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四十三章昭告

第三百四十三章昭告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08 07:41  字數:5341

浩浩蕩蕩的車隊向城門涌去,如同他們進來時一般,引起民眾熱鬧的圍觀以及指指點點。

守備大人自然要相陪著,但由於有身份比他地位高的官員太多了,硬是沒機會上前。

「這齊娘子怎麼就是世子夫人呢?」他還是有些糊塗,拉著總兵府來的吏員低聲問道。

親娘舅老爺,真是要命了,一群人打狼似的就找你這世子夫人呢,你倒好,悄不溜的進城了,還什麼大夫!還什麼跟軍醫們賭氣!還什麼上戰砏小說章節。?br/>

還有這江海!哎,這小子怎麼也不知道?他不是世子爺的屬下嗎?吃了豹子膽了還獻殷勤追世子爺的女人!這不是作死嗎?

哦,可不是嘛,剛回來就被世子爺一句話趕到遼東去了….

我說呢,怎麼突然將他打發到那裡去了,原來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守備大人狠狠再次拍了下大腿!

我的親娘舅老爺!下一個是不是就輪到自己了?

他做的孽也不少啊!

你說說你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們這夫妻兩個是玩什麼呢?

玩我們一大群人的命啊這是!

「你不知道啊。」吏員低聲說道,「世子爺和少夫人其實已經和離了。」

守備大人瞪大眼。

和離?

對啊,可不是和離了!

他伸手拍頭!

真是要命!原來一開始他們就錯在這裡了!

和離的少夫人自然不可能再有少夫人的排場過來!自然也不好主動說自己的身份!

「說起來就話長了,反正就是糊裡糊塗的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這兩人心裡都還記掛著對方。」吏員捻須說道,「所以,是夫妻又不是夫妻,誰也沒法說。只能這麼糊裡糊塗的。」

所以那齊娘子才不敢說自己是定西侯世子夫人。

所以那世子爺也不敢當眾人面認這位齊娘子是自己的夫人。

所以他們才把自己坑了!

「點心做得好,有好廚娘,可不是有好廚娘嘛!人家就是世子夫人!」他喃喃說道,再次抬手打了自己下,「這敗家娘們可害死我了!」

守備大人垂頭喪氣坐立不安。

「哎,對了,那位大人什麼來頭?」他又想到什麼低聲問道,看著前面被一群官員圍著的馬車。

「那個啊,你知道太祖皇后嗎?」吏員問道。

這不是罵人嗎?

守備大人瞪眼看這吏員,有這麼埋汰人的嗎?他現在在大家眼裡已經是傻子了嗎?

吏員也察覺自己問的有些可笑。他自己笑了。

「這就是當年救過太祖皇后命的那位太醫。」他低聲說道,「當年太祖皇后與太祖少年結髮一路多受波折,身子埋下隱疾,幾次病發,兇險之極。每次都是靠這位太醫妙手回春,所以。你說他什麼來頭?如今宮裡能在皇帝面前賜坐的多不過五人。他就是其中之一。」

我的親娘舅老爺!

守備大人咽了口口水。

「那他老人家和世子爺關係真不錯,這是特意來看世子爺了?」他顫聲問道。

其實他已經猜到答案了,但是不敢相信。

吏員看了他一眼,帶著幾分同情。

怪不得這麼大年紀了才坐到守備位子上,這腦子的確不靈光啊。

「周大人,奉皇上口諭。請神醫齊娘子進京的。」他說道。

神醫

守備大人伸手掩面。

一個世子爺夫人,一個皇帝要見的神醫,就這樣被他送到軍醫營,而且還是戰事前線….

娘舅。救命啊。

此時喊救命的可不是他一個人,呂寶山快馬加鞭,仗著地形熟,穿小路馬不停蹄的搶在這大群人到來之前回到了蓬山堡。

他一下馬,幾個留守的將官們就興高采烈的接過來。

「大人,守備大人如何說?」他們急忙忙問道。

呂寶山哪裡顧得上這個,用要冒煙的嗓子喊道:「人呢?」

幾個人腦子這次轉的很快。

「大人放心,已經送去松山堡了。」他們嘿嘿笑道,帶著幾分得意,「一說就走了,好騙的很,看來對還沒迷了心竅,仗勢鬧騰…」

呂寶山哎呀一聲狠狠的拍了大腿,在抬腳給了就近一人一腳,連句話都顧不上說翻身又上馬。

好騙的很,沒鬧騰…

人家有什麼可鬧騰的!

那就是自己男人啊!

鬧不鬧的都是自己的男人!

呂寶山絕塵而去,留下一群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什麼事,還沒回過神,這邊又有馬隊疾馳而來。

為首的正是常雲成。

「將」大家又忙打招呼。

常雲成的馬疾馳而過,盪起一片塵土。

「怎麼了?」

大家連聲咳嗽大聲的詢問。

在常雲成親兵身後是呂寶山的人,他們面色苦悶。

「將軍看出來了,我們沒沒守住…」他們垂頭喪氣說道。

日常連個喜怒都藏不住,更別提專門演戲騙人了。

根本就沒有什麼緊急軍務,幾句話後便被常雲成看出來了,三言兩語就問出了。

常雲成氣的渾身發抖,一開始是氣,後來就怕了。

這是邊境,這是除了正規賊奴大軍,還有散騎賊奴的地方。

這是冬天,臨近年關,賊奴最難過所以最會來侵擾的時候。

她是一個女人,漂亮的女人,仍在京城那種地方也會被人多看幾眼的女人。

這群混蛋!這群混蛋!

不,自己才是混蛋!

常雲成幾乎咬碎了牙!

如果不是自己,她怎麼會來這裡!

如果不是自己,他們怎麼會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