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五十六章言傳

第三百五十六章言傳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15 17:14  字數:4841

天色漸明的時候,李閣老走進來皇宮值房,兩個官員忙起身施禮,熱情的添茶倒水,而李桐則遞上一個手爐。

李閣老對他沒有過多的熱情,如同對待其他官員一般,坐下來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

屋子裡安靜的無聲。

似乎過了很久,門外傳來腳步聲。

「大人,陛下要看摺子了。」一個陰柔的聲音說道。

在一旁正續茶的李桐手微微停了下。

另外兩個官員已經笑著打開門,對那紅袍中官熱情的說話去了,雙方心領神會的都沒有進屋,反而關上了門。

屋子裡只剩他們祖孫二人。

「送去吧。」李閣老說道。

李桐神情有些憂慮,目光落在那邊堆的摺子上。

「大人,已經快馬加鞭送去了,不如再等兩日,周大人那邊一定有迴音的。」他忍不住低聲說道。

李閣老睜開眼,搖了搖頭。

「陛下的脾氣你還不知道嗎?」他帶著幾分嚴厲問道。

李桐自然知道,他咬了咬牙。

「可是這些彈劾摺子是誣陷,齊娘子斷不會做那種…」他忍不住說道。

話沒說完,就被咚的一聲打斷了。

外邊的官員和中官的談話聲也停了下,但很快又好像什麼都沒聽到一般接著熱情的說起來。

李桐低著頭。

「誣陷不誣陷,還輪不到你來說,別說你一個小小的值官,這種彈劾摺子就連內閣都不敢開口,我看你是順風順水順的不知道自己是誰了。」李閣老沉聲說道。

「正是因為這順風順水,孫兒才記得自己是誰。」李桐低頭說道。

李閣老看著他有些無奈。

他自然明白李桐的意思。一個小小的太醫院明爭暗鬥的事,對於朝廷的官員們來說,真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計,更何況又被扣上以軍事為戲的帽子,這時候誰還去觸霉頭。

「此次主要是針對周茂春,那齊娘子等人非官非職,最多受些斥責,不會有大事的。」李閣老搖頭提醒說道。

李桐只是閉著嘴不說話。

這小子太過於實誠了,在這講究方圓的官場。他或許不合適。

或許李家的禍事極有可能就是從他身上而起的。

李閣老微微的眯了眯眼。

「去吧,吉人自有天相,那齊娘子不是神醫嘛,既然是神,自然能逢凶化吉的。」他淡淡說道。說罷又慢慢的拿起手爐,「你莫要自作聰明了,你這樣反而會弄巧成拙,你以為陛下不知道嗎?」

李桐不由打個寒戰。

李桐帶著兩個太監抬著摺子走進來時,皇帝正躺在龍床上閉目養神,聽到他們進來,抬眼看了下。

「一下子拿來這麼多。是覺得朕太清閑了嗎?」他不咸不淡的說道。

要是以前李桐不覺得這話有什麼不對,但經過李閣老方才的提醒,他不由心突突跳。

陛下是說摺子積攢的太多了吧。

陛下知道這是積攢的….

他沒敢說話,低著頭將摺子擺在龍案上。

皇帝也不起身。伸手一探,便抓過一個慢慢的看起來。

屋子裡安靜無聲,侍立的人小心謹慎。

這些日子皇帝的心情不好,越發的喜怒無常。已經好幾個遭殃了。

屋子裡只回蕩著啪啪的聲音,那是皇帝看完奏摺隨手扔在地上。雖然不說話,但大家的心還是提了起來,因為皇帝仍摺子的聲音越來越大,大家的心也漸漸的越提越高,終於..

啪的一聲,一個摺子被狠狠的甩出來,砸在了李桐的腳下。

太監們噗通就跪下了,李桐也躬身彎腰。

「朕看你們也不用等那老東西寫什麼辯解的摺子了,讓他親自滾過來說吧。」皇帝的聲音冷冷的從上頭砸了下來。

皇帝果然知道!

李桐腿一軟,跪下來。

「他年紀大了,難免腿腳不便,你們派人去伺候他回來。」皇帝接著說道。

這伺候可不是真的伺候!

李桐汗如雨下,就要開口。

「還有你,不是也很急嗎?」皇帝冷冷的說道,「朕准你去城門接他們,免得你等的心焦。」

董林一直關注著宮門這邊,摺子已經遞上去五日了,卻始終沒有動靜,他就猜到是有人搗鬼了。

「大人,那齊娘子可是李家的救命恩人,通過內閣只怕不便遞上去..而且一定會給那邊通風報信的…」董林按耐不住說道。

蔡醫令神情淡然。

「所以這些摺子才送到內閣去。」他說道。

董林聽的糊塗了。

「這世上難得重情義的人啊,越多越好。」蔡醫令含笑說道,帶著幾分感嘆。

董林更加糊塗了。

但現在他明白了,看著一隊廠衛如狼似虎的衝出去了方向直向西北而去,再經過城門時,看到李家那個走了狗屎運的庶子已經穿上了城門吏的衣服,他忍不住想要的大笑。

人要是非要送死,閻王都攔不住啊。

城郊一座孤墳前,董林將酒菜擺好,自己也坐下來,先將一杯酒倒在墓前。

「師父啊師父。」他重重的嘆口氣,看著眼前的墓碑。

簡單的白玉墓碑,上面簡單的只刻著孟香林三個字,下角分別是劉普成和董林名字並排。

「你說你當初非要趕我走,非說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不念我孝子孝孫做牛做馬的伺候你那麼多年,真是無情無義狠心的要趕我出京城,反而舉薦劉普成留在太醫院,你說他那裡比我做得好?我真是寒心啊。」董林看著墓碑說道,一面再次斟了杯酒,「說要我磨練什麼醫術,免得將來毀了師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