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三百章羞走(加更)

第三百章羞走(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16 14:32  字數:3942

齊悅先是一愣旋即笑起來。

對她的反應,王謙倒是意外。

女子們聽到這話不是該羞澀或者慌張,不過,他搖搖頭自己也笑了,這女子自然是跟別的女子不一樣的。

「這次是真的還是又是特意給我充面子啊?」齊悅笑問道。

王謙看她。

「從來都是真的,誰閑著沒事拿這個充面子啊。」他說道。

行啊小子,去酒吧泡妞高手啊,夠坦白,我喜歡。

齊悅又笑起來。

真是太….常雲成在樹後摳著樹皮。

「看你笑的這樣開心,我真是傷心。」王謙搖頭說道,轉過頭。

齊悅更是大笑,順手拿起一旁的小棍子敲了敲王謙的肩頭。

「哎呀,魚跑了。」王謙沖她噓聲,小心的穩住魚竿。

「裝什麼裝,都說了不是釣魚的嘛。」齊悅笑道。

常雲成聽到這邊齊悅的清脆的笑,將頭貼在樹榦上,手緊緊摳著樹皮。

「看來不用裝樣子了,得真的釣魚了。」王謙說道,輕輕嘆口氣。

「喂喂,為什麼為什麼說來聽聽,你怎麼就連問都不問,就知道我想什麼?」齊悅笑問道,用小棍子接著敲他肩頭。

「詩說近鄉情更怯,多情卻似總無情,和羞走..」王謙笑說道。

話沒說完齊悅直接抬手敲他的頭。

「讀書多了會變傻的。」她笑道,「好好說話。」

這算是..打情罵俏…了么..常雲成用頭貼近樹榦。只覺得沒吸一口氣都是疼。

他還在這裡做什麼?還在這裡做什麼?

或許是說開了,王謙也覺得與這女子一瞬間熟絡起來,比起往日那種謙謙有禮的熟絡,此時更多了幾分積年舊友般的隨意,但隨之而來的還有淡淡的遺憾。

「現在,還來得及不?」他抬頭問道。

齊悅笑著轉著手裡的小棍子,看著他不說話。

「行了,不用回答了。」王謙忙說道。

「喂,你從什麼時候有這個心思的?」齊悅帶著幾分好奇問道。

王謙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眉頭。

「你這個女人,這種怎麼也好意思問出口。」他說道。似乎有些為難。

「我這個女人就這樣了。」齊悅笑道。

這算什麼,我這個女人生活的環境早已經不知道什麼叫含蓄了,大家都很忙都趕時間,表白很簡單直白快速。分手亦是簡單直白快速。

喜歡了就喜歡了,喜歡了就趕快說,不喜歡了就不喜歡了,也要趕快說,誰也別耽誤誰的時間。

她看著湖面,晃動這小棍子,輕輕嘆口氣。

「當然是從你和離以後了。」王謙忙義正言辭的說道,一面抖了抖衣衫,「娘子可別毀我清譽。」

齊悅再次被他逗得笑起來。

「喂,還真沒看出來。你這人倒也有趣。」她笑道。

常雲成閉上眼。一咬牙轉身走開了。

與此同時,有車裝著一大批木架瓷瓶等用品轟隆隆進來,吸引了這邊人的的注意,也蓋過了常雲成的腳步聲。

車過去了,齊悅和王謙都收回視線。

「現在看出來。還來得及。」王謙笑道。

「不了,多謝了,我這人,還是不要去害人的好。」齊悅笑道。嘆口氣,將手裡的小棍子扔進水裡。

「害世子爺一個就夠了。」王謙說道。

齊悅笑了,看著水裡的漣漪散開。

「那次,我心裡有些過意不去。」王謙忽的說道。

「哪次?」齊悅問道,有些驚訝,「喂,你也太追求完美了吧,我已經欠了你們家多少情了,你還要怎麼樣啊。」

王謙被她逗笑了。

「那些,算不上什麼,不是你需要的。」他看著湖面,輕輕的一抬,一條魚帶著水花躍上來。

齊悅高興的站起來,伸手忙忙的去抓。

「中午有的吃了。」她笑道。

王謙和她一起將魚放進一旁的魚簍里。

「我想對你說聲抱歉,這也是我祖父想對你說的,那次,我們沒有像世子爺那樣站出來。」他接著說道。

齊悅猛地站起來。

「王大,你要這麼說,可就是你們的不對了。」她肅容說道。

王大?

王謙活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有人這樣稱呼他,面色微微錯愕,但又覺得也不錯。

「不,不,我沒惺惺作態。」他搖頭說道,「不是我們矯情,這是事實,你其實什麼也不需要,不管遇到什麼,你都能自己度過,不需要依靠誰,只是,需要那麼一點溫暖。」

他看著齊悅。

「很抱歉,當時,我們沒能給你。」他亦是認真說道。

齊悅看著他,笑了。

「你別再說了,你要再這樣,我就真後悔了。」她說道。

王謙故作驚喜。

「那太好了,我這就接著說。」他忙說道。

「好啊,快說,多說點,被人追捧的感覺真是太棒了。」齊悅笑道,坐下來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在這女人面前,王謙認輸。

「不過我說真的,不是因為那天的事。」齊悅說道,吐了口氣,「再說,那天的事,你們真沒什麼可抱歉,每個人幫人的方式不一樣,那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真心實意的要幫我,天下,還有比這個更溫暖的了嗎?」

她說著話,再次吐口氣,看著湖面,重新撿起一個小樹枝,在手裡敲啊敲。

「真是,想想都覺得想哭。」她說道。

王謙愣了下。

「我真是太完美了。」齊悅接著說道。

王謙沒忍住噗嗤笑出聲。

齊悅不為所動。

「所以,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