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一十五章所見(加更)

第三百一十五章所見(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24 15:02  字數:3745

馬車駛入宮門,齊悅坐著沒動。<-》

陳氏抬手拉開帘子,外邊的景緻便豁然可見。

齊悅咧嘴一笑,陳氏也是微微一笑,二人誰也沒說話。

齊悅這才正式開始車覽皇宮。

景緻跟後世的皇宮沒什麼區別,只是更精緻更鮮活,視線所見錯落有致的建築群,九龍琉璃照壁,漢白玉青磚鋪地,乾乾淨淨端莊肅穆,來往間多是身穿顏色不等的太監。

「我們這裡走的是我和你說過的路,那邊就是坤寧宮。」陳氏說道,一面給她指著一處院落。

齊悅哦了聲認真的看。

「不過,這坤寧宮想看也能看。」陳氏說道。

齊悅倒吸一口涼氣。

雖然她很想看看活的皇后,但不是說不見人嘛。

「皇后不在這裡住。」陳氏說道,「跟著太后在西苑養著呢。」

宮闈秘聞?陳氏就這麼隨意的說出來?

齊悅不由看看左右。

趕車的太監如同天聾地啞。

穿過一條甬道,車停下。

那邊抬過兩個軟轎來。

「哎呀夫人您來了。」一個胖乎乎的穿著紅蟒衣的太監笑著接過來。

陳氏已經下了車,看著他微微一愣。

「您不認得奴才了?」太監笑道。

「你是黃川?」陳氏問道。

「小姐,還記得小川子我啊。」太監說道,說著眼圈都紅了,抬手擦淚,「這算起來,已經有三十年沒見了..」

是啊,一眨眼就幾十年了,陳氏微微嘆口氣。

「當初你瘦瘦小小的。如今也發福了。」她又笑道。

「是老了,老了,老了就胖了。」黃川笑道,一面伸手。

陳氏將手搭在他手上。向轎子邊走。

「身子發福了,這位子也福了吧?」陳氏笑道。

太監們的地位從衣服上就能看出來,土黃衣,青衣。紫衣,紅衣….

「托小姐的福,如今在司禮監幫忙。」黃川笑道。

司禮監是太監總管處。

陳氏微微一笑。

「我有什麼福氣,你是托自己福氣吧。」她說道。坐上了轎子。

而這邊齊悅也由一個小太監服侍上了後邊的轎子。

自始至終,那位跟陳氏很熟悉的太監也沒看她一眼,更沒有問什麼。

「小姐你好容易來了一趟。就由小川子給你引路。」黃川說道。「就像當初咱們那樣。」

陳氏看著他笑。

換上轎子,邁過一道宮門,景緻便又變了,相比於前邊的肅穆,這邊顯得柔和。

這邊的人也多了起來,來往的人更多的是宮女。

從一處宮殿里走出一個美人,穿著米白對襟衫。上身繡花米白抹胸,年紀二十六七歲,容貌秀麗,隨著她出來的是四個宮裝侍女。

「娘娘,咱們去哪裡?」一個宮女問道。

美人有些無聊的吐口氣。

「屋子裡太悶了,咱們去碧波潭,新養了好些錦鯉。」她說道。

那宮女便笑,又往身後的宮殿看了眼。

「正好孫美人送的點心可以餵魚。」她壓低聲說道。

美人娘娘似笑非笑的撇她一眼。

「我還怕把魚吃死了呢。」她笑道。

宮女也笑,二人沿路而行,忽的停下。

「那邊是誰?」美人娘娘問道,看著左側行走的兩頂軟轎子,眯起眼。

宮女也忙看去。

「不認得啊,竟然是黃大總管陪著呢。」她驚訝說道。

「是外命婦吧?」另一個宮女猜測道,「去見太后?」

「這方向不是往太后那裡去的。」美人娘娘說道,看著那轎子。

轎子拐彎,離這邊近了些,因為日頭不曬,轎子上沒有遮擋,因此大家可以清楚的看到轎子上的人。

「哪個外命婦進宮能由黃大總管相陪啊?」美人娘娘不由喃喃說道,而且最關鍵的是,這兩個女人都長得很美。

前面那個年長漂亮倒沒什麼,畢竟年齡在那裡,但卻是由黃大總管陪著,再看後邊這個…

美人娘娘的視線落在後邊軟轎子上。

神態嫣然…

大家都停下腳步,看著這兩頂轎子過去了。

「娘娘,還去碧波潭嗎?」宮女見美人娘娘不動腳,小心的問道。

後宮裡出現女人,尤其是漂亮的且地位不一般的女人可是天大的事。

「不去了,你們去打聽,今日哪個宮裡有人探訪了?」她低聲說道。

宮女們領會散開了。

不過遺憾的是,打聽了一圈,卻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都問過了,連太后那裡都問了,並沒有人來。」宮女低聲說道。

美人娘娘斜倚在羅漢床上,越發的好奇。

「皇后倒罷了,家裡人早就不許來了。」她說道,將宮裡的人一個個的分析,「….董妃呢?」

「沒有。」宮女搖頭,「董娘娘在太后那裡,和皇后一起打牌玩呢。」

美人娘娘哼了聲,又想到什麼。

「不會是去見皇上了吧?」她猛地做起來,面色驚訝說道。

「不會吧。」宮女忙說道,「皇上在前朝呢,最近很忙的,已經好幾日沒有回內宮了,就一直歇在勤政殿。」

美人娘娘這才緩緩靠回去。

「那就怪了,這兩個人難道不是來見人的嗎?」她說道,又有些好笑。

她還真猜對了,這兩個人真不是來見人的。

「太祖孝慈皇后住的宮殿看起來.不那麼豪華啊。」齊悅打量四周說道。

這時她已經跟著陳氏逐一看過這座宮殿。

「那時候,太祖孝慈皇后還是皇后。」陳氏說道,手輕輕的拂過門,沿著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