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四十六章忙年(加更)

第三百四十六章忙年(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09 14:59  字數:4004

夜色深深的時候,酒宴終於散了,喝的醉醺醺的弟子們相互扶著笑鬧著走了。

「醒酒湯來了。」阿如說道。

齊悅仲手接過。

「那不是有下人嗎?這些活那用的著你來干?」周茂春在一旁說道。

齊悅抿嘴一笑,應聲是,果然將醒酒湯給了一個下人。

常雲成醉得很了,閉著眼閉著嘴只是不吃。

下人有些不知所措。

「嗨,張不開嘴對咱們來說才是常見的。」周茂春從椅子上站起來,挽著袖子,興奮的說道,「拿鶴嘴壺來灌。」

常雲成的眉頭跳了跳,齊悅也忙笑著攔住。

「醉了就醉了,不吃這個也沒什麼,爹,你快去歇息吧。」她說道。

「那怎麼成,還有客人在呢,我不能太失禮。」周茂春說道。

失禮,你這老大人這輩子大概都不知道什麼叫失禮

這邊周茂春又開始喊人,要將常雲成抬車上送走。

「老太爺,世子爺都醉成這樣了,就往他住家裡唄,回去也沒人伺候,萬一有點事¨」阿好說道。

「醉成這樣?哎呦你個傻丫頭,對他來說這樣也叫醉,他以前醉的比這厲害的多了去了,不也是一個人,也沒見他死了啊。」周茂春瞪眼喊道。

常雲成睜開眼從椅子上站起來,也不說話抬腳就走。

屋子裡的人嚇了一跳,一時沒反應過來。

「看看,看看,這不是好好的。」周茂春喊道,一甩袖子哼了聲,「在我跟前玩這個,我又不是那傻痴痴的二八女子!」

齊悅忙跟著送出來,在後忍不住笑,又囑咐他起的猛走慢點。

常雲成也不回身也不停腳伸手將她的手拉住,就帶著向外走。

「你也別和他生氣。」齊悅笑道,緊走幾步跟上,與他並肩「你把他折騰的不輕,讓他出口氣。」

常雲成悶悶的哼了聲。

「你說你好好的騙他做什麼?」齊悅又笑道。

「誰讓他說要給你說親。」常雲成說道。

齊悅笑,抬手摸他眉毛。

常雲成伸手抱住她。

屋子裡那邊傳來重重的咳嗽聲。

齊悅笑著推開他。

「快回去吧。」她說道。

常雲成重重的吐口氣,到底是在她面上親了下,才依依不捨的走了。

看到齊悅迴轉回來,周茂春滿意的點點頭,覺得果然認了女兒好說話要不然他還真沒辦法,現在好了,將那混帳小子拿的死死的,他樂滋滋的睡覺去了,心裡都有些迫不及待的再見常雲成,好接著作弄為難。

守備夫人已經在家裡坐立不安日夜難眠了,好容易得知那齊娘子回來了,便忙收拾了一大早就過來見禮兼賠罪。

「娘子出門了。」守門的阿好說道。

這麼早?

是真出門了還是故意推脫不見?

守備夫人有些狐疑的忍不住向內張望。

見院子里好些人在忙碌或者搬或者抗。

「..師兄,這個放哪裡?」

「…師兄,那屋子不行要再收拾一下,黴菌培養不出來」

亂鬨哄熱鬧鬧的,是在忙年吧?

「喂,真的不在,我家娘子忙的很。」阿好對於這位夫人的窺視很不樂意,說道。

守備夫人忙收回視線。

「那不知道我能幫上什麼忙?」她雖然對於自己堂堂一個守備夫人連門都不得進很鬱悶,但想到這女人是接了聖旨要面聖的,她還是陪著笑說道,「夫人來這裡人生地不熟的。」

阿好看著她,嘻嘻一笑。

「那你對葯熟嗎?」她問道。

葯?

守備夫人瞪大眼。

「你要找的是止血的葯?」劉普成問道。

齊悅點點頭,此時他們已經站在了一間藥行前。

「除了師父你能夠做出的麻醉藥,我能夠做出的青黴素,還有一個止血藥,這就是戰場急救三大寶。」她說道。

「什麼葯?」周茂春忙問道,帶著幾分緊張激動好奇。

「三七。」齊悅說道。

周茂春忍不住塌臉劉普成也笑了。

「還當什麼稀罕呢。」周茂春意興闌珊擺手說道,「找什麼藥行啊,軍醫哪裡多的是。」

這下輪到齊悅驚訝。

啊,看來她這次有沒有霸氣側漏…

「對的,如今用的止血的葯就是三七。」劉普成也說道。

「就是軍醫營用的那些藥粉?」齊悅問道。

作為親自上過戰事後方救助傷病的她,自然見到過。

劉普成點頭。

「可是,可是那效果太差了。」齊悅搖頭驚訝道,「完全沒發揮它該有的效果啊。」

「它該有的效果是什麼效果?」劉普成問道。

周茂春已經不感興趣了,踢打踢打的一邊去了。

「雲南白藥的頂級效果」齊悅說道,「大動脈出血都能止的住。」

劉普成見過動脈出血,自然明白那是什麼樣的兇險,聽到她這樣說,頓時驚訝不已。

那樣的效果!

「可是我不知道它的成分是怎麼被發揮到這種極致的。」齊悅又皺眉嘆氣。

「可是,的確有這種葯存在是不是?」劉普成問道。

齊悅點點頭。

「那就行。」劉普成點頭,我們一個一個的來找。」

「我知道其中幾種,至於怎麼配伍份量什麼的,就有勞老師你來費心了。」齊悅說道,想到什麼又忙囑咐道,「但是,不許再拿自己試驗了,可以用動物實驗。」

劉普成笑了,知道這女子還記得當初麻藥的事,點頭應聲是。

二人邁進了藥行。

守備夫人一連去了幾天,都是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