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二十二章聞驚

第三百二十二章聞驚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29 20:04  字數:3834

聽著樓上傳來叮叮噹噹夾雜哎呀哎嗨呀的聲音,樓下的不管夥計也好食客也好,都淡定無比,該吃吃該喝喝,似乎什麼事也沒發生。

沒辦法,在京城嘛,這種事太常見了,哪個店裡沒發生過一兩次打架,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開酒樓的。

聽著樓上動靜小了,櫃檯後扒拉算籌的掌柜知道這架打的差不多了,他沖樓上努努嘴。

「去,問問那幾個爺要不要酒菜,順便瞧一眼估摸個桌椅板凳碗筷盤子多少錢。」他說道。

夥計們應聲蹬蹬上樓。

二樓一如一樓,所有的客人都沒受影響,大家唯一可惜的是,打架在包廂里,不能圍觀。

夥計在門外敲著門問了。

「撿著你們這裡最貴的席面上來,另叫最好的女人來七八個。」裡頭有聲音說道。

好嘞~這是不僅挨了打還要大出血啊。

夥計響亮的應聲一溜小跑的去了。

「七八個女人!」范藝林喊道,「你也不怕精盡人亡!」

李桐忙扯他。

「少說兩句吧..」他掩面說道。

話音未落,一個凳子腿準確無誤的砸過來,范藝林握著肩頭連聲哎呦。

此時此刻他坐在地上,面容依舊,只是神情極其扭曲,手腳似乎沒出放在身上摸了摸去。

如果此時解開衣裳看的話,就會看到范藝林已經傷痕纍纍了。

這就是打人的技巧,畢竟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嘛,走出去還是要保持光鮮的,也就是俗話說的打人不打臉嘛。

「這位爺,這是玩笑,您大人大量.…」李桐再次陪笑說道。

他的好心得不到認可。范藝林喊著打斷他。

「不是玩笑,我就是要砸這不長眼的混賬!」他說道。

李桐再次掩面。

不過這次沒有什麼打過來。

那邊坐在屋子裡唯一倖存的桌子上的男人笑了笑,反而擺擺手。

那四個帶著血腥氣的男人便轉身出去了。

屋子裡的壓迫感便消去了一半。

李桐稍稍鬆口氣,雖然他長這麼大一直沒出過京城,但京城裡什麼人都有,所以他一眼可以看出這幾個人可不是一般的家丁護院,那是真見過血的!

什麼樣的人才能配這樣兇悍的護衛?

縱然現在他和范藝林鹹魚翻身了,但這京城裡最不缺的就是各種突然冒出的貴人,還是穩妥些的好。免得毀了本來就如同夢幻般不真實的前程。

「行了,別嘴上圖痛快了。」常雲成說道,拿起一旁的酒壺,方才的打鬥中被摔倒了,他晃了晃。一點酒也沒了,便有些沒好氣的將酒壺扔在地上,「快點啊!」

李桐和范藝林都哆嗦一下。

門外傳來夥計高亢的喊聲。

「來嘍~」

門被拉開了,一桌席面帶著桌子被搬了進來,另有四五個夥計神色淡定的將屋子裡的破損的桌椅板凳瓷片一陣風似的收拾了,連牆角擺放的花都換了,幾乎是一眨眼間。屋子裡煥然一新,恢復如常,似乎什麼都沒發生過。

常雲成大口喝酒,又吃菜。

「不錯。你這小混賬吃喝玩樂還是有點眼光。」他笑道,「酒菜極好!」

范藝林重重呸了聲。

「怎麼也比你的眼光好!」他罵道,看著常雲成大口吃肉喝酒,心裡憤憤。坐著從地上挪過來,拿起自己的筷子也大口吃起來。

看起來。認識?

李桐總算反應過來了,看了看這男人又看了看范藝林。

「來,吃吃。」范藝林招呼他。

李桐點點頭坐到自己這邊。

門外又有敲門聲,緊接著鶯聲燕語。

「爺,姑娘們來了。」夥計在外說道。

門來開,香氣撲鼻,伴著環佩叮噹響。

「大爺們。」七八個環肥燕瘦花枝招展的女人們涌過來,笑盈盈的打招呼。

屋子裡多了這些女人,范藝林覺得氣氛好了些,心情也好了些。

他忙拿眼溜一遍,已經看上四五個對胃口的,剛要張口,常雲成抬抬手一指。

「都坐那邊角落裡。」他說道。

女人們愣了下,但也沒問什麼,大爺們許是還沒談完正事呢,她們知道規矩,於是笑著應聲是一眾人鶯鶯燕燕的到角落邊席地坐下了,其中幾個看到范藝林的眼神,便都沖他媚眼嬌笑,越發勾得范藝林心裡痒痒。

這邊常雲成大口吃肉喝酒,李桐也不知道二人到底什麼關係,也不好說話,只得也悶頭吃喝,范藝林看常雲成大吃大喝心裡下不去,便也大吃大喝。

一旁原本坐著等他們談重要事的妓女們越看越不對勁了,也不說話了都怔怔看著這是三個悶頭各自吃喝的男人。

所以這是讓她們來觀摩吃飯了?

范藝林最先撂下筷子,重重的哼了聲。

「竟然還吃得下去,看來還是罵你罵的不夠。」他哼聲說道。

李桐乾脆也不管了,大不了再挨一頓打唄,他也看出來了,這人下手有分寸,沒有往死里打。

常雲成沒有理會,吃得自在。

「收到信很驚訝吧?」范藝林接著說道。

「驚訝個屁!」常雲成說道。

范藝林呸了聲。

「要我說齊娘子給你寫信還是抬舉了你了,要我按我的意思,你這種人罵都懶的罵..」他說道,「白瞎了那張紙..」

常雲成筷子微微一停,他側了側頭,覺得自己方才似乎聽到不應該聽到的幾個詞,有些奇怪…

不過這范藝林一向說話顛三倒四…

「…算你運氣好,齊娘子剛走你就來了,要不然寫信有什麼意思,當面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