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九章辭行

第二百九十九章辭行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16 08:09  字數:3928

院子里傳來齊悅的說話聲。

「還沒吃飯吧?」

常雲成緊張的側耳聽,也沒聽到黃子喬答什麼,門帘響動,齊悅已經引著黃子喬進來了。

原本綳著臉僵著身子挪進來的黃子喬一見他頓時瞪大眼。

「你,你怎麼在這裡?」他問道。

我怎麼不能在這裡?

「你來做什麼?」常雲成沒回答反問道小說章節。

黃子喬扯過凳子就坐下來。

「我來跟齊娘子辭行。」他說道。

黃知府要回京了,因為只是斥責不是定罪,所以不用像王慶春等人那般被押解,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看著黃子喬拉著的臉神情低落,齊悅也陪著嘆口氣。

這也算是家門不幸事吧,像他這般被捧在手心長大的孩子,這件事會嚇壞了吧。

當然平心而論齊悅覺得黃知府這種人還是永世不要為官的好。

「沒事,沒事,據說上頭不是還誇獎你了嗎?應該沒事的。」齊悅斟酌一下安慰道。

你老子這輩子是沒希望了,不過,你的前途可是大大的。

黃子喬沒有半點欣慰之色,嘆口氣。

「阿如,阿如,拿酒來。」齊悅忙高興的喊道。

這種情況下不上酒是沒辦法了,阿如只得去拿。

「等著啊,姐姐去炒幾個菜給你送行。」齊悅又說道。

黃子喬以為她說的炒菜自然是廚子炒,沒想到齊悅出去了。

「世子爺也要喝點嗎?」阿如前來斟酒,問道。

常雲成嗯了聲。

黃子喬哼了聲。

屋子裡兩人安靜的坐著,常雲成因為被打斷獨處心裡不高興,他這人不高興自然不會給這人好臉色,而黃子喬自然更不會對這個欺負了齊月娘的男人好臉色。沒動手打他出去已經是極限的忍耐了。

於是兩人誰也沒看誰,也不說話,一直到一道道菜送上來。

「時間太倉促了,只能做些簡單的小菜了,你湊合嘗嘗,等明天我去酒樓給你包席送行。」齊悅笑道,一面將擦手的手帕放下來。

黃子喬一臉驚訝。

「你,你做的?」他指著桌上的菜。

「當然,我們娘子做菜可好吃了,輕易不下廚的。」阿好忙說道。

黃子喬看著桌上的菜。又看看齊悅,再看這邊常雲成竟然已經開始伸筷子,他忙抓起筷子動作飛快的夾了半碗,端起碗扒拉著就吃。

「恩,好吃。」他一邊吃一邊說道。不像方才那般神情低落,而是神采飛揚。

「慢點。」齊悅笑道。乾脆也不吃了。在一旁看著,手裡自然拿著酒杯,不過再三示意,阿如也只當沒看到。

不多時,黃子喬終於放下筷子,滿意的喝光了眼前的酒。

桌子上已經空了。

「到京城。我請你。」他說道,站起來,扔下一句話蹬蹬就走了。

齊悅連句道別的話也沒說上,追出來。黃子喬已經走遠了。

屋子裡,常雲成看著空空的碗碟,放下了拿了半日的筷子。

「我,也是來辭行的。」他低聲說道。

不過沒人聽得到。

第二日一大早,齊悅果然出門去準備再次給黃子喬送行,但卻被告知,知府一家人天不亮就走了。

就這樣走了啊,齊悅有些悵然,想起來認識的莫名其妙,這分別的也挺出人意料。

估計這輩子沒什麼再見的機會了吧。

這孩子永遠也不會知道他被摘了脾臟了….

「齊娘子,還沒說恭喜你呢。」通判大人在一旁笑道。

「我?」齊悅不解的問道,「恭喜我什麼?」

通判大人笑著,一旁一個書吏忙拿過一個文書。

「有罰自然就有賞。」他笑道,將文書抖開,「這是朝廷給娘子你的封賞文書。」

正如通判大人所說,有罰就有賞,要不然怎麼顯得出功過之別呢。

在處罰了應付災情不利的相關人員之後,便是獎賞了。

不過讓永慶府大小官員有些失望的是,皇帝並沒有派宣旨欽差來,而是只隨官府文牒一併下發,理由是永慶府才受大災,經不起折騰,但真實原因是,這是癘疫,不是別的災情,雖然說控制了,但還是沒人敢冒險前來,宣旨是風光,但拿命來換就不值得了,所以滿朝的官員否決了。

永慶府的官員還想自己舉辦一個排場的宣賞儀式,被齊悅勸阻了。

「病情還沒穩定,還是不要搞群眾聚會的好,很容易傳染的。」她說道。

如今齊娘子的話在永慶府也就相當於聖旨了,於是通判大人立刻打消了這個念頭。

「所以朝廷也有對我的獎賞?」齊悅驚訝的問道。

「那是當然。」通判大人笑道。

齊悅接過文書,見上面寫的果然是自己的名字,當然是齊月娘,然後便是例如雖女子之弱,仍偕義勇而出,勇謀兼備,出妙計防癘疫之一旦等等之類的過程描述以及誇獎,最後是賜淑德仁善匾,以及金銀布匹多少。

伴著噼里啪啦的爆竹聲,朝廷欽賜的牌匾掛上千金堂之上,一眾弟子激動滿面通紅,看著曾經掛在最顯眼位置的通判大人的手書匾額,當然現在已經挪到後邊去了,以為那就是這輩子的巔峰了,沒想到才一眨眼就得了朝廷的匾額,這可是從京城下來的匾額,是皇帝他老人家親自擬訂的,這真是跟做夢一樣,不對,做夢也想不到啊。

整個永慶府又跟過年一般熱鬧起來,將癘疫之下的悲傷凋敝氣氛拂去不少,雖然齊悅一再要求避免人群聚集,但還是有很多人趕了過來見證千金堂懸掛匾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