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三十五章得見(加更)

第三百三十五章得見(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8-03 14:37  字數:3949

不過齊悅很快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了。

她可沒心情也沒理由當這些人的靶子。

「不好意思我還忙的很。」她抬高聲音說道,也不管這些人再說什麼,徑直推開他們走向門邊。

大家愣了下,態度上更加恭敬,看看,人為什麼會有底氣?那是因為有靠山。

常雲成看著這女人突然從人群中走出來,向自己而來,越走越近,他只覺得身子僵硬,一眨不眨的看著她。

她走過來了!

她走過來了!

她..走過去了…

走過去了!

常雲成一瞬間呼吸停滯。

她,走,過,去,了!

他猛地轉過身。

「世子爺,世子爺。」這邊回過神的等人沖他涌過來,其中一個將領還不忘高聲喊道,「世子爺你辛苦了你…」

「閉嘴!」常雲成又猛地轉過身吼道。

亂鬨哄到眼前的人頓時愣住了。

守備大人也有些下不來台。

「我辛苦什麼?我一直在外,辛苦的是守備大人!」常雲成沖守備大人施禮,神情陰沉顯得很是肅重,「賊奴退後事務繁多,有勞大人特意趕來親力親為巡視安排,傷兵這邊大人無需費心,還請到官廳撫慰諸將,並商討功賞報備。」

守備大人頓時站直了腰桿,寒冬臘月心裡暖洋洋的。

不錯,看來方才那些話果然起效了,男人嘛要的是什麼?不就是面子嘛!

你給我面子我自然也要給你面子,這次的誤會可以揭過了。

「都是某的職責,什麼辛苦不辛苦的。」守備整容答道。

「還請大人主持中饋.」常雲成再次說道,一面伸手做請。

那邊始終不清楚怎麼回事的蓬山堡的將官們此時看清楚了,忙亂鬨哄的接過來。

守備大人面子里子都有了。當下高高興興的就走。

常雲成稍微鬆口氣,再次看向齊悅離開的方向,看到那女子的疾步走著,他便忙要抬腳追去,卻被走了幾步的守備大人又伸手拉住。

「世子爺,同去同去。」他含笑說道。

「大人去就好了,有什麼事只管吩咐某去做就是了。」常雲成說道。

守備大人搖頭。

「此等要事,斷然不能少了世子爺您在場謀斷。」他說道,一面攜了他的手向前而去。

你敬我我敬你,互相給面子。那麼自然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其他人自然符合,常雲成無奈被眾人擁著而去。

這邊阿如一邊走一邊回頭。

「娘子,世子爺來了!」她激動的重複的說道。

齊悅哼了聲。

「一點也沒驚喜。」她嘀咕道。「真是虧了。」

阿如伸手推她一下。

「娘子,這還不夠驚喜啊,都驚嚇了!」她說道,「你沒見世子爺眼神都嚇得散了!」

有嗎?

齊悅微微歪頭回想。

除了那副呆樣子,跟以前沒什麼區別嘛。

她不由抿嘴笑。

「只是世子爺太忙了…」阿如再次回頭看。有些遺憾的說道。

齊悅也回頭看去。

常雲成已經跟眾人離開了。

「這麼大的事,他自然要忙。」齊悅說道。

「不過,知道娘子你平安無事,世子爺也就放心了。」阿如舒了口氣說道。

齊悅沒有說話,再次看著常雲成離去的方向,嘴角微微上翹。

是啊。都平安,是最簡單,也是最幸福的事。

夜色降臨。一天的忙碌疲憊暫時告一段落。

齊悅沒有要求去傷兵營幫忙,一來她什麼葯也沒了,二來應對這種傷有著二十多年經驗的喬明華要比自己熟練的多。

「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準備器械和藥材。」齊悅說道,一面看著胡三等人。「戰場急救,只有三樣要緊的。一是止血,二是麻醉,三是抗感染,所以,我們需要弄到這三種葯。」

「止血的不是有葯嗎?」胡三說道。

「那些不行,還要有更高效的。」齊悅說道。

「師父,你有那種葯?」胡三驚喜的喊道。

齊悅苦笑一下。

「我是知道那種葯,但是,我沒有。」她說道。

「知道就行,知道就行,青黴素咱們不是都弄出來了嗎。」胡三高興的說道。

齊悅笑著點點頭。

「是,沒錯。」她說道,「因為永慶府那邊太遠了,所以,你要在這邊給我弄出來一個青黴素提取基地。」

胡三伸手打個響指。

「沒問題,師父,你就瞧好吧。」他大聲說道。

阿如橫了他一眼。

「好了,時候不早了,幾天都沒有好好的睡過了,快都散了吧。」她說道。

胡三等人應聲,轉身要出門,小曲忽的攔住他,並且給旁邊同伴一個眼神。

「師父,還有件事我想問問..」他說道。

大家都看向他。

胡三更是皺眉。

有什麼事啊你一個雜工有什麼事可問的,要問問我就夠了!

他還沒張口,就見小曲和另外一個侍衛猛地撲向門。

「什麼人!大膽!」他們齊聲喝道。

大家都嚇了一跳,門外的常雲成也嚇了一跳。

他下意識的後退,避開了小曲二人的圍抓。

「是我。」他開口低聲說道。

還要再上前的小曲愣了下。

「世子爺?」他驚訝的喊道。

外邊沒有燈,從打開的門內透出的燈光照在這個男人身上,可不就是常雲成嘛。

齊悅已經從屋子裡站到門口,胡三阿好阿如也都擠過來,所有的視線都落在常雲成身上。

常雲成只覺得尷尬不已。

他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