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六十五章遷怒(加更)

第三百六十五章遷怒(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21 20:16  字數:3810

蔡醫令將茶杯放在桌子上,似是無意重了些,發出一聲響。

「大人,我看事情不妙,那安老大夫不知道託了什麼關係…」董林忙說道。

「他一個廢人,能托什麼關係?當年要不是皇帝及時相助,巨鹿王司馬家要的可是他的命。」蔡醫令淡淡說道,「不就是托姓方的照顧一下,讓周茂春免受牢獄之苦而已,他要真有事,讓姓方的去皇帝跟前說情放人啊,姓方的要是敢放一個屁,我給他叩頭。」

姓方的還真打死也不敢去皇帝跟前放個屁

董林忍不住想笑。

「行了,才兩天而已,等著吧,最多一天,周茂春就躲不過了。」蔡醫令摸著茶杯說道,「漠北兵備道的摺子也該送全了。」

此時的皇宮大殿里,皇帝正在議事。

除了侍立的太監,另有七八個官員垂手而立。

屋子裡鴉雀無聲。

龍椅上,皇帝正拿起一個摺子,他只看封面,便仍在桌子上,這個時候便會發出啪的一聲。

漸漸的啪的聲音越來越多,這讓地下侍立的大臣們的心也不由跟著停頓。

「這些都是漠北兵備送來的奏章?」皇帝開口問道。

一個年近六十左右的紅袍官員躬身應聲是。

「他周茂春一個人,就能惹來這麼多奏章?是他太厲害了?還是這漠北兵備道都是廢物啊?」皇帝緩緩問道。

紅袍官員的腰身更加彎曲了。

「臣有罪。」他顫聲說道。

「方樹軍。」皇帝喊道。

一旁侍立的一個大臣忙躬身出列。

「你父親死了沒?」皇帝問道。

方大人身子微微一顫。

「多謝陛下,臣父尚未…」他說道。

話沒說完,就被一個奏章砸在身上。

「沒死的話,讓周茂春給我滾過來!」皇帝喊道。

方大人應聲是轉身就向外走,面上難掩擔憂。

看來這次是壞了,原想擱幾天皇帝的怒氣小一些了,周茂春再出來說。沒想到這才到京兩天,皇帝就宣了,而且是當著這麼多大臣的面要質詢,而不是先單獨見面斥問,這是表明皇帝是一點面子也不想給了。

這邊急匆匆的召周茂春進殿,那邊齊悅也回家看到了陳氏。

「姨母,我要進宮面聖。」她說道。

陳氏愣了下。

「在漠北我們做的事我要跟皇帝解釋。」齊悅說道,一面沖陳氏跪下,拉住陳氏的手。

陳氏伸手拉她。

「那事算什麼事。」她混不在意的說道,又微微一笑。「你放心,我已經給陛下說了,陛下也答應了。天大的事,你也不會有事的。」

說好了?

齊悅愣了下,那天看陳氏從皇帝那裡出來神情不算太高興,還以為沒說好呢。

陳氏拉著她的手也微微出神。

只是答應是答應照顧了,可是還得親自見一面才好…

可恨這小鬼頭明知她要引薦。卻就是不鬆口。

「周大人要攬下所有的事,我要面聖解釋。」齊悅搖了搖陳氏的手說道,「我知道這讓姨母你為難了,可是,我不知道還有誰能讓我最快的見到皇上。」

陳氏回過神,略一沉吟。

這倒也是個好的機會。認罪認錯…

「好,那咱們就去一趟,我正好要去見太后娘娘。」她說道。

齊悅歡喜的道謝。

「沒事。你別擔心,誰有事,你也不會有事的。」陳氏撫了撫齊悅的鬢角,和藹說道。

齊悅苦笑一下。

她倒是願意誰都沒事,哪怕自己有事。

陳氏帶著齊悅進了宮門的時候。周茂春已經站在了皇帝面前。

看著周茂春紅光滿面又胖了一圈的樣子,皇帝冷笑兩聲。

「周大人。看起來心情不錯啊。」他含笑問道。

「托陛下的洪福,還行。」周茂春施禮說道。

話音未落,就有一個奏章重重的兜頭砸過來。

「可是朕心情很不好!」

皇帝暴怒的聲音同時砸過來。

對於皇帝的喜怒無常大家已經很熟悉了,知道這表示皇帝的怒火爆發了。

大殿里頓時響起一片臣有罪的聲音,可是這並不能阻止皇帝的怒罵。

「…區區千人賊奴,二十日,劫掠三關兩省九縣,這就是你們號稱的堪比鐵桶的九重鎮!」

「…什麼鐵桶,分明是前些年賊奴元氣大傷…」

「…如今人家緩過來,一出手就給了朕一個大耳光…」

「…枉你們時時刻刻的吹噓,什麼朕治下有方,兵強馬壯,這是朕沾先皇太祖皇帝的光!」

皇帝越說越氣,到最後乾脆破口大罵起來,也不知道這個從小在宮裡被最好的大儒教養出來的皇帝,從哪裡學來的這麼多罵,聽說皇帝常常私自出宮,看來是真的,也只有在市井才能聽到這麼多令人想都想不到的污言咒罵。

地下的大臣忍不住溜號走神,但很快他們就被罵也不過癮的皇帝扔下的奏章砸回了神。

地下站著的太監大臣都造了秧,但誰也不敢躲,只是跪地俯身嗚咽認罪。

皇帝罵累了,出了一身汗,將衣袖一甩坐回龍椅上,神色陰沉的看著下邊的人。

「周茂春你有什麼要說的,趁著朕心情不好,快點說。」他說道。

周茂春起身,肩上的奏章掉下來。

「陛下,臣怎麼了?」他眨眼一臉無辜的問道。

皇帝才降下的怒氣又起來了,沒有奏章可扔,罵的也有些累了,乾脆抬腳將龍案踹了,嚇得兩邊的太監慌忙跪下攙扶。

「朕剛才是白說了?」皇帝怒道。

地下跪這的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