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五十二章震驚(加更)

第三百五十二章震驚(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12 21:00  字數:3954

耳邊廝殺聲震天。

死傷從來不是將官們注意的事,他們很快就移開了視線,但喬明華和周茂春沒有,其他的軍醫也都停下來。

他們還獃獃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他們不是忘了自己的工作,而是完全幫不上忙,甚至還隱隱覺得是在添亂。

看看這些大夫,看看他們互相的配合多麼的流暢,就好像完美無瑕的珠鏈,自己如果加入的話,就好像破壞了這個美感。

少了他們,這些救治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隨著戰事的進行,傷者越來越多,但這些大夫的救治卻始終沒有混亂停滯。

真是讓人震驚又慚愧的感覺!

這怎麼可能!

這些大夫敢上戰場就已經讓人震驚了!竟然還會比他們做的更好!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到底是怎麼突然冒出來的!

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

他們就這樣獃獃的站著,已經不知道怎麼做怎麼想了。

傷員不斷的被初步包紮然後抬下去。

一個傷兵被長槍穿透了腿,這要是擱在喬明華等人手裡,便不會再理會了,當然他們不是不想救,而是救不得。

但伴著咔咔幾聲,身穿白衣,不,此時已經不能算是白衣了,而是染滿了血以及泥土的花衣的大夫剪斷了長槍槍桿,又是那種止血帶捆綁,繫上了紅布條,便飛速的離開了。

身後的來回奔波的擔架湧上來一批,抬起此人就向後方衝去。

一個身影猛地也追了上去。

讓大夫們回過神。

「大人..」他們忍不住喊道。

喬明華聽不到別的,只是看著這個擔架,死死盯著這個傷兵。

怎麼救?

真的能救嗎?

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大家都在奔跑,沒有人說話。沒有人交流介紹傷兵的情況,各自卻心領神會的進入不同的營帳。

喬明華看了眼,面前這個營帳是標有紅色大字的,相比於旁邊兩個,這裡的傷兵少一些。

擔架進去了,屋子裡兩張奇怪的高高的床,都躺著傷兵。

「移床!」齊悅喊道。

伴著一二三的聲音,一張床上的傷兵被四人撐著白色的單子移到了擔架上,他們腳步不停的沖了出去。

喬明華側身讓開。看著這個傷兵頭臉被層層的白布裹住,胳膊上扎入了一個奇怪的管子,而管子的另一頭接著一個瓷瓶,被其中一個輔兵舉著,他們衝出去奔向一旁的屋子裡去了。

刷拉的聲音讓喬明華又轉過視線。見那個常陪著齊娘子的丫頭將一個白單子鋪在了空出的床上。

擔架上那個刺穿大腿的傷兵被抬了上去。

這期間甚至沒有人說過一句話,每一個人都好像心有靈犀,每一個動作都配合的天衣無縫。

行雲流水..

喬明華再次閃過這個詞,他看著這裡,那個女人並沒有過來,而是還在另一個傷兵床前低頭忙碌,手裡奇怪的剪子。以及針線,在那傷兵的胸口前飛針走線。

只有她一個人嗎?

所以根本就救不過來吧..

喬明華的視線又看向這個剛被放到床上的傷兵,那個丫頭正用剪刀剪去他的衣物,然後拿起一個奇怪的工具。將明晃晃的針尖刺入了那傷兵的大腿。

針灸嗎?

但那黃色的液體怎麼消失了?

做完這個,阿如開始用大量的水,高濃度酒反覆的沖洗這個傷兵大腿的傷口,身上的任何一個傷口。大團大團的白棉花很快就變成血色在地上堆積。

一個輔兵飛快的將那些污染的棉團裝進一個袋子里。

這個也就是為什麼這裡看上去那麼整潔的緣故嗎?

都這個時候了,竟然還顧著這個?!

喬明華震驚的瞪大眼。

「移床!」

這邊那女人又喊了聲。四周始終站立的四個輔兵亦如方才那邊將這張床上的傷兵移上擔架,向門外衝去。

於此同時在外排隊的擔架便進來了。

那女人飛快的褪下手上戴著高至手肘的鹿皮手套,轉身在一旁的一個瓮里將手涮了下,從其上的架子上抽出手套戴上,就站定了到了這一邊的傷兵前。

這一溜的動作一氣呵成,東西的擺放已經熟到不能再熟,每一個部都沒有多餘的動作。

隨著齊悅的站過來。

這邊新進來的擔架上的傷兵便被放到了剛空出的床上,那個丫頭便又開始了方才的動作,剪開衣裳,刺入奇怪的針頭,清洗傷口。

快!快!快的眼花繚亂!

喬明華只覺得要窒息,他的視線再次看向齊悅。

齊悅正在剪開那傷兵大腿的傷口,她一個人,牽引拉拽,飛針走線,有汗水密密麻麻的滴下來,喬明華看到只是眨了眨眼,雙手穩穩的操持器械,一動不動。

這個傷太重了!根本就不可能救治!一旦拔出長槍,必然大出血而亡,不拔出也必然要慢慢的死去!

這個女人!她難道能…

喬明華的念頭才閃過,就見眼前的女人慢慢的拔出了從大腿下方拔出了槍頭,他的呼吸不由一滯。

沒有大出血…..

那女人已經開始飛針走線。

那血肉翻飛的肌膚在眼前一層層的閉合。

喬明華只覺得眼發黑,他猛地反應過來大口大口的呼吸,避免了自己把自己憋暈過去。

「移床。」

又是這二個字。

方才抬傷兵進來的四個輔兵便又這邊過來,一套重複的動作將這人抬了出去,外邊立刻又進來了。

這短短的一刻,那女人已經完成了兩個重傷兵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