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一十四章來接

第三百一十四章來接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24 10:18  字數:3950

夜色深深,李閣老屋子裡滅了幾盞燈,光線暗下來,但每個進出的人的臉上都帶著幾分喜悅。

「父親食了人乳,精神很好,和母親說了半個時辰的話,又用過了葯,這才睡了。」李大老爺對其他人描述李閣老的狀況,帶著難掩的欣慰。

雖然他已經將近五十了,但有父親在,感覺還是不一樣的,尤其是這個身居高位的父親。

「睡得很安穩。」他又補充一句。

屋子裡的人自然也是一般的念頭,都鬆了口氣,高興的交談。

「那個齊娘子果然這麼厲害的,才進去那麼一會兒,就把父親治好了。」一人說道。

方才已經詢問過屋子裡伺候的丫頭們了,當聽到那些大夫在外邊商討藥方,而這位女子就突然走進來,在大家都還沒回過神的時候,就治完了,或許還沒治完,因為被衝進來的大夫們打斷了。

這些大夫如果不衝進來,也許父親就已經能下床了。

幾個人忍不住想到,雖然這個念頭對太醫院的這些大夫們有些不敬,但,沒辦法,事實就是事實,再難看也是事實。

「老四啊,讓桐哥兒記得明日再去齊娘子家等。」李大老爺說道。

桐哥這個稱呼讓大家一時都沒反應過來。

「是。」李桐的父親忙應聲,臉上難掩幾分喜悅。

如果這次真的讓父親化險為夷,那就是他們四房的功勞!至於哪個少爺其實不太重要,反正他都是老子。

怎麼就治好了呢?

此時屋子裡還留著兩個大夫,龔大夫便是其中之一。

他看著睡著的李閣老一直在沉思。

說實話,他真的以為跟隨董林進來的女子是李閣老的侍妾,如果是侍妾進裡屋自然很正常,站在外邊聽他們大夫說話才是不正常,所以根本就沒注意,直到裡屋傳來丫頭們的尖叫。

這前前後後不過一盞茶的時間。怎麼就治好了?

她是怎麼治的?

龔大夫的眼前似乎又出現那女子的身影,她站在床邊,從李閣老的腹部拔下一個奇怪的…針?

念及如此,龔大夫幾步過去,輕輕的掀開李閣老的被子,裡衣,肚子上那塊發黃的布還在。

龔大夫伸手小心的揭開布,布下一片明顯的液體擦拭。借著昏昏的燈,他幾乎將眼睛湊上去,看了好一會兒才覺得似乎有一個針眼。

這是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在這裡行針嗎?可是為什麼要蓋上這個布呢?

夜色里,龔大夫獃獃的看著李閣老算不上好看的肚皮久久未動。

這是齊悅進京後的第五個夜晚,卻沒有像往日那樣睡的安穩。

天色微明的時候,阿如和阿好在屋子裡輕輕的走動,不時的貼在這邊的門邊聽。

齊悅從床上坐起來。

外邊的阿如聽到了立刻進來。

「娘子醒了?」她問道。

齊悅看著她嘆氣。

「阿如,你們是不是一夜沒睡啊?」她問道。

阿如和阿好帶著黑眼圈不好意思的低頭。

「娘子,你不緊張嗎?皇宮哎。」阿好過來說道,一面伺候她起身。

「貌似不帶你們去吧?」齊悅問道。有些奇怪。

「我們替你緊張啊。」阿好嘟嘴說道。

齊悅哈哈笑了。

「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她笑道,一面簡單穿上家常衣裳。隨意的挽了鬢,「吃飯吃飯。」

吃過飯,陳氏的僕婦就過來了,捧了衣裳首飾。

「夫人在梳妝,一會兒就過來。」她們說道,「請娘子先換衣裳梳頭。」

齊悅應聲,坐下來由這兩個婦人伺候。簡單的高鬢,只插上一個累絲金鳳釵,換上果綠折枝繡花圓領袍。

看似簡單的衣裳配飾。但鏡子出現的人卻讓齊悅都嚇了一跳。

她知道齊月娘很美,但此時的美更盛以往,在這正裝禮袍的映襯下,美而華貴。

以至於齊悅有些失態,忍不住吹個口哨,嚇了兩個僕婦一跳。

陳氏這時也過來,看著鏡子前轉過身的齊悅。

「怎麼樣?」齊悅笑問道。

陳氏看著她,帶著微微的笑意。

「你長得像你父親。」她忽的說道。

齊悅嚇了一跳。

「我父親?」她驚訝問道,「姨母你見過我父親?」

乞丐的父母不應該也是乞丐嗎?像陳氏這等公侯家的小姐,怎麼會認識乞丐齊月娘的父親?

「你的個子高,一般女子沒這麼高,想來是隨你父親。」陳氏含笑說道。

齊悅又不是小孩子,聞言牽強的笑了笑。

不過隨便吧,愛說就說,不愛說就算了,反正以前的事跟她沒什麼關係。

「那我們走吧。」陳氏伸手。

齊悅點頭將手遞到她的手裡,太陽升起,晨光灑下,院子里一片明亮。

陳氏攜了齊悅的手緩步而行,斑駁的樹影在她的臉上變幻交錯。

李桐在門外等了一會兒了,他是一大早就被父親催著過來的,同來的還有龔大夫等兩個大夫。

「齊娘子說了,今日有事,還是別打擾她了。」李桐低聲說道。

「有事,有什麼事能比給閣老看病還重要?」一個大夫不滿的說道。

龔大夫也有些急不可耐,他實在是太好奇了,一晚上沒睡,就琢磨李閣老肚子上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始終琢磨不出來。

明明是呼吸不暢,她為什麼要在肚子上行針?到底是怎麼行針的?好多疑問堆在心裡,得不到解答實在是無法百爪撓心。

「是啊,李閣老的病重要,別的事難道就不能放一放?」他也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