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零七章推薦

第三百零七章推薦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20 08:25  字數:3925

范藝林親自拿著信去找三哥。

卻不想在那裡碰到父親,他本想立刻縮頭回去,卻已經被小廝傳了進去,只得硬著頭皮進去。

「你整天鬥雞遛狗的有意思嗎?」范父如同所有的父親一般,看著兒子神情嚴肅,尤其是面對這個不爭氣的兒子,更是如同仇人般嚴酷。

「沒意思沒意思。」范藝林乖乖的說道。

「你又幹什麼呢?聽說吃雞蛋都能差點噎死,你還能幹點什麼?」范父瞪眼喝道。

他在家裡一點**都沒有,這才多點一會兒,怎麼全家人都知道了,范藝林腹議。

「小弟是還沒進吏部,就已經提前進入李閣老的狀態了。」范三爺笑道。

掌管吏部的李懷慶是內閣元老,跺跺腳朝里都要抖一抖的角色,但這可不是什麼夸人的話,范三爺不是誇獎自己的弟弟有閣老地位,而是那位李閣老前幾天吃雞蛋噎到,如今還躺在床上人事不醒,凶多吉少。

范藝林憤憤的瞪了自己兄長一眼,但有事相求又不敢說什麼。

范父嗯了聲,對兒子的玩笑表達不滿。

雖然是父子兄弟關起門來,但打趣那麼一位地位顯赫的人物還是有失穩妥的。

「不是去請周太醫了嗎?怎麼樣?」他沉聲問道。

范三爺笑了。

「請誰不好,非請周太醫,周太醫嘴裡又能說出什麼好聽話來。」他笑道,「更何況周太醫二十多天前出門了,誰也不知道哪裡去了,求到皇帝跟前,陛下說沒辦法,就算這裡天塌了。周太醫都不會回來,別指望了,還是另找路子吧。」

那真是沒辦法了。

「周太醫說話雖然難聽,卻是落地有聲,只要他說能救,那就是閻王爺親自來也帶不走的。」范父說道,這也是為什麼雖然難請又態度極差的周茂春依舊如此受歡迎的緣故。

因為人家有那本事啊,你不服不行啊。

「這次看來是沒救了,李家已經準備後事了。」范三爺說道。

范藝林原本聽的沒意思。這些什麼閣老的跟他八杆子打不著,想走又不敢走,忽地一個機靈,想到什麼。

「有救!」他猛地喊道站起來。

那邊將他當作透明人的父子倆個倒被他的一聲喊嚇了一跳。

「出去。」范父皺眉道。

這話對范藝林來說是求之不得,但這次他卻沒有歡天喜地的聽從。而是站上前一步。

「李閣老有救!我知道誰能救他!」他眉開眼笑的喊道。

「誰?」范父皺眉問道。

「齊娘子!」范藝林說道,知道父親一定不知道齊娘子是誰,貼心的解釋,「就是今天我吃雞蛋噎到救治我的…」

他的話沒說完,就被范父沒好氣的轟了出去。

「眼裡除了女人就沒別的了,什麼事都瞎嚷嚷。」范父氣的吹鬍子。

「他也是好心。」范三爺還是維護自己小兄弟的,忙說道。

「齊娘子!永慶府的齊娘子!你們沒聽過嗎?這次癘疫防治起了大功勞的。朝廷親自嘉獎的..我可沒瞎說..」

范藝林不服氣的聲音從外邊傳來。

「這混小子..」范父氣的要出去,被范三爺拉住。

「父親,永慶府治療癘疫的齊娘子..」他提醒道。

范父停下腳,微微皺眉。

疆域遼闊。每日各地事物彙集朝廷紛繁不知幾多,雖然身為朝中官員,也不可能事事皆知,這癘疫之事由吏部以及太醫院等管轄。具體詳情外人知道的不多,只是在上朝議獎罰時聽了一下。因為涉及到獎勵一個女人,是稀少之事,所以有印象,此時提到想起來了。

范父沉吟一刻,把外邊的范藝林又叫進來,打聽這個齊娘子。

范藝林知道什麼,除了知道是個美人,跟自己岳丈家打過架外,這兩樣還不敢往外說,其他的都是聽的王家人說的隻言片語,就這隻言片語還一多半沒往心裡去。

「反正就是神醫,永慶府都知道。」他說道。

范父見問不出了一二三,也就沒了興趣。

「永慶府都知道,太醫院怎麼不知道!神醫神醫,永慶府多大的地方稱神醫就神醫吧,到京城了還什麼神醫,就跟那科舉,各州府的案首彙集京城,誰還敢四處嚷嚷自己是案首。」他沒好氣的說道,「去去,沒事別瞎嚷嚷,知道的是說你好心,不知道的說你添亂呢。」

「要是這齊娘子真這麼厲害的話,太醫院自然會請她去給李閣老診治的,咱們外行人莫要操心。」范三爺囑咐道。

「或許太醫院還不知道齊娘子進京呢,還是提醒一下,早日請齊娘子看病,免得耽誤了。」范藝林想了想說道。

「好了知道了,你找我要給誰遞信?」范三爺岔開話題問道。

范藝林忙將信送過來。

「定西候世子常雲成。」他說道,說到這裡又眉飛色舞,「這齊娘子就是他的前妻哦。」

什麼?

范父和范三爺都愣了下。

朝廷嘉獎時可沒說齊娘子還是定西候少夫人,只說是千金堂齊娘子,這兩者間還有這關係?

「定西候少夫人?」范父問道。

「前。」范藝林補充道。

如果說一開始因為有防治癘疫之功范父對神醫二字還有一半信的話,聽了這句話後,那是即可煙消雲散了。

定西侯府少夫人是神醫?開什麼玩笑!

「滾滾滾。」范父一句話不多說擺手轟人。

范藝林被連著趕出來兩次頗覺受辱。

「以身份取人!孤陋寡聞!不識金鑲玉!」他也急了,憤憤的甩袖子,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