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六十三章託付(加更)

第三百六十三章託付(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20 20:40  字數:4495

大殿里的氣氛凝滯。

皇帝一滯之後又笑了。

「人都是要死的,沒什麼稀奇的。」他淡淡說道。

陳氏應聲是。

「我也沒有別的牽掛,只是有個人要陛下您費心照看一些。」她說道。

皇帝看著她。

「你上有親族,下有子女,朕算你什麼?」他含笑問道,「朕為什麼要替你照看?」

陳氏神情平靜。

「因為他們都照看不了,只有依著陛下,她才能活得風光自在。」她說道。

皇帝哈哈笑了。

「你這話說的真的實誠。」他笑道。

這天下人只要依著他這個九五之尊,哪一個不是活得風光自在。

「陳雪。」他摸了摸手,坐正身子,說道,「你是不是覺得朕欠你的?」

陳氏垂下頭叩頭。

「臣婦不敢。」她說道,「臣婦受定西候老夫人之恩,無以為報,當初定西候老夫人去世時,臣婦在她面前發誓要照料這個人,如今臣婦要死了,所以斗膽來求陛下恩賜。」

皇帝似笑非笑。

「你跟你婆婆的事,關朕什麼事。」他搖頭說道,「又不是朕給你婆婆立誓。」

「陛下,當初許婚的是你,賜和離的也是你,這定西侯府的家事,也不能說跟你沒關係了。」陳氏抬起頭說道。

皇帝愣了下。

「有這種事?」他似乎有些疑惑。

「當初定西侯府老夫人受人大恩不得不報,執意要娶救命恩人進門,但又擔心嫡孫將來被人嘲諷,所以親自來京城求見太后娘娘,太后請陛下您賜了婚。」陳氏說道。

皇帝皺著眉思索一刻,才幾分恍然。

「好象是有這麼回事,那定西候老夫人講的好故事,哄得母后流了一缸眼淚,朕要是說不管。只怕母后的宮殿都要被水淹了。」他說道,笑了笑。

這種事動動嘴讓下邊人去辦哄母后高興的事算什麼大事,他哪裡記得。

「去年,是我托董妃娘娘求陛下恩賜,讓定西候老夫人這位求得賜婚的孫媳婦和離。」陳氏接著說道。

皇帝再次皺眉,伸手捏了捏眉心。

女人的事也算是事!還真一下子想不起來…..

「哦,就是說什麼要納新人不同意的那個妒婦?」他再次思索一下,想起來了。笑道,帶著幾分興趣,「她真的和離出門了?」

「陛下,這有什麼可開玩笑的?」陳氏說道。

皇帝靠回龍椅上。

「真捨得啊?那侯府高門的,人人都只想著進去,還有女人想著出來?」他笑道,「幸虧沒有賭..」

他說道看一旁侍立的太監。

「要不朕肯定輸了。」他笑道。

「是啊是啊,陛下,您以後可不能這樣,得給咱們贏幾把的機會。」太監立刻陪笑道。

皇帝哈哈笑了。

這個女人有意思….

再想到方才的事。他不由點點頭。

看樣子是個杠頭,的確能做出這種事。

皇帝的眼裡浮現一絲笑意。

陳氏看到了心裡吐了口氣。

「所以陛下。像她這樣的女人,這後半輩子真是不好過了。」她說道,再次叩頭施禮,「我就要死了,我的子女們有親有族有身份有地位,我無須擔憂,只是這個月娘。我實在放心不下。」

皇帝摸著下巴笑,沒說話。

這個女人叫月娘啊,不知道姓什麼….

看皇帝的表情。陳氏心裡再次鬆口氣。

「陛下,我今日帶她來了,讓她來給陛下謝恩,是陛下的洪恩才讓她不管進還是走都風風光光的。」她說道。

皇帝笑了擺擺手。

「朕還有事。」他說道,站起來身來,「姐姐你身子既然不好,就不要操心了,好好的養著吧。」

他說罷抬腳就走。

「陛下。」陳氏忙起身喊道,這邊皇帝已經從側門出去了。

太監們自然也忙跟著去了,偌大的宮殿了只剩下陳氏一個人。

陳氏都懷疑自己方才有沒有見到陛下,方才說的話是真實的發生了還是她又在做夢。

「小姐?」有人在外喊道。

陳氏回過神轉頭,見胖太監在門口看過來。

「黃公公。」她喚道,抬腳走過來。

胖太監忙幾步快過伸手攙扶,陳氏邁步出來,見齊悅已經在門外等著了。

陳氏沖她笑了笑。

「咱們回去吧。」她說道。

齊悅看她神情似是高興又似不高興,也不知道事情到底辦的怎麼樣,便伸手扶住她。

「姨母,累了吧?我扶著你,身子最重要。」她說道。

別的都不重要,只要你身子好,陳氏聽得懂,看著她一笑。

「好,我們走。」她說道,反手拉住齊悅的手。

臨出宮門的時候,陳氏又忍不住回頭看了眼。

「小姐,你如今在京城,想來就來看看。」胖太監說道。

陳氏笑了笑,點點頭。

是,她還要來,一定要來,直到能安心閉上眼。

回到家,齊悅見到阿如回來了。

「周大人沒有住在牢房,被那裡管事的大人接出來了。」阿如高興的說道。

這真是個好消息,齊悅鬆口氣。

「世子爺沒在。」阿如又說道,「只是留了話讓娘子你放心。」

為了讓她放心,他便一個人忙去了吧。

齊悅嗯了聲,手枕著下巴看著燭光出神。

阿如和阿好不敢打擾她,輕手輕腳的收拾鋪床。

一夜無話。

第二日齊悅要去看陳氏時,陳氏已經出門了。

「這麼早?」她驚訝的問道,同時又嘆口氣。

每個人都在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