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五十八章入門

第三百五十八章入門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16 13:49  字數:5042

看著齊悅大步而行,阿如阿好忙跟上。

李桐這才跟上。

常雲成笑了笑,催馬跟上。

身後劉普成等人的馬車也忙跟上。

「范公子范公子,你老的身子最近都好吧…」

胡三大呼小叫的熱情的打招呼。

范藝林黑著臉加快腳步就當沒看到他。

周茂春看著熱鬧的前方眾人,抓著囚車得木柱忍不住嘖嘖幾聲。

「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我真是白活了一把年紀,還不如小娃娃..」他說道,原本戲謔的眼中閃過一絲亮光,猛地一拍囚車門,「還不快走!」

被這突然冒出的幾人驚得愣在原地的廠衛們被嚇了一跳,神色更加尷尬,哼了聲,擺手壓著囚車就疾走。

「你們休得四處亂走,都跟我去衙門裡去問話。」一個廠衛喊道。

齊悅的腳步停了下,回頭看。

「回什麼衙門,他們的罪定了嗎?你們有旨意嗎?」常雲成豎眉沉聲喝道。

當初的旨意上可是只針對周茂春的。

這邊范藝林等人也轉頭跑過來。

「對啊,拿人?拿什麼人?小爺看你們敢!」他大聲喊道。

黃子喬落後一步,憤憤的啐了口,將手裡的馬鞭子甩的啪啪響,一副你敢說拿人我就敢動手的樣子。

廠衛看著這些人又是驚又是怒。

「將軍大人,你先顧著你自己的事吧,無旨無令私自入京,我們廠衛這邊伺候不起你,您最好去兵部衙門坐坐吧。」他們冷聲喝道,又看向范藝林等人。你們家大人來我們倒還看三分面子,你們這些小兔崽子竟然敢威脅我們,真是日子過得太舒坦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既然如此,不如大家都去我們那裡坐坐。」其中一個陰森森的笑道。

伴著他這句話,四周的廠衛們刷拉拔出武器。

氣氛頓時緊張起來。

四周街面上響起壓制的混亂聲,想必是躲在門口看熱鬧的人嚇到了。

眼瞅氣氛僵持,齊悅忙要說話,便聽的又是一陣急促的車馬響。

又有人來了?

眾人很是驚訝。

廠衛更是驚怒交加。

真是他娘的怪事了,一群小小的大夫。怎麼惹來這麼多不長眼的!還沒完沒了了!

大街上七八匹馬擁簇著一輛豪華馬車疾馳而來。

馬未停穩,便有人掀起車簾。

「嬸娘。」

齊悅和常雲成同時喊出聲。

陳氏被兩個丫頭扶著下車,疾步走來。

齊悅忙迎上去。

「嬸母,你怎麼…」她高興的說道,一面伸出手。

陳氏走進她身前。揚手。

清脆的耳光聲在街上響起。

「嬸母!」

常雲成大驚,忙衝過來。

陳氏已經拉住齊悅的手。

「跟我走!」她喝道,轉身就走。

齊悅一巴掌被打的有些發懵。

常雲成急忙要攔住。

「嬸母..」他喊道。

陳氏停下腳,回頭看他。

「常雲成,你非要害死她不可嗎?」她厲聲喝道。

常雲成被這一聲喝止了腳步。

這一切追根究源,的確是因他而起,如果不是為了他。齊悅也不會奔去漠北,自然也不會…

陳氏喝完不再看常雲成,拉著齊悅疾步前行。

「嬸母..」齊悅回過神抗拒,一面回頭看常雲成。

常雲成對她一笑。

「你先跟嬸母去。我辦完事再找你。」他說道,「跟著嬸母是最好不過的。」

他說著話沖劉普成等人打個手勢。

胡三領會,催著車馬眾弟子忙也跟著齊悅走。

齊悅也明白了,看著常雲成。

常雲成再次沖她做個你放心的手勢。指了指周茂春,指了指自己。又指齊悅和千金堂的人。

這邊我來照顧,千金堂的人你要照顧好。

此時陳氏來是再好不過的解圍脫困法子。

齊悅明白的他的意思,沖他點點頭。

陳氏狠狠的一帶,齊悅不得不跟上她的腳步。

廠衛們這才反應過來,要攔住。

「大膽!」跟隨陳氏而來的護衛們齊聲喝道。

廠衛們的目光落在馬車上那鮮明的國公陳三字上,大家都是干暗門隱秘之事的,最清楚不過這京城中什麼人能惹什麼人不能惹,很不幸,德慶公陳家便是那個不能惹的。

他們最終遲疑一下,站開了,無奈的看著齊悅等人跟隨陳氏的馬車走了。

「小子,小爺記住你了!」這邊范藝林喊道,指著廠衛們。

廠衛們又是一陣氣悶。

小兔崽子,這話是爺爺們的詞!

咱們等著瞧!廠衛們陰冷的視線掃過這三人。

三人絲毫沒有退避,反而挺直身子,一副看清小爺的樣子。

廠衛們呸了聲,沒心情再次耽擱,催馬向廠衛衙門而去。

「不是先進皇宮嗎?」周茂春在囚車裡好奇的問道。

「周大人,你現在只怕不方便進皇宮,這風塵僕僕的,咱們得好好的伺候一下你,才好去見陛下。」一個廠衛陰惻惻笑道。

周茂春絲毫沒有害怕,反而很高興。

「那太好了,我還是沒去過廠衛衙門,這次可好好的瞧瞧。」他笑道。

「那是,保管大人你瞧了就捨不得走。」廠衛們紛紛陰惻惻笑道。

常雲成只是淡然跟在一旁不言不語。

剛走到衙門口將周茂春凶神惡煞的從囚車裡拉出來,就見一旁奔來三人。

「哎呀周大人,你可算來了,人病的要死了,再不來就出人命了!」三人齊聲喊道。

廠衛們瞪眼,這幾個人難道是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