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六章要還

第二百九十六章要還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14 09:02  字數:3812

「請我回城?」

齊悅放下手裡的兩塊水晶,帶著幾分驚訝看向來人。

這是一群永慶府的大夫們,他們紛紛給朱大夫使眼色,如今朱大夫在齊悅這邊地位顯然舉足輕重,有什麼話讓他說再合適不過。

「是啊。」朱大夫上前說道。

「有什麼事嗎?」齊悅問道,一面看手裡的水晶,重疊分開重疊分開,看著透出紙上的字交錯變換小說章節。

「是啊,雖然大家已經做過徹底的防疫,但還是不放心,怕有什麼遺漏,再加上最近隔離的病人開始返家,所以,想讓娘子你去看一看。」朱大夫笑道。

這樣啊

「朱大夫你去看就行了。」齊悅笑道。

「我怎麼行。」朱大夫忙搖頭說道,「再說,你去了,百姓們才好放心嘛。」

疫病過後社會穩定安撫人心的確是個問題。

齊悅點點頭,放下手裡的水晶。

「那好吧,我就去一趟。」她說道。

聽她如此說,在場的大夫們鬆了口氣,眼神歡悅。

搞什麼鬼啊,齊悅看到了心裡說道,又搖頭笑。

不過現在可以確定的是,這些人不會搞那些故意針對她的鬼。

雖然親眼看到死去的人不斷抬出醫院,已經知道會是什麼景象,但走在路上看到路邊突然冒出的那麼多墳頭,以及那如同雪片般還未散去的紙錢,不時傳來的哭聲,齊悅心裡還是很難過。

這次的發病最終得以救治活命的概率是十之有四。

明明知道怎麼救卻偏偏救不了…

齊悅深吸一口氣。

「別看了。」阿如伸手拉下車簾,看著齊悅,「你說過,我們這裡和你們那裡不一樣。那麼,你就不能要求在這裡能做到你們那裡一樣的結果。」

齊悅看著她笑了,點點頭。

「沒錯,活在當下。」她說道。

「我已經讓人和阿好說了今日回家,她一定做了滿桌子的菜等著。」阿如笑道,「二夫人肯定也會過來的。」

「是,我一定回家吃飯,不管誰請客我都不去。」齊悅也堅定的說道。

正說笑,車忽地停了。

「怎麼了?」阿如掀起車簾問道,然後她就短促的發出一聲驚呼。不說話了。

齊悅越過阿如可以看到高高的城門。

「怎麼了?」她也問道,探身看過來。

城門外站立著密密麻麻的人,這麼多人此時此刻卻異常的安靜。

齊悅愣住了。

這是什麼意思?

「齊娘子,收賭債嘍。」

不知哪個高聲喊了聲,頓時這聲音便席捲而起。震耳欲聾。

然後人群讓開,將關著王慶春的牢車呈現在齊悅面前。

「齊娘子。請下車吧。」車兩旁的大夫們激動的說道。

齊悅這才回過神。看了眼朱大夫,又看眼前沸騰的人群,有些無奈的笑。

原來叫她回來是為了這個啊…

王慶春坐在牢車裡,早沒了先前的樣子,閉著眼如同死了一般。

但是裝死是不行的,旁邊的民眾見齊悅下車。便開始用棍子狠狠的戳他。

「跪下!跪下!」他們恨恨的喊道。

王慶春被戳的裝不下去了,睜開眼。

「本官跪天地君親師,你們這些人休想!」他抓著牢車嘶聲喊道,目光落在那走近的女子身上。「休想!」

齊悅看著他,一步步走近,見她走近,四周的人停止了呼喝,場面一時安靜下來。

「虧你還好意思說本官兩個字。」齊悅說道,她伸手向身後指,「什麼叫官!父母官!王慶春,你現在去看看,你的子女們都怎麼樣了!」

她這陡然提高的聲音讓周圍的人也嚇了一跳,下意識的隨著她所指看過去。

饅頭墳,白喪棒,星星點點的遍布。

這還是有家有親的人得以安葬,而那些無親無主的,都是一把火燒了集體葬在一個坑裡。

「王慶春,你這種人跪我,我還嫌丟人。」齊悅說道,看著站在一旁擔心被民眾毀壞囚車的營兵,「勞煩大哥,打開車門,讓他下來。」

營兵遲疑一下,便依言打開了。

王慶春被拖下來,頓時失去了依仗,看著四周憤怒的眼神,終於畏懼不已,雙腿一軟跪倒在地。

「你不用跪我,你應該跪的是那些死去的人。」齊悅看著他一字一頓說道,「他們也許本來能有一線生機的,但是,卻葬送在你意氣之爭,王慶春,我知道,你嫉妒我,所以處處想要證明我不如你,真是可笑,嫉妒一個人也是要資格的,你以為你有這個資格嗎,你在我眼裡,算什麼啊。」

說完這句話她沒有再看王慶春一眼,越過他大步向城門而去。

是啊,輸者在贏者眼裡算什麼,自從第一次輸了之後,他其實就一直跪著,跪著仰望著這個女人,只是他心裡不肯承認罷了。

王慶春頹然倒地。

人群讓開路,看著這女子緩步而行。

「王慶春,跪!」

身後呼喝聲轟然響起,相比於一開始的那種帶著討好的興奮,此時聲音里則充滿了悲天憫己的悲憤。

跪!跪那些死去的人!

跪!跪這些奉你為父母官的人!

跪!跪這些賴你生的人!

齊悅微微回頭,看著王慶春被人壓著跪倒在地,有人抓著他的頭重重的磕在地上,面對城外這些新墳,面對那些尚且身穿孝衣的民眾,一下又一下。

因為王慶春還要受審,所以官府不可能讓他在這個時候就死去,很快驅散了民眾重新將他裝入囚車,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沒等通判大人等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