道,看著這些呆傻一般的軍醫,搖搖頭。

這些廢物們,真是奇了怪了!

喬明華最先回過神,一向漠然的神情陡然變得激動起來,身子顫抖,竟然站立不穩。

所有的…

所有的軍醫們…

他抬起頭,此時天色正午,日光刺眼,但是他還是死死的看著,直到雙目眩暈。

多麼強大的希望啊。

喬明華噗通跪在地上忍不住流出眼淚。

這些日子他流眼淚的時候越來越多了,似乎要把二十多年積攢的眼淚都傾瀉出來一般。

聽得身後軍醫營發出的嘈雜聲,三個將官忍不住搖頭。

「瞧他們這些人,一個甲長而已,還是個掛名,就跟當了將軍似得,真沒出息。」其中一個嘲笑道。

「不錯了,既然當了甲長,將來就還能往上升唄,現在是總旗,將來百戶什麼的也說不定。」另一個說道。

沒錯,不是這個官職如何,而是這個規矩,這就跟一堵牆被打開了一個小口子,雖然不是門,但既然開了口子,走的人多了,早晚變成門。

二人點點頭。

「真實搞不懂,憑什麼給他們這些傢伙們升職?」最先說話的將官摸了摸一臉不平,「說是有功。那怎麼不見封賞咱們?」

旁邊的二人一起喝止他。

「少胡說,上邊自有分寸,輪到你來瞎說!」

那將官再粗楞也到底知道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便不再說話了,三人再次回頭看了眼軍醫營,還能聽到裡面傳來的熱鬧。

不過,這真是莫名其妙的事!

他們搖搖頭撇撇嘴。

齊悅等人已經確定張同帶著十五個弟子奔赴邊關對各地的軍醫進行培訓,出發前要做的準備工作還很多。

永慶府的葯已經供給不上了,胡三建議直接在京城弄一個製藥廠。生產包括紗布擔架護具手術器械等等在內的所有醫藥用品。

這是一項大工程,自然有胡三這個大總管來辦。

「錢還夠嗎?」齊悅問道,這是她要操心的事。

「夠。」胡三笑呵呵的說道,「我去跟兵部的談,都是供給給他們的。怎麼也得先付一筆預定金吧。」

說這話將手裡一張紙小心的抖了抖。

這是皇帝寫的摺子的拓印,其作用堪比尚方寶劍,所到之處鬼神放行。

胡三覺得自己這輩子此時此刻才是達到了巔峰,想起以前在永慶府被那些匠人們追著捧著就得意洋洋的心態,他真心的鄙視了。

那些算什麼,跟一群匠人,看看現在。打交道的可都是官老爺們。

伴著千金堂的熱鬧鬧的活動,再加上周茂春出任太醫院醫令,這件因為戰事而彈劾大夫的事已經可以說塵埃落定了,當然。這只是旁觀者的念頭。

新官上任三把火,周茂春上任的當天就下了道奇怪的規矩,凡是請太醫問診的,都必須先跟他說一聲。

此話一出口。再次引起眾人驚愕。

萬一到時候找不到周茂春可怎麼辦,畢竟誰也說不準人什麼時候會需要請太醫。救命如救火,可經不起耽擱,這樣的質疑自然會有,但周茂春態度很好,說這個無需擔心,自己以太醫院為家,不管白天黑夜吃喝拉撒睡都在,保證隨時都能找到自己。

周茂春說了這話,便沒有人再敢說什麼了,大家已經心知肚明他是要幹什麼了。

原來這件事還沒結束,而是剛剛開始。

請的動太醫的,自然是京中權貴,比如一些御史言官啊,各部的主管啊,尤其是那些曾經彈劾過周茂春的人,此時都心裡都叫苦不迭。

沒想到這個老頭竟然毫髮無傷,而且還趕走了太醫院醫令,拿過太醫院的大權。

原來就是在這裡等著他們呢。

他們可不敢拍胸脯說自己家絕不會有人生病,天下只怕沒有一個人敢這麼說。

周茂春是不敢阻攔太醫給他們治病,但言語奚落肯定是少不了,求到人家跟前去,這態度自然不能和彈劾人家時一樣。

想到這個,這些人心裡就發憷,尤其是幾個年紀大的,更是悔的在家裡揪鬍子。

惹誰也不能惹大夫啊,這跟別的人不一樣啊,別的人大不了撕破臉一輩子不見,但大夫不行啊,尤其是他們好容易熬到如今的地位,指望多享受幾年呢,更是離不開這能治病救命的大夫啊。

周茂春才不管這些人怎麼後悔呢,果然住進了太醫院,半步也不離開,咬牙切齒的等候著。

「皇帝召見我?」

忙的焦頭爛額的齊悅聽到消息,只得放下手裡的筆。

「是什麼事?」她忍不住向來的太監打聽。

這要是擱別人問,估計就只能得到太監一個白眼,但或許是那五千銀子的大手筆效應還未散去,眼前的太監笑眯眯的搖了搖頭。

「必然是有事的,而且是好事。」陳氏含笑說道,坐在椅子上看著她。

齊悅便也笑了,應聲是。

陳氏端起茶,看著齊悅走出去,這一次沒有相送到門口。

齊悅邁出門回頭看了眼。

「阿如,你去請老太爺來。」她低聲說道,指了指屋子裡,「給夫人請個脈。」

阿如愣了下,什麼也沒問應聲是便走開了。

「夫人病了嗎?」阿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