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五十四章同歡(加更)

第三百五十四章同歡(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13 23:39  字數:3851

.

這簡直比那些將要得到的功賞還要值得慶賀!

錢財沒了還能再掙!

但人可不是沒了說有就有的!尤其是老兵們!

在邊境官職有時候不代表什麼,但人馬卻永遠是最重要的。

沒強悍的人馬,你算個屁啊!

發財了!這次發財了!

震驚的不止這些將官們,劉普成以及千金堂的弟子們也呆住了。

他們一路走來已經參與過三次救援,但這種結果還是第一次聽到。

前幾次可沒有這樣的效果,甚至第一次的時候還添亂。

但是齊娘子讓他們什麼都不要想,只要按照這樣做下去,跑下去。

竟然,能夠,做到,如此了?

怎麼可能?真的是他們做的嗎?

「你們是怎麼做到的?」周茂春大聲的問道,抓住就近的一個千金堂弟子。

這弟子自己還處在震驚中。

「對啊,怎麼做到的?」他怔怔問道。

周茂春鬆開他,抓住下一個。

但沒有人回答他,因為所有人都在問這句話。

怎麼做到的?

怎麼就做到了!

將官們也在詢問,但他們問的問題跟周茂春這些內行不一樣。

「是你們做到的?是你們做到的?」他們揪住一個個弟子問道,眼神放光,如同看到了金銀財寶。

「不是我們。」千金堂的弟子們都答道。

真是太謙虛了!

有這樣的真本事,還如此謙虛,再看看自己這邊一直用的那些軍醫,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

這不公平啊,這麼好的軍醫。應該也給他們分幾個過來啊。

「來人來人。」將官們當機立斷的喊道,尤其是看到還有白衫大夫們背著木桶從街上奔過。

這些活怎麼能讓這些寶貝來做?!

他們要做的就是救治傷兵!

親兵們忙去傳達命令,調集那些民夫們,讓他們來抬擔架遠送傷員洒掃傳遞東西等等。

「還有還有。」又有將官想到什麼喊道,「調集一隊人馬,好好的守著這些大夫們,不能讓他們被傷到!」

親兵們又忙去安排了。

將官們這才稍微鬆口氣,又開始找常雲成,功賞統計的事暫且可以放一放。先把軍醫分配的事談一談。

他們卻發現看不到常雲成了。

「將軍大人呢?」他們問道。

「好像跟著方才那個暈倒的女人走了。」有人想起來忙說道。

真是紅顏禍水…

將官們對視一眼,搖頭。

看來這個女人跟將軍的關係不一般啊。

但是再不一般,這個時候也純粹是添亂嘛。

添亂?這已經是這些將官第二次說出這句話了。

千金堂的弟子們再次神情不悅。

不待他們說話,喬明華站過來了。

「添亂?」他看著將官們說道,「大人。你知道這女人是誰嗎?」

誰?

將官們看他。

「她就是這些人的師父。」喬明華說道,伸手指著還在奔走忙碌的白衫弟子們。

「她就是這些傷兵的救助者。」他說道,伸手指著街上散坐的傷兵,指著那些懸掛了不同字型大小的屋子。

「這就是她帶來的….」他伸手指著四周。

帶來了戰後還能保持如此忙而不亂的場景。

帶來了讓那些傷兵沒有慌亂嚎哭絕望咒罵而是安靜等待救治的場景。

帶來了再重的傷只要抬進去便有了生的希望的營帳。

帶來了輕傷者全部能夠痊癒,重傷者能夠救回一半的不可置信的結果。

喬明華的臉上再次有淚水流下。

將官們怔怔看著他。

哦,原來臉上的果然是淚水不是汗水痕迹….

大家重重的甩頭。

「是這個女人?」他們驚訝的問道。

那可真不是添亂了!

想到方才的話,將官們有些汗顏。怪不得這些弟子們用那種不滿的眼神看他們。

這可不能得罪,這樣的人可得籠絡住。

這是什麼人啊,竟然這麼厲害?怎麼以前沒聽過有這號軍醫?

難道不是軍醫?

「還有。」喬明華抬步要走,想到什麼又停下腳。看著將官們,「她是將軍大人的夫人。」

吧嗒一聲,似乎有下巴掉了的聲音。

將軍大人的夫人…

開玩笑的吧?!

齊悅醒來的時候,就聽到外邊的喧鬧。

「出什麼事了?」她就要起身。

常雲成伸手按住她。

「躺下!」他吼道。

齊悅這才看到他。然後才看到自己在一個臨時收拾出來的小屋子裡,胳膊上掛著吊瓶。嘴裡有殘留的藥味。

她立刻明白自己是怎麼了,想到自己倒下的那一刻,劉普成接過了手術刀。

她鬆了口氣。

「嚇死人了,喊什麼喊。」她抿嘴一笑道,聽話的躺下來。

「誰嚇死誰?」常雲成瞪眼吼道。

齊悅再次一笑,還伸出手指著自己的鼻子。

「我,我嚇死你。」她誠懇的說道。

常雲成一口氣憋著,憤憤的坐下來,看著吊瓶。

「我沒事我沒事我真沒事,你別擔心。」齊悅再次說道,伸出另一隻手拉他。

常雲成憤憤躲開,不讓她拉到。

「你怎麼答應我的?」他沉臉說道。

「是,是,我錯了,我不該沒有及時休息。」齊悅笑道,再次伸手拉他。

因為看她探起身,常雲成到底怕她夠不到有什麼事,這次沒有躲開。

齊悅拉住他的手。

「你也累壞了,早點去歇息。」她說道,又再次強調,「我沒事。只是有點脫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