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五十九章好心(加更)

第三百五十九章好心(加更) (1/1)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17 02:05  字數:3070

夜色深深的時候,定西侯府陷入安靜。

蘇媽媽給謝氏晾乾了頭髮。

「她睡了?」謝氏問道。

蘇媽媽點點頭。

「累壞了,方才吃飯的時候連吃了兩碗呢。」她低聲說道。

謝氏從鼻子里舒了口氣。

「這要是有親生父母在,哪裡會讓她遭這種罪。」她淡淡說道。

「所以說沒娘的孩子像個草,可憐啊。」蘇媽媽自然知道謝氏想什麼,也跟著嘆息說道。

她們完全忘了有一個人也是個沒爹沒娘的孩子,那個人在她們眼中可一點也沒有覺得可憐,只有可恨。

屋子裡沉默一刻。

「問出來是怎麼了嗎?」謝氏問道。

蘇媽媽搖頭。

「饒小姐畢竟大家小姐,不會說的,那些丫頭婆子也都咬得死死的,只一口說想外祖母了,去看看。」她說道。

謝氏搖頭。

「到底是還小,就是再想外祖母,饒家也不會就讓她一個人帶著七八個護院婆子出門啊,還去泉州,又是船又是車馬的。」她說道,摸著佛珠沉吟一刻,「也別急,她這種大家小姐要面子,等緩一緩再悄悄打聽吧。」

蘇媽媽愣了下,將枕頭放好。

「夫人的意思是要留饒姑娘住下來?」她問道。

「她這樣子,還能走嗎?」謝氏搖頭說道,「失魂落魄的,連路引都丟了,好在認識一場,雖然她家的人不地道,但看在她給我做的幾雙鞋的面子上,我也不能看著她這樣走。」

蘇媽媽笑著扶謝氏躺下。

「夫人就是心善。刀子嘴豆腐心。」她笑道。

但第二天一大早,饒郁芳就要告辭了。

蘇媽媽苦留勸不住。

「怎麼?我的面子還留不住你?」謝氏站在屋檐下問道。

饒郁芳看著她眼中含淚,低頭施禮。

「正是夫人的面子,郁芳才不能留。」她顫聲說道。

謝氏看著她不說話。

饒郁芳最終還是什麼也沒說,只是再次施禮。

「郁芳叨擾了,夫人的恩情,郁芳永遠記得。」她說罷轉身就走。

蘇媽媽有些不知道怎麼辦,回頭看謝氏。

謝氏走幾步上前。

「怎麼留不得?論起來,別人留不得。這裡難道留不得你?」她說道,「誰敢理論?你們饒家要說理論,還得先理一理當初婚約的事!」

饒郁芳背影一顫。

「夫人,莫要說了,郁芳當不起..」她終於哭出來了。掩面說道。

「我說你當的起就當的起。」謝氏走下來,拉住她的手,「回屋裡吃飯去。」

院牆外,常雲起轉過身,嘴邊浮現一絲笑意。

而此時的京城裡,齊悅也正坐下來要吃早飯。

「一會兒就出去,先去找世子爺。然後再…」她一面對阿如阿好說道。

話音未落,外邊腳步聲傳來,伴著僕婦問候的聲音。

「夫人來了。」

門帘掀開,陳氏走進來。

齊悅忙站起來。看著陳氏神情一如昨日般冷淡。

昨天被陳氏拉上車一直到家,除了那一巴掌陳氏就再沒和她說一句話,任憑齊悅碰了軟釘子。

「嬸母。」齊悅看著她說道。

「我怎麼是你的嬸母?」陳氏看著她冷淡說道。

只要肯開口就好了,齊悅堆起笑。

「姨母。」她笑道。「我當時走的急了些,沒有跟你當面說…」

「你為什麼不和我當面說?」陳氏看著她問道。

那還用說嘛。因為說了你絕對不會同意我去的..

齊悅走過去,拉她胳膊搖了搖。

「你知道我會如何,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做?」陳氏甩開她的手喝道。

「因為我喜歡他啊,所以我一定要去找他的。」齊悅含笑說道。

陳氏愣住了。

她沒料到有人會這樣直白的把這樣的話說出來。

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心中各種情緒翻騰。

喜歡他?

