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二十六章應邀(加更)

第三百二十六章應邀(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30 18:51  字數:4053

胡三租的房子是一個兩進的四合院,磚瓦結構的門樓。

「泥牆有些脫落,還要不要修一修?」胡三問道。

小曲帶著其他三人幫助阿如阿好整理歸置行李,齊悅這個甩手掌柜則跟著大管家胡三巡視住所。

「如果不久住的話,等世子爺回來就搬去….」胡三說道。

話沒說完被齊悅瞪了眼。

「才不去他那裡,我又不是沒地方住,我是來探親,又不是來投靠的。」她說道。

胡三就嘿嘿笑。

「沒錯,讓他做上門的女婿。」他笑道。

齊悅哈哈笑了。

「那我明日就去找人修修,等著新女婿上門。」胡三笑道。

跟齊悅開玩笑是很開心的事,不用擔心會被撓一臉花。

「去吧去吧,咱們還要在這裡過年呢,好好修修。」齊悅笑道。

好好修整可不是一天兩天就好了,齊悅暫時又去住客棧,一直到第三天,才正式入住。

積雪已經清掃乾淨,修整一新的院子掛上紅燈籠,廚房裡傳來飯菜的香氣,小小的院子便有了家的氣息。

齊悅站在屋門口看胡三和小曲等人掛燈籠。

「小曲,常雲成有消息了嗎?」她問道。

「有了,說是正從京城趕回來。」小曲答道。

那得二十多天。

齊悅算了下日子。

「你打聽的時候沒被人發現吧?」她又問道。

小曲笑著點頭。

「也是巧了,和我認識的那批人都隨世子爺換防了,留下的這些我認得他們,他們不認得我。」他說道。

說到這裡他停了下。

「不過,好像最近有什麼事,大家都忙的很。」小曲說道。「好像要接什麼人,上頭口風很緊,他們都不知道。」

齊悅點點頭不以為意。

正說著話,門外傳來咚咚的敲門。

「是大夫嗎?這裡住著大夫嗎?」

伴著男人粗大的嗓門。

他們來這裡沒做行醫的準備,那麼知道她們是大夫的就只有…

齊悅抬抬下巴,胡三跑去開門。

有男人闖進來,一眼看到站在屋檐下的齊悅,噗通就跪下叩頭。

「謝大夫救命大恩,謝謝大夫救命大恩。」他帶著顫音喊道。

齊悅忙讓人攙扶。

這人力氣大。胡三都沒攙扶住,反而差點把自己帶的摔倒。

還是小曲等人上前制住他攙扶起來。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大漢自然察覺小曲等人有身手,略一驚訝乖乖的站起來。

「這麼說你兄弟是好了吧?」齊悅問道。

叫做大春的漢子點頭,神情激動。

「是。是,當天晚上就醒了,還吃了東西,現在已經能下地走了,還去兵營了。」他說道。

想到兵營里那些人看到大牛的驚掉下巴的樣子,他就忍不住想哈哈大笑。

「要注意傷口不要沾水,多吃點好的養一養。」齊悅笑著囑咐道。「再去找個大夫看看開些葯吃或者敷。」

「您就是大夫,還找別的大夫做什麼!」大春忙說道。

齊悅笑而不語。

這邊大春想到什麼又拿出一個錢袋。

「不知道這些診金可夠?」他有些忐忑的說道。

起死回生啊,買命的救治,很貴很貴吧。

大牛家是沒錢。這是他借了好幾家才湊了這麼多。

不過,這多也是針對他來說,對於這個女子….

他的視線落在那女人頭上的朱釵,守備夫人也沒帶過這麼好的吧。。。

當然。他這下等兵只有一次遠遠瞧見守備夫人。

齊悅伸手接過,掂了掂。從中倒出一半。

「這就夠了。」她說道,將剩下的錢袋遞迴去。

大春大喜,忙接過。

一旁的胡三撇撇嘴,這人可真實誠。。。

給了錢大春又欲言又止。

「有什麼話說,男人家痛快點。」齊悅笑道。

「是這樣。。。」大春搓搓手,有些忐忑,「我還有幾個弟兄,不知道還能請娘子給看看不?」

「行啊,我是大夫嘛,既然有病人自然要去看。」齊悅含笑說道。

大春卸下一副重擔,鬆了口氣,歡天喜地,但又想到什麼。

「那個,都是一些窮當兵的,娘子您別嫌棄。。。」他喃喃說道。

一則是錢不多,二來住的地方寒酸。

「行了,別客氣了,我是大夫,人什麼時候找大夫,病的了時候,不好的時候,最慘的時候,好好的乾乾淨淨的光光鮮鮮的誰找我們啊,嫌棄病人,那就別當大夫。」齊悅笑道,「去,給我的徒弟留個地址,約個時間,我過去一趟。」

大春大喜,沖齊悅連連道謝,又看向胡三點頭哈腰,再不復當初城門時的威風。

跟胡三說了地址大春連時間都不敢約,只說任娘子方便就是了,便急忙忙的告辭了。

踩著厚實的雪,大春一路狂奔,來到一處軍營前,一直走到最裡面低矮的營房前,那裡早有四五個穿著舊兵袍的男人伸著脖子張望。

「大春回來了。」他們高興的喊道。

屋子裡跑出來七八個同樣衣著的男人。

「怎麼樣?」他們圍住大春亂亂的喊道。

「答應了答應了。」大春高興的喊道。

這些男人頓時高興不已,紛紛衝進屋子裡,昏暗的室內一排大炕,炕上躺著地上坐著十幾人,一個個發出呻吟聲,或者胳膊或者腿上頭上都包紮著,赫然都是傷者。

「什麼時候來?」有人迫不及待的問道。

這是一個腿上有傷的男人,帶著滿臉的期盼。

看著和自己一般傷處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