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一百一十六章聽聞

第三一百一十六章聽聞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25 10:40  字數:4276

陳氏神情有些複雜,握了握手,看著皇帝突然來又突然消失的地方。<-》

這個小鬼頭還跟小時候一樣的鬼….真不知道隨了誰…

「陛下不從這裡過。」她說道。

齊悅鬆了口氣,帶著不用跪拜的僥倖。

小太監們忙起身,陳氏和齊悅重新上了轎子,向外去了。

而這邊皇帝依舊手柱頭斜倚著,眼睛半眯著,隨著轎子輕輕的晃動。

「陛下,陳夫人說不見陛下,陛下卻還特意過來,來了卻又避開了是為什麼?」最熟悉皇帝性子,需要幫皇帝說話的太監難掩好奇的問道。

皇帝從鼻子里發出一聲輕哼。

「不見朕?傻子才信呢。」他語氣懶懶的說道,依舊手柱頭眯著眼,「這種把戲,她當年對付皇祖母還差不多,跟朕玩…」

他又輕輕的哼了聲,微微睜開眼,身子隨著轎子晃動。

「..朕來了如她意,但朕又走開了,偏讓她見到卻又見不到」他說道,嘴角上揚,帶著幾分淺笑,「跟朕玩心眼,無所謂,但結果得讓朕開心,可不是讓他們開心。」

誰也可以揣摩朕的心思,但誰要想把朕玩弄於手掌之上,那就錯了。

「哎呦我的陛下,老奴怎麼聽的有些糊塗?」太監帶著幾分獃獃不解問道。

皇帝笑了,拄著頭的手甩開,他的人也坐正了。

「你個老東西明不明白的有什麼干係,少不了你一口飯吃。」他笑道。

「有陛下金口玉言,老奴這輩子算是安穩了。」太監樂滋滋的笑道,完成這項工作的收尾,將拂塵一甩,「陛下,咱們去哪位娘娘哪裡?」

皇帝略一沉吟。

「哪都不去。朕去皇祖母那裡。」他淡淡說道。

得了,到底是被這陳氏勾起舊情了,太監將拂塵再一甩,引路前行。

回到家陳氏的情緒雖然看上去依舊。但到底眼底有些懨懨。

齊悅卻很高興,大事完成一樁。

「我去歇歇。」陳氏說道,「你累吧?」

累什麼啊又是馬車又是轎子的。

「我去李家看看病人。」齊悅說道,「我不累。」

陳氏點點頭。

「咱不在乎這幾個錢。別作踐自己。」她說道。

「這哪是作踐啊,姨母,這是享受。」齊悅笑道,說著又想起什麼。「哦還有,我有點事,這幾天就走了。」

陳氏一楞。

「走?你往哪裡走?」她問道。

「回家。」齊悅說道。不會傻到說出漠北。那陳氏只怕死也不會讓她去的。

「回什麼家!」陳氏拉住她的手,「這裡才是你的家。」

齊悅笑了。

「是。」她說道,沒有再說什麼。

陳氏看著她。

「月娘,你別胡鬧,好好聽姨母的,就算姨母死了,也一定給你安排的好好的。」她說道。

「好好的又說什麼死呀活的。」齊悅搖頭。「我知道,姨母,你放心好了。」

她怎麼能放心…

「我先去看病人了。」齊悅說道,「你好好歇息,我回來陪你吃飯。」

看著這女子施然而去,陳氏覺得有些力不從心。

她不由扶住頭,采青忙扶住她。

「夫人,你沒事吧?」她擔憂問道。

「我能有什麼事,都是要死的人了。」陳氏喃喃說道。

采青的眼淚頓時流下來。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知道死期,一點一點的逼近,就想躺在鍘刀下,眼睜睜的看著刀落下,但是毫無辦法,這種境遇她想想都要瘋,真不知道陳氏如今心裡會是如何的痛苦。

「我沒多少時間了。」陳氏說道,「扶我回去,我得好好想想怎麼辦。」

這個小鬼頭從小就難對付…如今更是成精了….

采青應聲是,扶著她,主僕二人行走在路上,偌大的宅子中將她們的身形襯得越發瘦小。

齊悅不知道陳氏正在快速的燃燒自己,她帶著阿如阿好出門。

兩個丫頭激動的不得了,阿如矜持還能不問,阿好是一路上嘴沒停。

皇宮什麼樣?

都是金子鋪地嗎?

娘娘們什麼樣?

說的齊悅只笑。

「喂喂,你好歹也是侯府里出來的二等丫頭,別這麼鄉下人好不好。」她笑道。

「我又沒進過皇宮。」阿好嘟嘴說道。

這邊說說笑笑,很快到了李閣老的家。

真巧,還沒下車又遇到董林。

董林看著齊悅,有些五味陳雜。

他現在自然已經知道為什麼吳山查不到齊悅的下落,因為德慶公。

不過這也沒什麼奇怪的,雖然和定西侯府和離了,但到底曾經有過親戚關係,住進去也沒什麼稀奇的。

雖然李家說德慶公將這女人奉為上賓,但這話別人信,他可不信,這女人最善於借勢,以前借定西侯府,如今接德慶公,果然他一打聽,這齊悅根本就沒住在德慶公府大宅里,而是舊宅里,又問道是李桐第一個請她的,而李桐之所以請她,是因為范家的小公子,范家的小公子是誰?王同業的小女婿,王同業和這齊娘子什麼關係?

這事情立刻就順了。

這分明就是扯大旗做虎皮呢!

當然,她極有可能真的能治好李懷慶,但那也是他的師門之術!

想到這個,董林心裡更是恨得痒痒。

這個震驚到眾人的本來該是自己!

這個偏心眼的師父!

「董大夫,你怎麼了?」齊悅主動和他打招呼,看著他的發青的臉色問道。

「沒怎麼了,還不是為了李閣老的病。」董林深吸一口氣嘆息說道,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