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六十四章相護

第三百六十四章相護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21 14:50  字數:4162

董林站在原地,看著這邊相談甚歡的幾人,此時他們已經開始入座,安老大夫正在請那女人坐正座。

「一日為師終生為尊。」安老大夫含笑說道,「師父你別為難我。」

董林再次麵皮抽了抽。

這他娘的到底是什麼關係啊,誰是誰的師父啊?

「天下人人可為師。」齊悅笑道,將安老大夫的輪椅推到正座,「您老也別為難我了。」

他們說笑入座,似乎忘了屋子裡還站著董林。

但董林卻不能甩袖子就走。

「安師伯,您什麼時候到了?院里的人都還不知道呢,我這就去告訴大家。」他陪笑說道,「蔡大人前幾日還說起要去探望您呢。」

安老大夫笑了。

「我已經不是太醫了,如今就是個在家頤養天年的老頭子,可不敢驚動大家。」他說道。

董林站在那裡,看著胡三大咧咧的炫耀一般坐下來,反而沒人招呼他入座,知道這是要逐客了。

「安師伯來了就好了,我和我師兄正上愁呢。」他含笑說道,一面斟酒。

安老大夫點點頭。

「沒事,不算什麼大事,不用上愁。」他含笑說道。

董林愕然在原地。

這還不算什麼大事?陛下震怒,就是不掉腦袋也得脫層皮,終生禁止行醫發配充軍什麼的那都是輕的。

這群人難道以為罪名推到周茂春身上,他們就平安無事了嗎?

「雖然千金堂是依周茂春周大人行事,但到底是其罪難逃..」他忙提醒道,憂心重重的樣子。

話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從頭到尾都是千金堂行事,其實跟周大人無關,只不過他老人家偏偏在場,所以才被安上著察而不禁失職之罪.」齊悅含笑說道。

很好,重感情最好,還真怕人無情無義呢。

董林心裡冷笑一聲。

「那這次行事太荒唐了!」他看著齊悅,一副語重心長的搖頭。「師..師兄,你們這次實在是太貿然了。」

他這次可不敢再喊師侄了。

「不荒唐,不荒唐,做的很好。」安老大夫又含笑說道。

董林再次嗆了下。

「太醫院不是調查了嗎?他們做了什麼不是很清楚嗎?不荒唐啊。」安老大夫接著說道。

「怎麼不荒唐?」董林動氣說道,一面拿起桌子上的厚厚的紙甩了甩,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就師兄你寫的這些就能說明你們不荒唐了嗎?」

齊悅和胡三都看劉普成。

「老師,你寫的什麼?」齊悅好奇問道。

劉普成有些躲閃尷尬。

「沒什麼沒什麼。」他說道。

「你也知道沒什麼!你寫的這些還真是沒什麼!」董林氣道,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解釋?皇上什麼人?聽你的解釋!」

齊悅看著劉普成恍然。原來是寫東西想要上達天聽。

回京的路上被那群場衛看著,陰陽怪氣的自然不會聽他們的話,周茂春也根本就不說不辯解。反而似乎對突然臨頭的大禍很是高興一般。

回了京周茂春被關起來見不到,常雲成也忙著,他們被陳氏接走,也沒人敢來陳氏門前找他們麻煩,但同樣也沒人來詢問他們什麼。就是想解釋自辨也找不到可解釋辨別的地方。

齊悅是托陳氏,劉普成竟然來托太醫院。

劉普成被當眾這樣說,面色更加尷尬。

「不聽就不聽,沒事沒事。」安老大夫又含笑說道。

這一下不止董林,齊悅劉普成胡三阿如阿好都看向他。

這是進門後,他第三次說這話了。

一次是寬慰。二次三次還是寬慰的話,是不是太虛假了?再不然就是真的沒事?

董林也不傻,眉頭跳了跳。有些不安。

「那既然安師伯說了沒事,那就是沒事了。」他鬆了口氣,帶著幾分感激看向安老大夫,然後那著那沓紙,「我這就去將這些呈給醫令大人。遞交宮中。」

安老大夫還是含笑。

「師弟,吃了飯再走吧。」劉普成說道。

董林哪裡吃得下。忙搖頭。

「現在哪裡還顧得上吃飯,等這件事過去了,再好好和你算帳!」他故作惱怒的說道。

不過這時候的惱怒就跟齊悅等人沒進來前的惱怒完全不同了。

劉普成心裡嘆口氣,看來師父的話不聽還是不行啊。

想到師父過世時,拉著他沒有交代醫術沒有交代身後事,只交代了一句對這個師弟要敬而遠之。

想到師父,他再次嘆口氣,打定主意一會兒要去師父墳前看一看。

董林走到門口了,胡三又想起什麼喊住他。

「對了,這位..師侄。」他喊道。

董林差點一腳跌倒。

這混帳東西!

他轉過有帶著幾分難掩的怒意。

胡三已經笑著走過來,伸手大咧咧的搭上他的肩頭。

「是喊師侄沒錯吧?我看你稱呼我師兄為師伯。」他笑道,「真是年齡長在輩上,我真不好意思了。」

我看你很好意思!

董林心裡罵了聲。

胡三還怕他不明白,伸手拍著他的肩頭。

「真是沒辦法,我當初經劉師父再三堅持拜到齊娘子門下,沒想到安老大夫非要拜齊娘子為師..」他笑道,「我也就跟著水漲船高了。」

董林扯了扯嘴算是笑了笑。

「所以師侄你可看清了,下次別亂了輩份。」胡三最後重重的拍了下,順手將董林送出門。

聽的身後的門砰的關上,董林面色鐵青,他伸手揉了揉被拍痛的肩頭,狠狠的看了眼這間屋子,抬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