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五十一章你看

第三百五十一章你看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12 14:33  字數:4092

皇宮裡雖然夜色深深,但依舊燈火通明。

李桐急匆匆的從大殿里退出來,廊閣下站著的四五個官員停下說話。

「小李大人,殿下…」一個年長的官員低聲問道。

李桐擺了擺手,搖了搖頭。

大家領會,這是說陛下心情不太好。

「小李大人辛苦了。」大家低聲說道,這是謝謝他提醒。

摸准陛下此時的心情,他們才好掌握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免得一句錯一生錯。

所以有時候可別小看了這甚至一個眼神的提醒。

當初一個大員,就是得罪了一個內侍,被其誤導,說了一句不該說的話,生生被皇帝從三品大員一腳踹出了京城。

李桐忙恭敬的還禮告退了。

看著他離開,大家面上露出幾分讚歎又羨慕。

老李家可真是運氣好,這孩子年紀輕輕老老實實的竟然得了陛下的青眼。

門內傳出幾聲咳嗽。

大家忙收正神情。

緊接著殿門再次打開了。

「幾位大人,請進。」一個太監走出來說道。

相比於李桐,他的態度可淡漠了很多。

大家魚貫而入。

高高的龍椅上,皇帝看上去神態平靜,嘴邊還帶著淺淺的笑意,正看著手裡的文書,似乎沒有看到聽到這些人進來。

大家已經知道陛下此時沒好心情,便誰也不敢出聲低頭恭敬站著。

「你看,你們看看,百柳關竟然失守了…朕養的這些人都是廢物嗎?.」

過了許久皇帝的聲音從頭頂飄下來。

雖然聲音很輕,但在場的諸人卻覺得似有重物壓下。

「臣萬死..」大家慌忙躬身說道。

話沒說完,啪嗒一聲響。

文書已經被皇帝扔在地上滑落到他們腳下。

「別急。也別搶,失職者戰敗者,都該死,一個一個來。」

皇帝冷聲說道。

下邊的官員們頓時一身冷汗。

邊境戰事以及皇帝的震怒很快就傳遍了,所有的部門官員都變得戰戰兢兢,避免不要在此時觸了皇帝的霉頭。

董林樂滋滋的倒了杯酒。

「大人怎麼這麼高興?」吳山小心翼翼的問道。

董林立刻拉下臉。

「誰說我高興?我哪裡高興了!」他沉臉喝道。

這小子真不長眼,皇帝如今都不高興,你竟然說我高興,這不是讓我倒霉嗎?

吳山嚇了一跳。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忙低著頭諾諾的退出去了。

這小子是時候打發走了,董林沒好氣的吐了口氣,目光落在桌上的幾份奏摺上。

再過幾天,把這些摺子送上去…

你看。你看,這不是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嘛。

董林忍不住露出一絲笑,但又忙收住,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看著城門外煙塵滾滾,城牆上的兵將都發出歡呼聲。

「常將軍援兵來了!」

守城兵將們迎接出來,看著入城的大軍,以及隨車重重的糧草。所有人都激動不已。

常雲成在親將的簇擁下賓士而來,鎧甲暗淡,俊朗的面容憔悴,看著迎頭拜倒的眾人忙下馬。

「閑話休說。速速升帳。」他開門見山說道。

街道的人馬涌涌散去,前來接的兵將見除了糧草輜重,竟然還有四輛車跟在後方,這些人不著兵服。身著白色大衫,看上去煞是古怪。正瞧著,見最前方的車中掀起帘子跳下一個人,亦是白衫,但身形明顯是個女人。

女人!

城中的百姓已經盡數避退,這裡除了將士沒有其他人,更別提女子了!

大家還沒來得及驚訝詢問,一陣鑼鼓響。

「韃子來了!」

所有人涌涌而去,再沒人理會他們。

「搭帳!」齊悅大聲喊道。

伴著亂亂的應和聲,幾個輔兵從車上飛快的扯下木樁繩索帳布,經過幾次的磨合,從最初的忙亂到如今大家已經能忙而不亂,似乎在一眨眼間城中的空地上就立了三個營帳,白營帳,紅大字,分外顯眼。

而與此同時,又有輔兵衝進街道兩邊的房屋。

「傷兵安置徵用!」他們大聲喊道。

一面在門口啪啪的插上同樣標註醫的旗幟。

在搭帳的同時,十五個弟子已經各自背上藥箱,胳膊上腰裡密密麻麻的纏滿了各色布條,在他們身後又十幾個輔兵抬起了擔架。

「快,快。」胡三大聲喊道。

「注意安全!」齊悅大聲喊道。

弟子們齊聲應是,向城門方向列隊而去。

「手術室準備完畢。」阿好提高聲音喊道。

齊悅從弟子們離開的方向收回視線,舉起手。

「準備手術。」她說道,自己先進了一個營帳,上面標有紅色的「醫」大字。

張同,劉普成已經戴上了手套口罩。

「師父,這次讓我來負責二級傷。」張同喊道。

劉普成看他一眼,點點頭,自己進了標有綠色醫字的營帳。

弩箭如雨般落下。

四五個輔兵舉著盾牌衝上,將兩個受傷的兵扯下來。

喬明華衝過去,利索的剪開受傷兵士的衣裳,這些箭傷他再熟悉不過,大而沉,且開了數道血槽的箭頭深深的射入兵士的身體,如此的大的傷口連縫合都沒法縫合,他動作飛快的灑上藥粉,血將藥粉立刻沖開了,喬明華拿起刀子三下兩下隔開傷兵的傷口,伴著嘶聲裂肺的嚎叫,傷兵滿地打滾。

這種痛,比箭傷要痛百倍。

輔兵,軍醫們都在忙碌著,根本沒有多餘的人手來壓制傷兵,喬明華的治療被打斷了,他亦是司空見慣。不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