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四十二章明了(加更)

第三百四十二章明了(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07 16:15  字數:4210

冬日晨霧蒙蒙,有力的腳步聲從中傳來。

「將軍!」巡防的兵衛們停下腳步,施禮問好,看著這個依舊只穿著裡衣,厚厚的外衣搭在胳膊上的男人從身旁目不斜視的跑了過去。

「將軍真早。」大家感嘆,接著邁步前行。

一路快步跑入官廳,常雲成吐了口氣,好險好險,幸好回來的還不算太晚,要是日上三竿可就糟了¨

但他剛吐了口氣,就聽身後有人喊了聲將軍,他回過身,看到四五個將官神情古怪站在門口。

「有緊急軍務要我親去探查?」常雲成聽了他們的話說道。

將官們帶著說謊不習慣的窘迫,但還是點點頭。

「進來吧。」常雲成說道,看到大家的視線在他臂膀的衣服上看來看去,下意識的往身後掩了下,「你們先坐會兒,跑了幾圈,出了一身汗,我去洗洗,咱們立刻就走。.」

看著常雲成進去了,外邊的幾人對視一眼。

「跑了幾圈¨」有人低聲嘀咕道,「也不知道是在地上跑的還是女人身上跑的…」

旁邊的人忙踹他示意小聲。

親兵早已經打好了水,常雲成三下兩下解了衣裳,拎過水澆在身上,只覺得渾身前所未有的舒坦,他忍不住哼不知道從誰那裡聽過的小曲,一面擦拭,觸手肩頭微微疼痛,低頭看去,見一個鮮紅的牙印。

這是那女人咬的¨

在你儂我儂,蜜情綿意,**到極致的那一刻¨

念頭閃過,耳邊驟然回蕩響起那女人的嬌喘呻吟,眼前則是緊緊貼在身下的白膩誘人的女體,隨著他的划動,墨黑的發,白嫩的乳,盪出動人心魄的春波。

常雲成頓時下腹發緊渾身氣血橫流,他拎起一旁的冷水桶澆在身上。

都說漫漫長夜,真是胡說,哪裡長了根本就不夠用!

日光照進屋子的時候,外間的阿如猶豫再三推門進來了,一眼看到裡間炕上的齊悅還在趴著睡。

屋子裡還彌散著歡愛過後的靡靡氣息,阿如不由臉紅低下頭,卻看到地上被扔的凌亂的衣衫,

有些還被撕壞了,彰顯著那一刻有多麼的迫切。

阿如只得又紅著臉抬起頭看到炕上的齊悅只蓋了半邊被子,另半邊滑落在地上,露出肩頭,上面布滿了青紫瘀痕。

這,這都是¨那種事弄出來的嗎?

真是太粗暴了。

她漲紅了臉上前拉好被子。

「幾點了?」齊悅悶悶的問道。

阿如嚇了一跳。

「還早。」她忙說道,「熱水準備好了,你先洗洗再睡?」

齊悅想要起身,但又無力伸手揉著腰背。

「這混帳¨」她嘟囔說道,「簡直瘋了.」

沒完沒了的又沒輕沒重的….

禁慾太久的男人不是時間都很短的嗎?

騙人!

阿如忙伸手幫她輕輕揉按。

室內沉默一刻。

「要是夫人還是不同意你進門呢?」阿如忽地低聲說道。

齊悅轉頭向外,看了她一眼。

「那我就不進門嘍。」她嘻嘻一笑「我招婿上門。」

阿如噗哧笑了,抬手打她肩頭一下。

齊悅忙哎呦哎呦呼痛。

「阿如,你不要擔心我。」她笑道坐起身來,看著阿如,「我不會讓自己難過的,也不會讓他再如此為難,人生短短,緣分淺淺,有緣的時候好好的珍惜吧。」

坐起來被子滑下露出**的半身,阿如看到前邊身上也有的痕迹忙避開視線起身將衣裳拿過來。

「娘子,你和世子爺要好好的,只要你們兩個一心,再難也能過去的。」阿如說道。

齊悅仲手捏她的臉。

「我比你老,我知道。」她笑道。

阿如嗔怪的看她一眼躲開。

「快起來吧,為老不尊的。」她笑道。

剛穿好就聽外邊有些熱鬧。

「去松山堡?」齊悅問道。

看著被請進來的幾個軍醫並兩個將官。

「是啊,那邊有隊人馬遭受了賊奴的伏擊,要請軍醫們過去幫忙。」一個將官綳著臉說道。

「好的。」齊悅點頭同意了,「我這就收拾一下。」

兩個將官對視一眼,顯然有些意外。

竟然會同意去?難道她捨得離開這裡?

管它呢,雖然他們不能替兄弟留住女人的心,但至少能保全一下面子。

看著那女人和幾個軍醫駛出堡城門,兩個將官鬆了口氣。

而此時另一個堡門,常雲成以及四五個將官帶著一隊人馬也奔了出去。

但願這些時候夠防守官大人說服守備大人了。

「你到底要說什麼?」

守備大人終於不耐煩的敲桌子,看著已經在這裡坐了足足有半日的蓬山堡防守官呂寶山。

五大三粗的漢子一副憋屈樣,實在是讓人看得心裡不舒服。

「功賞已經報上去了,走下來有程序,不會那麼快下來的,你也是老人了,不會不知道這個規矩吧?」守備大人沒好氣的說道。

「不是不是,大人,我不是來問這個的。」呂寶山忙說道,一咬牙站起身,「大人,您快點把武略將軍調回來吧,要不然非出人命不可!」

人命!守備大人嚇了一跳,武略將軍的命可很值錢的。

「怎麼回事?你上次寫的那狗屁不通的文書說的什麼意思?」他忙問道,「怎麼就出人命了?」

既然開了口,呂寶山也就竹筒倒豆子一氣說了。

「大人,我佩服將軍大人武功謀略,對弟兄們也好,但是,他這次的事做得實在是不地道!」他最後說道,又是難過又是委屈又是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