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二十七章招牌(31)

第三百二十七章招牌(31)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31 07:43  字數:3761

大家依舊在嘻嘻哈哈的笑鬧著,有人看到這男人的呆像。

「我說江海,不至於吧,不就一個月沒見到女人,這就看丟魂了?」幾人紛紛笑著起鬨。

還有人推江海。

「喂,小娘子,看到沒,這可是我們這裡的美男子,全城上至八十下至八歲的女人可都喜歡他,你瞧瞧,沒見過這樣的美男子吧?」一個笑哈哈的伸手捏江海的嘴,讓他擺出一個呲牙笑的樣子。

這些糙漢子嘴裡越來越沒正經話,以往對待那些官妓或者城裡那些風騷的商戶家女也就罷了,但如今可是對待齊娘子,阿好以及那些傷兵都急了。

「喂,你們嘴裡放乾淨點。」阿好喊道擋在齊悅身前。

傷兵們也一瘸一拐的要衝過來跟他們推推搡搡理論。

但他們哪裡是這些人的對手,正鬧著,江海猛的推開面前的人,沖向齊悅。

齊悅也是微微受驚,後退一步。

那人沒有過激的行動。

「齊娘子!」江海看著齊悅,激動的都要哭了,「我不是在做夢吧?」

哎?認識?

齊悅打量他,見這年輕人二十左右,雖然面色因為日晒風吹有些黝黑,但眼睛囧囧有神,一笑露出白白的牙齒,那些男人們吹捧這位美男子老少通吃倒也有幾分可能。

齊悅有些臉盲症,覺得這人似乎有些面熟,但一時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行啊江海。讓小娘子見識見識你的熱情。」

看到江海竟然衝到齊悅身邊,雙方的人都愣了下,旋即便興奮以及激動起來。

興奮的自然是江海的人,他們大聲喊道,還有人吹口哨。

激動的則是傷兵們,這是他們好容易請來的救命的菩薩,竟然要被如此折辱!

眼瞧屋子裡混亂起來,齊悅卻恍然的哦了聲,伸手指著江海。

「哦哦。你,江海!」她喊道,面上浮現笑容,「是你啊!」

江海一臉委屈失望。

「齊娘子,你竟然不記得我了……」他哭皺著臉說道。

一群人到傷病營看熱鬧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了,軍醫營的人早就看不下去了。鑒於身份他們雖然不滿但沒辦法出面說什麼,這下好了,有人替他們鬧事了。

四五個人在營房外等著看熱鬧,但熱鬧等來了,卻不是他們想要的熱鬧。

「說什麼?真的是神醫?」

「救過江海的命?」

聽到裡面傳來的消息,軍醫營的兵役們都呆住了。

竟然這麼巧?竟然是真的?

此時傷兵營里。早沒了先前的緊張喧鬧,滿院子只有江海的喊聲。

「你們知道這是誰嗎?」江海恨不得喊破了嗓子。激動的眼睛發亮對著周圍獃滯的人們喊,他伸手猛地解開衣裳,「當初我受了傷,幾乎要死了,就是齊娘子救了我的命!」

男人**上身,阿好嚇了尖叫一聲忙轉頭避開,齊悅微微一笑也移開視線。

**的身上縫合的留下的傷疤有些嚇人。

「看看這就是齊娘子給治的。還把別人的血給我,讓我重新活過來。」江海說道。一面看向傷兵們,「你們可真是好運氣,竟然請來了齊娘子!」

滿院子的人再次將視線落在齊悅身上,驚訝激動。

驚訝的是江海的同伴,原來這個女人就是江海常常掛在嘴邊的那個啊,還以為他是傷的癔症了,原來真的是美如天仙啊。

激動的是傷兵們,原來這個女人真的是這麼有名的神醫啊,那他們有救了。

「齊娘子,你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不來找我?」

天近傍晚的時候,齊悅走出傷兵營,一直等著的江海再忍不住唧唧呱呱的詢問,不待齊悅回答,他就自己回答了。

「。哦,你是不是跟著世子少夫人一起來的?哎?世子少夫人到哪裡了?大家都在找她呢。」

世子少夫人?

齊悅愣了下,阿好也瞪大眼。

「娘子就是。」她忍不住喊道。

齊悅及時掐了她一把。

阿好咽下了話。

「我現在已經不在定西侯府家了。」齊悅含笑說道。

江海愣了下,對於這個消息很意外。

「我開了家醫館,所以現在只是大夫。」齊悅接著說道。

江海恍然,看來這齊娘子已經不是定西侯府的家奴了。

「自己當掌柜的啦?」他眼睛亮亮說道,「那更好。」

齊悅笑著點點頭。

「什麼世子少夫人要來?」她問道。

「世子爺的人從京城傳話回來,說少夫人要來,要大家準備迎接,這不,一群人鬧騰了好幾天了,連個影子都沒看到。」江海聳肩說道,「要我說肯定還沒走到呢,女人出門羅嗦嬌貴的很,走半天就要歇息一天,等世子爺回來,她也不一定能到。」

齊悅聽了明白了,常雲成一定是在京城得知自己的消息了,或者看到信了。

少夫人,虧他也敢說!該膽子大的時候不大!

江海還在說什麼,齊悅沒注意聽,忍不住抿嘴笑。

「齊娘子?」江海再次喊道。

齊悅回過神看他。

「什麼?」她忙問道,有些不好意思。

「我是問你怎麼突然來這裡了?」江海說道,有些委屈。

齊娘子不僅沒有第一眼認出自己,而且跟自己說話也不熱情。

「我沒事,就瞎逛逛。」齊悅笑道。

江海哦了聲也不在意,齊娘子來幹什麼他才不管,最重要的是他終於見到她了。

「齊娘子。我托世子爺給你捎了好些東西,你收到了沒?」他摸著頭有些緊張的問道。

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