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一十九章有命(加更)

第三百一十九章有命(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26 22:14  字數:4142

v這一聲喊讓嚇了一跳要去攙扶李懷慶的李桐和丫頭也愣了。

什麼?

他們獃獃的站著,甚至保持伸手躬身的姿態。

「果然好了。」皇帝笑道,嘖嘖兩聲,「李閣老,你這動作可真快。」

李閣老都快哭了。

「陛下,您怎麼來了?您怎麼出宮了?這麼晚了?帶了人?誰跟著?太后可知道?五成兵馬司可知道?」他喘著氣一疊聲的問道。

皇帝只是笑,拍拍手站起來。

「真是的,你還是躺著可愛些。」他笑道,「朕走了。」

他的動作太快,李閣老都沒反應過來。

皇帝走過獃獃站立的李桐身邊。

「喏,這個給你。」他想到什麼,將手裡的茶杯塞給李桐。

「哎呀跪下!」李閣老喊道。

李桐這才咚的一聲跪下,伏地渾身發抖,感覺腳步從自己面前而去。

接下來的混亂他就不知道了,他就這樣跪著,腦子裡亂鬨哄的,反覆只有一個念頭。

皇帝.!

皇帝!

他見到皇帝了!

他還跟皇帝說話了!

他還給皇帝捧茶了!

皇帝!

我的天啊…

李桐很想躲到一個沒人的地讓自己冷靜冷靜,但是這不可能,因為這個家裡大約只有他和皇帝說話了!

李閣老也躺著了,坐起來,李大老爺也站不住了,坐下來,包括清客謀士們都被請來了,一屋子人圍著李桐,讓他將皇帝與他說的話,甚至每一個眼神動作都一五一十的說出來。

李桐說到最後都不知道自己說什麼了。

「陛下問了你是誰?」李閣老問道。

李桐點點頭。

「是孫兒魯鈍,不知道是什麼茶。而且還這樣答出來。」他低頭說道。

李閣老看著他點點頭。

「你這樣答很好。」他說道。

李桐看著李閣老。

「陛下這個人太聰明了,所以呢,喜歡一些魯鈍的人。」李閣老說道,看著他笑了笑,「你應對的很好,世間最難是自然啊。」

李桐心中巨石落地。

「好了,你下去吧,也累壞了。快去休息休息。」李閣老說道,看李桐的神情和藹。

李桐應聲是,這才退下。

看著他消失在屋門口,眾人還沒收回視線。

「這小子倒是…」李大老爺忍不住嘀咕。

倒是有運氣…

「所以說,人好不如命好。」李閣老說道,笑了笑,「不管是誰,這都是我們李家的好。」

這倒是,大家很是高興,想到皇帝親自來訪。這真是無比的榮耀,只可惜這榮耀不能說。

「這榮耀說出去可就是招人妒了。咱們自己知道就好了。」李閣老說道,重重的吐了口氣,只覺得這病又好了一半,「桐哥兒過了科舉了沒?」

這誰知道…

李大老爺有些尷尬。

「不管過沒過吧,前些日子內閣里缺個司值的,你去安排安排,讓他去吧。」李閣老說道。

李大老爺倒吸一口涼氣。乖乖哩個咚。

雖然這是個伺候人跑腿的活,但可是能見到皇上啊!

但,這還真挺合適。

李大老爺應聲是。

這小子。可真是太好命了吧?

這邊李桐幾乎是一溜小跑的回自己的家,李家尚未分家,四家都擠在這一個胡同里,只是幾道牆隔開。

「哥哥,哥哥。」

剛進門,李桐就被女聲喚住,然後看到妹妹歡天喜地的撲過來。

「哥哥謝謝你,謝謝你。」李桐妹妹拉著哥哥的胳膊哭道。

李桐被道謝以及哭弄得有些懵。

「怎麼了?」他忙問道。

「父親,父親把我和那病癆鬼的婚事取消了。」李桐妹妹流淚哭道。

李桐大喜。

「哥哥,是你跟父親說了是不是?」李桐妹妹擦淚說道,這話不用問,只有哥哥,除了哥哥誰還管她。

李桐亦是鼻頭髮酸,不知道說什麼。

這一切,來的太快,太多了

但他還是預料的不夠了,很快,李大老爺就派人來和李桐父親說了要李桐過幾日去內閣司值的事。

李桐父親都傻了。

屋子裡李桐的母親以及幾個哥哥也都傻了。

方才李桐母親還因為李桐父親取消了那門親事而抱怨呢。

「不就是請個大夫治好了老太爺嗎?說是他有功,又能算什麼大功,是人家大夫的事.就值得你這樣護著了?」李桐嫡母很不高興的說道。

但此時此刻她也瞪大眼說不出話來。

司值?內閣?

「為什麼?」李桐父親忍不住問道。

這句話也是替所有人問出了。

皇帝來的事,已經成了李府的最高機密,只有那幾個人知道,別的人自然是沒資格知道的。

來傳話的清客含笑。

「老太爺看他在家閑著沒事,想讓他去幫個忙。」他只是淡淡說道,說完便告辭了。

屋子裡一片安靜。

「為什麼?為什麼不讓我去幫個忙啊?」李桐的一個哥哥瞪眼喊道,「我也閑著呢。」

「因為,你沒請個好大夫來…」李桐父親到底是老子,一語中的。

吃過早飯,新的一天就開始了,范藝林伺候完自己一廊的鳥,就準備歪在長椅上聽小丫頭彈琴。

「少爺,天天這樣,聽不煩啊?」小廝在一旁坐著小機子苦皺著臉說道,一面指著那小丫頭,「我說,入畫,你能不能換個曲子彈啊,總是這一個,真的聽得想吐啊。」

范藝林忙起身阻攔,但還是晚了。

小丫頭哼了聲。

「那你讓別人彈吧。」她推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