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五章有果(加更)

第二百九十五章有果(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13 16:36  字數:4000

阿如抱著衣服站到廊下,將傘收起來靠在牆邊。

「娘子。」她先輕輕喊了聲,「我拿來了。」

「拿進來吧。」

齊悅的聲音響起。

阿如這才邁步走到門邊進去了。

屋子裡跟她出去的時候一樣,氣氛安靜,齊悅坐在椅子上,斜靠著桌子慢悠悠的翻看一本書,常雲成坐在小床邊,垂著頭,身上裹著被子小說章節。

裹著被子?!

阿如有些驚訝。

「下雨,冷了。」齊悅低著頭,但卻看到了她的驚訝一般,答道。

哦…冷…是是有點冷哈。

阿如將衣服放在床邊。

「世子爺,奴婢伺候你更衣」她說道。

「不用,你出去。」常雲成說道,垂著的頭抬起頭。

「你是誰奴婢啊。」齊悅在一旁也開口,帶著幾分不悅。

得了,阿如應聲是,轉身出去了。

常雲成看著床邊的衣服,聽著那邊傳來的翻書聲,沒有動。

「穿了,快點走。」齊悅說道,放下手看過來。

「你,你」常雲成看著她咬牙說道。

「我什麼我,現在怕我看你了嗎?你怕我非禮你嗎?」齊悅低聲沒好氣的說道。

常雲成想起剛才的事面色漲紅,掀開被子,扯下搭在身上半邊布片,就那樣光著身子扯過衣裳開始穿。

這邊齊悅就那樣看著,手裡拿著羽毛筆一下一下的劃著鬢角,眯起眼似乎在欣賞什麼美景。

常雲成全身肌肉都繃緊了,有些慌亂的將衣服往身上套,一則不是自己的衣服,二來心裡緊張。想要快穿起來,偏偏慢的很。

好容易才穿好了,出了一身的汗,乾淨的衣服頓時又貼在身上了。

「我走了。」他低著頭說道,抬腳向外走。

「喂。」齊悅喊住他。

常雲成站住腳。

「帽子,還有拿把傘。」齊悅說道,「這麼大人了還淋雨,是故意的吧?」

常雲成脖子都紅了,猛地掉頭回來。

齊悅被嚇了一跳,看他陡然逼近下意識的往後靠。

「我就是故意的。怎麼樣吧?」他咬牙沉聲說道。

齊悅看著這明顯惱羞成怒的男人。

「不怎麼樣啊,我就隨便說說。」她眨了眨眼說道。

常雲成覺得自己耳朵里就要冒火,因為思念折磨太久了,所以幾乎忘了這女人的嘴有時候是真能氣死人的。

他的視線便落在這女人的嘴上。

或許是因為方才的親吻,顯得腫脹紅潤…

「你」齊悅張口說道。

才張口。常雲成就附身蓋了上來,重重的親了一口。轉身就衝出去了。

齊悅這邊還沒回過神呢。

「世子爺。傘!」

外邊的阿如的喊聲響起,齊悅回過神,伸手拍了拍桌子。

這小子….

阿如進來了。

「世子爺連帽子傘都沒拿,這回去非得淋病了不可。」她一臉擔憂的說道,又看齊悅,目光審視。「你又怎麼他了?」

我怎麼他了?齊悅瞪眼,還又!

「我一介女子能怎麼他啊?非禮他啊?」她瞪眼說道。

明明是他非禮我…我還沒跑呢…

阿如看著她,抿嘴一笑,靠近來。

齊悅被她笑的有些發毛。帶著幾分戒備又靠回去。

「你,真非禮他了?」阿如低聲笑問道,一面咳了一聲,「怎麼非禮的?」

齊悅看著她,忽的伸手抓她腋下。

「這樣非禮的!」她喊道。

屋子裡響起阿如一連串尖叫的笑,女子的嬉鬧聲在雨霧中傳開。

這邊定西侯府被常雲成敲開門,落湯雞一般又穿著連小廝都不如的衣裳,門房差點以為是乞丐上門了,看著人往家裡沖,就要舉起棒子,幸好常雲成及時抬臉。

「哎呦我的爺你怎麼這樣回來了?」門房大驚。

常雲成沖他一笑,沒說話徑直進去了,腳步越來越快,三步兩步的躍下台階,在雨中遠去了。

門房這邊一干人傻了眼。

「據說淋雨厲害了腦子會進水…」一個小廝喃喃說道。

他的話音才落就被年長的門房一巴掌打在頭上。

「你才腦子進水了呢!滾滾,快去關門!」

定西候很快知道常雲成回來了,頓時顧不得聽周姨娘彈琴,急忙忙的找過來。

常雲成的院子已經又恢復了他以前的那樣,除了兩三個丫頭外沒有什麼伺候人,又因為下雨,定西候一直走到屋門口,才有丫頭看到慌慌張張的迎接。

定西候推門進去了。

「你怎麼」他拔高聲音喊道,一面屋子裡看,然後看到常雲成趴在床上將頭埋進枕頭下,手不時的捶兩下床,那責問的話就立刻忘了說,「雲成,你怎麼了?」

「侯爺來了。」丫頭的稟告聲也遲遲的響起來了。

常雲成忙起來。

「父親。」他喊道,帶著幾分尷尬。

定西候打量他,衣服淋濕,面色潮紅,雙眼明亮。

「雲成,你不會是病了吧?」他大驚問道,伸手就探常雲成的額頭。

觸手果然炙熱。

「快,快去請月娘,雲成病了!」定西候一句話沒再多問,轉身就奔出去,似乎生病的兒子沒有在眼前而是在外邊等著他安撫。

常雲成那句父親我沒病的話連說都沒機會說。

院子里定西候的大呼小叫。

「…快,快…你親自去」

「哎呀雲成病了!這可不是得了!」

聽著意思與其說擔憂,倒不如說興奮雀躍,似乎等這一天等很久了。

常雲成怔怔一刻,笑了,再次倒頭撲在被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