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四十章堅定(加更)

第三百四十章堅定(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06 20:07  字數:4056

交班歇息的空檔,喬明華走過來,看著喝茶水的齊悅。

「感覺怎麼樣?」他問道。

齊悅知道他的意思。

「還行啊。」她說道。

「還要等你所謂的希望?」喬明華嗤聲笑問道。

齊悅轉過頭看他,也笑了笑。

「是的。」她說道。

這女人的神情雖然不如最初來的那時候歡悅,血淋淋的戰場救治讓她蒙上一次悲傷,那是對生命脆弱的無奈悲傷,但她的眼神卻依舊精神奕奕。

希望…

喬明華搖頭轉身。

「誰不想救啊,誰不想挽留這些命,一年,兩年,三年…」他一面邁步一面似是自言自語,「四年,五年….」

簡單的乾巴巴的數字說出來,聽到人卻如同被攥住了心臟。

一年二個字,其中有多少日夜填補。

一張口一閉口一個年無數條命….

齊悅看著他走開的背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我說過的,會有希望的。」她大聲說道。

喬明華邁進了屋子。

「胡三這傢伙到底弄得怎麼樣了?我讓他找的葯一個也找不到嗎?」齊悅轉頭沒了淡然,看著阿如皺眉說道。

甘肅衛城中,齊悅租住的房屋裡,胡三重重的打個噴嚏,他裹緊了身上的棉被。

「還是不行嗎?」他吸著鼻涕問道。

帶著手套口罩的小曲等人看著手裡打開的瓷盤子,一臉失望。

「不行。」他說道,摘下口罩很是沮喪,「師兄,我們根本不行的..」

「我忙我一直在外跑沒學會也罷了,你說你們整天跟著師父。怎麼也不會啊?」胡三跳腳喊道。

「我們也沒想當大夫啊。」小曲無奈的說道。

胡三頹然蹲回地上。

「那你們的本行,我給劉師父他們的信一定能收到吧?」他又問道。

小曲點點頭,帶著術業有專攻的自信。

「世子爺已經把信鴿還給我們了,這一點你放心,我想此時劉師父他們已經向這邊來了。」他說道。

胡三嘆口氣,扳著手指算。

「那也得過了年了。」他說道,「你去跟師父說吧,咱們弄不出來青黴素,也找不到她說的什麼三七紫花地丁之類的葯。讓她別等了,再想別的法子吧。」

小曲嘆口氣,事到如今只能這樣了。

傍晚的時候,齊悅正邁出傷兵營。

「一天一夜沒見世子爺了。」阿好在一旁嘀咕道。

阿如忙撞她一下。

「用的著你時時提醒啊。」她低聲說道。

阿好吐吐舌頭,忙偷偷去看齊悅。

齊悅沖她一笑。一面擺頭。

「喏,這不,你的世子爺過來了,你見吧。」她笑道。

阿好和阿如都愣了下,下意識的向前看去,見遠遠的有一群人聚在一起說什麼。

又走近幾步,眯起眼。二人果然看到其中有常雲成。

「哇,娘子,你的眼神真好。」阿好喊道。

「那是,我男人嘛。」齊悅笑道。

阿如這次在後撞她一下。

「你也不用時時刻刻掛在嘴邊吧。」她說道。

三人都笑起來。她們氣氛愉悅,而常雲成這邊卻很緊張。

「將軍,將軍,不要讓我為難了。」防守官死死拉住常雲成的胳膊。五大三粗的漢子都要哭了,「您回去吧。您坐車回去吧,您要是實在記掛這裡,養好了身子再來,我親自去接您..」

跟在一旁的官兵們也紛紛勸說,一個個熱淚盈眶又是激動又是難過。

常雲成簡直要氣炸了。

這些傢伙們竟然要讓他離開回衛城!

那個該死的大夫到底說了什麼!

竟然要趕自己走!竟然要他離開這裡!離開他的月娘!

「他說我病的要死了嗎?他算個什麼大夫!」常雲成喝道,一面將胳膊再次一甩。

五大三粗的防守官就被常雲成甩開了。

「我要死了?你來試試,我現在對付兩個你,死的是你,絕不是我!」常雲成喝道。

防守官再次撲上來。

「將軍,屬下知道,所以屬下不想失去您啊。」他喊道,「求你回去吧,求你回去吧。」

常雲成氣的頭暈,他一眼看到走過來的齊悅,以及聞聲出來看熱鬧的軍醫們。

她是他的女人!

他就是想正大光明的見她怎麼了!

他就要光明正大的見她!和她在一起!

「齊月娘!」常雲成猛地吼道,「你過來!」

這陡然的喊聲,讓喧鬧的人群猛地安靜下來,雖然不知道齊月娘是誰,但大家還是都隨著常雲成的視線看到了那個女人。

灰撲撲荒涼天地,一眾新舊不等戰襖男人中,這個穿著褐色裙襖,不是粉黛不攢珠釵,俏然裊裊,面容嫣然的女子,如同一抹亮色,讓所有看到的人心裡都生動鮮活起來。

齊悅正看得驚訝,陡然被男人的大嗓門喊嚇了一跳。

這男人只有在氣急敗壞的時候才會這樣喊她的全名。

有多久沒有聽到他這樣喊自己了?

齊悅看著他,在四周齊刷刷的目光的注視下,沒有猜想中的羞澀驚慌不安,而是微微一笑。

這是他的女人!

人群中第一眼就能看到,也只會看到的女人!

從來不會迴避掩藏躲避他的女人!

常雲成只覺得心跳如同擂鼓,心中激蕩,恨不得長喊一聲。

「將軍,何事啊?」齊悅問道,因為隔著些距離,她微微提高了聲音,帶著幾分輕鬆隨意。

竟然敢這樣跟將軍大人說話?

而且還是在將軍正暴怒的時候。

不是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