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四十八章非議(加更)

第三百四十八章非議(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10 20:13  字數:4033

腳踩在厚厚的積雪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冷不冷?」常雲成問道。

這已經是下馬以後第五次這樣問了。

「冷。」齊悅翻個白眼回頭說道。

常雲成便忙將自己的斗篷解下給她裹上。

斗篷裹在齊悅身上,幾乎將她整個人都包住了,還拖著地。

常雲成忍不住笑。

「笑什麼笑?」齊悅瞪眼,一面拎著裙子咯吱咯吱的走了幾步。

常雲成笑聲更大了。

「像拖著布袋的老鼠。」他大笑道。

齊悅又是氣又是好笑,真虧他說得出,也不理會他,加快腳步在梅林間走動。

常雲成笑著跟上去。

「這裡還真不錯。」齊悅讚歎道。

常雲成站在她身邊笑。

「怪不得江海要請我來這裡看。」齊悅點頭說道。

常雲成伸手拉住她的手。

「是我先想到的。」他說道,大聲的強調著。

齊悅笑著看著他。

「你怎麼想到的,那時候我跟你可沒什麼關係了。」她似笑非笑道。

常雲成握緊了她的手,視線看著眼前的梅枝。

「我一直都在想。」他緩緩說道,牽著她的書慢慢的向前走,「我答應過你陪你去逛街賞景,給你彈琴,後來,你雖然不在,但我都記得,我走到哪裡就會想到哪裡,每到一個地方,我就會想,這裡有什麼好玩的好看的,如果你來了,我好帶你去,在這裡冬天可以賞梅。在張家口的話夏天可以到草原上騎馬..」

常雲成眼前似乎浮現了大佛寺那一牆之隔,那種近在咫尺卻遠在天涯的感覺,他以為這輩子永遠這樣了。

他說這話停下腳回過頭,齊悅也跟著停下,抬頭沖他一笑。

沒想到還有這樣的機會。

常雲成再次用力握緊她的手。

齊悅察覺到他情緒的變化,雖然不太明白怎麼回事,但還是笑了笑,回握了一下。

「等暖和一些,這邊還有幾個湖。也特別好看。」常雲成接著說道。

一邊說一邊牽手慢行,雪地上留下兩行腳印。

齊悅故意踩著常雲成的腳印走,走的歪歪扭扭,常雲成不得不用力拉住她的手。

常雲成的馬安靜的在後跟著主人,偶爾低下頭。在雪地上打個響鼻。

回到家的時候,周茂春已經拉著臉等了好久了,看到常雲成將齊悅送回來,神情稍微好了些。

「要是敢把月娘帶你那裡去,我就敢拆了你的官廳。」他哼聲說道,痛快利索的將還想進門的常雲成趕走了。

齊悅簡單的洗換了衣裳鞋子,那邊阿如已經將一大堆筆記紙張捧過來。

「止血帶。擔架,急救箱,已經全部準備齊了,只是劉大夫的止血藥還是不行。」阿如說道。

看到又要開始無聊的這些寫寫畫畫。周茂春忙苦著臉站起來。

「月娘,咱們回京城吧。」他可憐巴巴的說道,「你要是想玩什麼演習的,回京城我照樣給你找人來玩。」

齊悅放下手裡的本子。

「這不是玩。」她笑道。

「這不是玩是什麼?」周茂春瞪眼道。

「這是在練習。在適應,在調試。在準備。」齊悅整容看著他說道。

「準備什麼?」周茂春問道。

「救命。」齊悅說道,眼神亮亮。

救命?

軍醫營里響起笑聲。

「你們都聽說了?」一個軍醫笑道。

在他四周散站的七八個風塵僕僕,正從身上解下藥箱的軍醫。

「這麼熱鬧,想不聽說都難。」

「大過年的,折騰那些兵丁們…」

「就是,還讓人家裝受傷裝死人,這不是咒人嗎?真晦氣..」

大家七嘴八舌的說道。

「哎,那世子夫人跟著你們一起過,你們覺得她真的是神醫嗎?」那些沒跟去蓬山堡的軍醫好奇的打聽道。

有人重重的咳嗽一聲。

「這種話是能說的嗎?」喬明華走進來說道,一面解下身上的藥箱。

軍醫們一驚想起來了。

據說皇帝都要召見這位神醫呢,皇帝都說神醫了,哪裡還輪到他們瞎質疑什麼,這不是找死嗎?

大家忙拍拍胸脯。

「那既然如此,她愛怎麼玩就怎麼玩吧。」大家搖頭說道,誰讓人家有這個地位呢。

世子的前夫人,那也是夫人,況且還有宮裡來的那位太醫撐腰,別說裝死人裝傷,就是真讓你受傷讓你去死,又是什麼難事不成?

所以說,這些人,從來都不把命當命。

喬明華抓著藥箱的手緊緊的攥起。

當這個女人竟然敢在戰時後方留下,不僅留下來,還敢親自上場去救治傷兵,他以為她至少是和那些只把濟世救人掛在嘴邊的那些大夫不同的,但現在看來也沒什麼不同,只不過謀求的榮譽更大更多,所以付出的便要更多一些罷了。

救命?

喬明華冷笑一下。

「大人,大人,上邊有人來了。」外邊有輔兵衝進來喊道。

亂鬨哄的屋子內便安靜下來。

一個武將腆肚挺胸大咧咧的仰著頭走進來。

「齊娘子要帶人看看傷兵們,你們好好伺候著。」他大聲說道。

此言一出滿屋子人嘩然。

什麼?

傷兵的院子里遠遠的就聞到腐臭的味道,一來是因為傷病,二來又都是男人,衛生條件什麼的就不用想了。

「齊娘子,請吧。」一個軍醫淡淡說道,走進院子,隨手推開一間屋門。

屋子裡的嚎罵聲便傳來了出來。

「嚇死老子啊!」

齊悅回頭看著弟子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