喜歡他!

做了這麼多好容易跳出來,竟然說喜歡他!

陳氏抬起手。

啪的一聲脆響。

屋子裡的空氣都停滯了。

齊悅根本沒料到,臉上還帶著笑,只覺得半邊臉火辣辣的疼起來,連耳朵都嗡嗡的響。

阿如阿好一步就過來了,伸手就將齊悅掩在身後。

她們如今跟著齊悅久了,早已經視齊悅為大,如今別說陳氏了,就是定西侯站在面前對齊悅不善,她們也會衝過去。

「陳夫人,有話好好說。」阿如開口說道,看陳氏的眼神已經是戒備了。

齊悅回過神,腦子冷靜下來,拍了拍阿如和阿好,示意她們放鬆。

「是,姨母,兒行千里母擔憂,我做事讓你擔心了,是我的錯,嚇到了你。」她說道,再次拉住陳氏的手。

陳氏看著她。

「這麼說你還知道我是為你好了?」她顫聲說道。

「我知道你是擔心我。」齊悅答道。

陳氏激動中沒有注意她的話。

阿如則看了眼齊悅。

她答的不是知道你為我好。

「那你聽我的話嗎?」陳氏又問道。

齊悅笑了笑,伸手拉住陳氏的胳膊。

「姨母,先坐下來吃飯,吃過飯,你再教訓我。」她笑道。

陳氏看著她搖搖頭。

「我沒時間教訓你了。」她說道,伸手撫了撫齊悅的鬢角。

齊悅愣了下,這句話怎麼聽起來這麼的…

「你聽我的話,在家好好的呆著,我會想辦法解了你這次的禍事。」陳氏說道。

這正是如今齊悅最憂心的事,雖然一路上周茂春嘻嘻哈哈,但事實上這件事只怕真的很嚴重。

很明顯他們是被小人設計了,周茂春這樣的天子近臣都有人敢涉及,那說明對方來頭也不小,推波助瀾的肯定也不少。

周茂春再厲害也不過是個太醫,無父無母,連個徒弟也沒有,說白就是一個人,根本就沒有家族親友相助,他唯一的依仗就是皇帝,如果失了帝心,那要弄死他,簡直是再簡單不過的事了。

陳氏的家是國公府,如果她肯出面,那事情就好多了。

常雲成也不是自己孤軍奮戰了。

「姨母。」齊悅忍不住驚喜道,旋即又擔憂,「這樣,會給你們惹來麻煩吧?」

陳氏看了她一眼。

「你要是答應我聽我的話,就不會惹來麻煩。」她說道。

這是一語雙關了。

要是聽她的話,也不會去漠北,自然也不會有這個麻煩..

齊悅搖了搖她的胳膊喊了聲姨母。

陳氏深吸一口氣,轉身就走。

「姨母?」齊悅不解忙喊道。

「我現在進宮去。」她說道。

齊悅再次驚訝的愣住了。

「現在?」她問道。

陳氏說的好像皇宮是她家一樣來去自在…

這,這也太…

不過好像的確是。

「姨母吃過飯了嗎?」她忍不住問道。

「吃不吃的,也沒什麼意思了。」陳氏看了眼飯桌,淡淡說道,再次警告的看了齊悅一眼,「你這次要是再不聽我的亂跑的話,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說罷抬腳就走了。

齊悅的視線里便只剩下門帘晃動。

「娘子,那咱們..」阿如低聲問道。

齊悅沉吟一刻。

「這樣,你讓胡三去找世子爺,告訴他夫人會想辦法,讓他也別著急。」她說道。

阿如點點頭。

「還有打聽一下老太爺怎麼樣。」齊悅囑咐道。

阿如應聲是忙忙的出去了。

屋子裡恢復了安靜,齊悅坐下來看著滿桌的飯菜。

「吃,吃飽了才有力氣。」她說道,將筷子頓了頓,伸出夾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