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一十七章融融(加更)

第三百一十七章融融(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25 17:43  字數:4153

董林暈頭轉向的來到李閣老屋子這邊,這邊屋子裡的人也正暈頭轉向。..

「…是說肚子里有氣?」龔大夫結結巴巴問道。

「病人的肺部肯定有感染。」齊悅說道,一面摘下手套,做完了檢查,「你們給他配點抗炎葯,過幾天痰減少,兩肺無乾濕性囉音,就基本上痊癒了。」

龔大夫是內行關注的是這些沒聽過的名詞,而李閣老外行可是最關注他該關注的。

「娘子。」他忙說道,抬抬手,「娘子開藥便是了。」

齊悅含笑搖頭。

「這個,我不會開藥。」她說道,又看龔大夫,「還是他們來吧。」

什麼?

這個問題是很奇怪,齊悅曾經解釋過,但現在她不想解釋了。

「好了,那我告辭了。」她說道。

好容易來了哪裡肯這樣放她走,只當這娘子還是有些不情願診治,於是李桐再次被推出來。

「齊娘子,我祖父這還要注意些什麼?」他問道。

「也沒什麼特別注意的,最近一段最好流食,至於別的,聽他們的吧。」齊悅說道,再次指了指龔大夫等人。

龔大夫等人有些無語。

什麼意思啊?

董林邁出來。

「月娘,李閣老的病你還是費點心..」他語重心長,看了眼一屋子期待的眼神,「人家已經認錯了。」

齊悅轉頭看他。

這人…

李閣老什麼人,雖然病著,但還不糊塗。

「你們做了什麼?」他喝道。

雖然因為病沒有氣勢,但還是讓屋子裡的人很是惶恐不安。

父親發怒,做兒子的立刻跪下了。

「別,別。」齊悅忙說道,「沒什麼事。是誤會。」

一面看李閣老。

「老先生,你病的可不沾你氣性大的光啊。」她說道。

一聽這個,李閣老忙收斂情緒。

不待任何人說話,齊悅柔聲細語的將事情的原委講了。

「你看。其實是因為我們雙方沒有溝通好的緣故,可談不上誰對誰錯。」她含笑說道,「你要是這樣訓斥家人,那可就是給我難看了。」

這女子的聲音語調清脆中又不失柔和。說話間面帶笑意,客氣而又不卑微,落落大方平易近人,且不說說話的內容。光這個就足夠讓人心情愉悅了。

屋子裡沉悶壓抑的氣氛頓時煙消雲散。

董林再次傻眼,他看著眼前笑語嫣嫣的女人,百分百的確定。自己收集來的那些信息都是錯的!

這他娘的怎麼就是脾氣差狂妄自大行事乖張?

這分明是規矩的不能再規矩的大家閨秀好不好?

還自詡為知己知彼呢。知道個屁啊!

「還有,我真不會開藥。」齊悅再次說道,這次看向龔大夫,「你們去永慶府打聽打聽就知道了,我只是會些治病的手段,但是望聞問切開方配藥,確是一竅不通。這位大夫,我不是故意拿喬,這是事實,李閣老的病,你們之所以不見效是因為沒有對症,現在我確診了氣腹,又抽出積氣,解了最大的病因,那麼接下來就靠大家的用藥了。」

龔大夫神色緩了下來。

且不管她說的有些匪夷所思,但看著態度是很真誠。

伸手不打笑臉人。

「我孤陋寡聞,不知娘子可否說一下何為氣腹?」他問道。

齊悅點點頭。

「氣腹分很多種,簡單來說就是因為各種原因導致的腹腔內有游離氣體。」她說道,一面伸手就在李閣老的身上示意,「因為致病因以及部位不同而分為腹源性氣腹、胸源性氣腹、婦源性氣腹、醫源性氣腹和特異性氣腹…」

屋子裡包括內行都徹底地暈了。

齊悅也看出來了,她笑了笑。

「你看這個,一時半時也說不清,就簡單說李閣老這個。」她含笑說道,「雞蛋噎到為誘因,導致肺泡或細支氣管病變導致肺泡破裂…然後..」

她的手在李閣老身上指點。

「…氣體進入肺間質,再沿支氣管、血管鞘經肺門進入縱膈,由縱膈經橫隔裂孔進入腹腔,或腹膜後間隙而再進入腹腔,形成隔下游離氣體..這就叫氣腹。」她說道。

龔大夫不說話了,那些奇怪的從未聽過的辭彙,那女人在人體上熟練準確的指點,他面上驚異,心裡在飛快的背記這一段話。

對於齊娘子他們不算陌生,因為都是在文書描寫上,有些驚異但更多是不在意,那些有秘方針對某一病症有奇效的人多了去了,這種人甚至不能稱為大夫,但此時此刻他已經完全不存在這種念頭了。

李閣老等人才不關心這病症是怎麼引起的,他們只關心治好了沒。

「那我的肚子還有氣嗎?」李閣老問道。

「我已經抽出來了。」齊悅笑道。

李閣老恍惚記得自己昏迷時聽到的話,他不由伸手撫上肚子。

龔大夫也想起來了。

「你是怎麼抽出來的?」他脫口問道。

那時肚子啊,是人啊,從肚子裡面抽…

齊悅才要張口,董林咳嗽一聲。

笑話,那可是他師父的秘籍!雖然他現在還不知道,但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

龔大夫反應過來了。

前面問確診病症倒沒什麼,但要問怎麼治那就涉及到醫家之秘了。

齊悅可沒反應過來。

「就是用一種特質的針筒。」她隨口答道,「但是要怎麼抽,就不是一天兩天能說清了。」

但願這個大夫不要再追問了,她真沒時間給他們講解。

龔大夫自然不會再問。

齊悅鬆口氣又交代了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