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八章相請

第二百九十八章相請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15 07:50  字數:4202

「這得報警吧。..」齊悅說道,圍著箱子轉。

阿如在叱問元寶和護院的男人。

「真就睡死過去了?賊進家裡把人背走也不知道嗎?」她豎眉喝道。

元寶和男人垂著頭大氣不敢出一下,滿心的自責。

這麼長日子了,娘子好容易回來了,回到家了,結果這家跟大街上沒兩樣,被人隨便的扔銀子..咳…重點不是這個,是被人隨便的進出而她們竟然毫無察覺。

「師父,師父不好了。」

門外傳來胡三的大呼小叫。

難道隔離醫院又出事了?

齊悅來到前邊,胡三也到了院子里。

「不好了,師父。」他喘氣說道,一頭大汗,顯然急匆匆趕來。

「怎麼了?又有病發了嗎?」齊悅忙問道,一面伸手,「阿如快拿我的藥箱,咱們走。」

「不..不是..」胡三扶著胸口喘氣說道。

「那什麼啊,你快點說。」阿如喝道。

胡三點頭,左右看就往屋子裡走。

「什麼急事啊,你還進屋子,等著喝茶嗎?」阿如拽住他問道。

「不是不是。」胡三忙擺手,一面笑,「我這不是怕被人聽到。」

「什麼事啊?」齊悅笑問道。

看胡三的樣子也知道不是什麼壞的急事,心裡鬆了口氣。

胡三左右看,靠近一些,用手擋著嘴,低聲說了一句話。

阿如抬手給了他一下。

「好好說話。」她喝道。

齊悅哈哈笑。

胡三也嘿嘿笑。

兩個人笑的阿如到不自在了,瞪著他們。

「師父,錢,多了。」胡三忙不敢笑了。低聲對齊悅說道。

什麼?

「錢,突然多出來好些。」胡三又說道。

齊悅愣了下。

「你那裡的錢也多出來了?」她問道。

也?

胡三也愣了下。

「師父,你也多了?」他問道。

看到後院那兩箱子錢,胡三眼睛放光。

「果然師父就是師父,我那裡只有兩袋子…」他搖頭感嘆道。

「看來是有人特意給咱們送錢了。」齊悅笑道。

「倒也不是特意送,這錢還是咱們的錢。」胡三從懷裡拿出兩個錢袋子,「只是我給人家的工錢。」

工錢?

大家的視線落在他手上。

「那些..送石灰的人力?」齊悅問道。

胡三點點頭。

而此時那些趕著馬車驢車的人力們,正沿路狂奔大笑。

「回家嘍!」

他們揮舞著手裡的鞭子,沒有鞭子的一把拍開車板。那車板下竟然藏著大刀,拿出來揮舞。

此時此刻,哪裡還有半點憨厚勞力的形象,憨倒是憨,只是後邊要加個凶字。

「嗨。大哥來接咱們了。」有人指著前邊喊道。

前邊一處險峻的山,此時山路上正有一隊人馬奔來,其中四人抬著一頂轎子,坐著一個滿面鬍鬚的大漢。

「管青牛!」齊悅念出這個名字,卻是一臉迷茫,「誰啊?」

「就是你開胸,然後胸口用鐵絲綁住的那個。」常雲成說道。

齊悅皺眉想了一刻才恍然。

「就是手下弟兄聽信挑撥差點打死你的那個。是個山匪馬賊。」常雲成說道,一面看還堆在牆角的那兩箱銀子。

原來是這傢伙的人..

他說呢,覺得這些日子在隔離醫院幫忙的那些胡三說外僱傭來的人力,看起來有些怪怪的。不過一來忙,二來看這些人是真的在幫忙,便沒有說什麼,只是讓人暗地裡注意點。

「哦。那我這不是收贓款?」齊悅說道,「得上繳吧?」

常雲成看著這女人。真有些說不上她的腦子裡到底想的都是什麼。

「好啊,你上交了,順便讓官府定你一個通匪之罪,說不定到時候管青牛還會帶人來劫獄什麼的報恩。」他說道。

齊悅瞪他一眼,呸了聲。

「你今天過來幹什麼?我怎麼聽說你淋雨淋病了?」她打量他問道。

說起這個,常雲成有些不好意思。

他原本也是孝順父親,順著父親的意思裝病什麼的,只是沒想到還沒請來這個大夫,就出了周姨娘的事。

現在定西候哪還有心思見人,躲在家裡什麼也不想了。

看看這個家裡都是什麼人,一心休兒媳婦的婆婆,一心殺人的姨娘,這樣的家,還有什麼臉要人家回來,回來幹什麼?一起丟人嗎?

看著常雲成一陣沉默,齊悅自然也知道定西候如今的念頭,笑了笑。

「所以,那是因為情深而成狂嗎?」常雲成忽的問道。

齊悅愣了下。

「你是說周姨娘?」她問道。

常雲成沒有否認。

齊悅伸手拍他一下胳膊。

「那不是,那是偏執成魔。」她說道。

常雲成看她笑了笑。

齊悅撇嘴。

常雲成沒捨得移開視線。

「你是說,是管青牛的人救下了那一家人?」齊悅又問道。

「是,周姨娘買兇殺人,正好在管青牛的地盤,管青牛的人已經踩好點,看這一家人帶了不少錢,還沒動手,周姨娘買兇的人就動手了,一開始以為是哪個不長眼的壞規矩,自然要好好的給他們一個教訓,沒想到聽到他們說什麼定西候府,什麼齊娘子,管青牛給手下人都說了要奉你為尊,他們便把留下活口詢問,這才知道。」常雲成說道。

齊悅聽到這裡哈哈笑。

「我?」她伸手指著自己的鼻頭,「我成了土匪頭子的頭子了嗎?」

此時他們坐在院子里,日光透過樹枝斑駁的投在地上,碎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