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零六章閑語(加更)

第三百零六章閑語(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19 12:26  字數:3659

很遺憾,對一個大夫說要死了,是沒什麼說服力的,范藝林還沒好好的感受一下溫香軟玉,就被撂倒地上了。

范藝林自然不介意被齊悅扒光檢查,但在大庭廣眾之下實在是豁不出那臉。

強撐著最後一口氣,建議齊悅找個包廂什麼的再隨意妄為….

「是吃雞蛋噎到了吧?」齊悅看著他還殘留在嘴邊的雞蛋黃問道。

范藝林抻了抻脖子,這才想到自己方才是怎麼了。

他瀟洒的舉著一個雞蛋邊走邊吃,不知道哪個龜孫子在樓梯上灑了水,害的他腳一軟滑下來,嗓子里的雞蛋便噎住了,一口氣沒上來….

「你說你下樓吃什麼東西啊。」齊悅又是好笑又是好氣,「騎個馬都能被踢暈,下樓你還不穩當點。」

「不是啊,我這麼容易窒息,看看是別的緣故吧?」范藝林扯著她的袖子不放說道。

「好。」齊悅一擺頭,「胡三,你給他檢查一下有別的外傷沒?」

胡三應了聲走上前,范藝林倒吸一口涼氣,下意識的掩住衣服。

「我沒事了我沒事了。」他忙說道,為了表示自己沒事,從長榻上一躍而起,動作利索沒有半點不適。

「齊娘子,你怎麼進京來了?」他問道。

齊悅已經在桌子邊坐下,叫了一桌子的菜還沒吃呢,因為范藝林在,阿如阿好等人也不敢坐了。

「玩啊。」齊悅說道,自己撿起一筷子菜嘗了口。一面邀請他,「再吃點不?」

當然要!范藝林立刻坐下來。

「我正好還沒吃呢。」他說道。

齊悅笑了,也不說話,自己慢悠悠的吃。

「來京城就對了。」范藝林舉著筷子笑道,「我做東好好的帶娘子玩,散散心..」

范藝林是王同業的小女婿,那麼自己和常雲成和離的事自然也一定知道了,齊悅笑了笑。

「那就不用了。」她說道。

那倒也是,男女有別不方便,范藝林忙拍頭。

「自然是我娘子陪你玩…」他忙說道。又問齊悅住在哪裡?「來了京城就是到了自己家了,走走,別客氣,住我家去…」

「不用了。」齊悅笑著婉拒了。「已經安頓好了,也住不了幾天,就不去別的地方了,挺麻煩的。」

「不麻煩不麻煩。」范藝林忙擺手說道。

齊悅笑了笑沒說話,接著吃飯。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還是太久沒見生疏了,范藝林總覺得相比於上一次,此次再見這個女子,壓迫感更大了。

耀眼的美貌下,看似淡然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卻總讓人有些緊張惶恐。

換句話說。這種感覺有些像他見自己的父親…

范藝林心裡呸呸兩聲。

或者說是這女人成熟了?因為悲傷苦難嗎?

范藝林眼睛一下亮了,可不是,哪個女人受得了和離的事,一定跟死了一場一般。

「齊娘子,這件事我是絕對站在你這邊的。」他立刻義憤填膺說道。

齊悅被他說得糊塗。抬眼看他。

「我當初結交那常雲成,可都是因為你。」范藝林整容說道。

滿屋子裡侍立的小廝都忍不住掩面。

他們公子見了漂亮女人的傻病又犯了…

要是別的女人也就罷了,調戲就調戲了,最多被潑一臉酒。但這個女人手裡拿的可是德慶公陳家的牌子…

這個,小廝還沒機會告訴范藝林,不由滿臉焦急。

「多謝賞臉。」齊悅看著他笑道,「你們家給我的面子可真是沒的說。」

啥意思?小廝沒聽懂,范藝林聽得懂。

「齊娘子,別的不說,當我聽我娘子說了這事之後,我第一時間寫了信給常雲成,將他好一頓臭罵,就在幾天前,我想到了心裡還有些下不去,又寫了一封信罵..」他拍著桌子大聲說道,那樣子讓人毫不懷疑,如果常雲成此事在眼前,他一定會毫不猶豫揮拳頭上去,當然至於結果誰被誰打就不想像了。

「你給他寫信?」齊悅放下筷子打斷他問道。

范藝林點點頭。

「是啊,兩封,齊娘子,你要是覺得還不解氣,我再去寫…真是的白費我當初手把手的教他如何待你好,他竟然這樣待你的!說出去豈不是辱沒了我的名號!我讓他憐香惜玉,可不是教他辣手摧花!」他氣道,真是越想越氣,當初得知消息後可真是氣死他了要。

這麼好的一個美人,竟然和離了!

腦子被驢踢了嗎?

「你教他怎麼待我好?」齊悅有些好奇的問道。

「是啊,那時候他巴巴的跑來問我,怎麼跟你咳咳咳..」范藝林大聲說道,話說到此劇烈咳嗽,一副差點背過氣的樣子,嚇得小廝們忙拍背撫胸。

「怎麼說話也能嗆了啊?」齊悅站起來皺眉問道,「不行,阿如你回去拿藥箱來,我給他好好檢查一下。」

范藝林忙擺手。

「不用不用。」他啞著嗓子說道。

好傢夥,當初問了常雲成是不是不能人道就差點被打死,如今又要當著人家媳婦的面說你們為什麼不行夫妻之事…

那真是沒法活了…

「他問過怎麼讓你高興。」范藝林反應迅速要快揭過這個話題,但又不引起懷疑,順著說道,「我教了他好些招..比如順著啊說些好聽話啊,關心啊,買些小玩意啊…」

齊悅果然拋開這個,坐下來,聽著他的話有些悵然。

她想到那時候,常雲成一些奇怪的表現…

彆扭的低眉順眼…

花了一天工夫跑到別人家要來的葫蘆…

她不由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