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四章辛苦

第二百九十四章辛苦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13 12:59  字數:3824

大雨里兩個男人各自背著一包被油布裹著藥材跑進後院。

屋檐下兩個肅立的營兵看著他們。

兩個男人的腳步不由停了。

雖然能走近這裡的都是已經經過盤查的,但見他們停下來,營兵的眼神還是帶上幾分戒備。

這裡是防疫物資的重要所在地,不能有半分差池。

見兩個營兵的眼神,後邊的男人回過神,借著向前走撞了前邊男人一下。

二人一前一後的站到廊下,也不去看那兩個營兵將油布解下,搭在一旁,將兩個完好無濕的藥材包送進屋子裡。

再出來,兩個營兵目光已經看向院門口,本能的察覺到注視,他們同時轉過頭。

從屋門裡出來的兩個男人正獃獃的看著他們。

四目相對,一時無聲。

兩個男人的身形下意識的繃緊,手也不自覺的放到腰上。

雖然那裡什麼都沒有…

在營兵到來之前,千金堂人手不足,於是僱傭了二十多個送石灰的人力充作雜工,負責人群隔離貨物運送等等工作,如果不是他們,那些慌亂奔走的人群根本就控制不住,也避免了物資被哄搶等等狀況。

等營兵來了後接手了人群隔離,但這些人並沒有走,而是留下來繼續幫忙。

在這種癘疫大災之下,能逃走的人都逃走了,他們並非是永慶府的人卻沒有走反而留下來,據說是千金堂的財務胡總管扣著人家的工錢,但…

「幸苦了。」兩個營兵點點頭說道。

兩個男人倒吸一口氣,瞪大眼,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不,不」其巴的開口。

「不幸苦不幸苦。兵爺你們才幸苦。」另一個搶過話點頭哈腰的說道。

氣氛一下子活絡起來。

大家互相點頭,這兩個男人在雨

一走出這裡,兩個男人忍不住撒腳就跑,就好像有惡犬在身後追趕,一口氣跑進一個院子,這裡嘈雜無比。

「四哥,四哥,你們猜我聽到什麼了,你們猜」衝進去的男人一把揪住一個正跟四五個人高談闊論的男人喊道。

「猜什麼猜。」那男人回頭沒好氣的說道。

說話的男人哈哈大笑。

「我聽到那些營兵對我說幸苦了!」他拍掌大笑。似乎這是多麼好笑的笑話,「幸苦了!那些營兵對我說!」

往日被這些兵追的跟喪家之犬一般,今日竟然被客氣的說幸苦了!

真是做夢也想不到的事!

「行了。」男人皺眉捂住他的嘴,「管住你的嘴,別跟我沒事找事惹麻煩!」

這男人悻悻坐下來。但還是難掩興奮。

「有什麼好顯擺的,昨天還有個營兵幫我推車呢」一個瘦小一些的年輕男人說道。

這邊唧唧喳喳的談論,那邊幾個持重的男人則聚在一起。

「四哥,大哥有說咱們什麼時候走嗎?」其道,「這些小子們在這裡不安生,遲早惹出事來,到時候可不就是幫齊娘子。那就帶來麻煩了。」

「是啊,別忘了,咱們好幾個弟兄的懸賞畫像還在幾個州府都貼著呢。」另一個低聲說道。

被稱為四哥的男人點點頭。

「大哥說,再送齊娘子一個大禮。然後咱們就走。」他說道。

「錢都準備好了,咱們到時候直接丟齊娘子院子里就成吧?」其

四哥笑了。

「那個不算,大哥說的是那幾個人的事。」他說道。

這句話讓大家恍然。

「沒錯沒錯,是時候了。」他們笑道。

「哎呦胡爺。您怎麼有空過來了。」

門外傳來說話聲。

這是外邊守門的報信,屋子裡的人立刻收起話頭。

胡三已經笑哈哈的邁進來了。

「幸苦兄弟們了。我來給大家算算工錢。」他笑道。

「不急不急。」四哥忙笑道。

「不行,我師父說了,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弟兄們就相當於咱們這次的糧草,別的都可以放,你們不可以慢待。」胡三一臉整容的說道,一面從懷裡取出一錢袋子,緩緩的遞過來。

男人愣了下,也就不再推辭了,反正將來還會還給齊娘子的,他伸手就接過去。

胡三看著一下子空了的手,很是不舍,見那男人看都不看,就要把錢扔給一邊的人。

「哎,哎,你也數數啊。」他忙提醒道。

男人哈哈笑,忙收回手打開錢袋子。

哇,金葉子…

胡三挑眉心裡替眾人喊道。

事實上四周沒人喊,大家都帶著那種奇怪的笑看著自己….

這些人怎麼….

按理說勞力掙錢的見了錢還不跟見了親爹似的?

怎麼看起來怪怪的

「多謝胡爺。」男人說道,將錢袋子隨手拋給一旁的人。

一旁的人也隨手將錢袋子掛在腰裡。

好吧這些人沒見過錢,沒見過金葉子,不知道怎麼激動,我胡三理解,不嘲笑。

「客氣客氣,你們應得的,這次真是太感謝你們了,要不是你們,事情可就糟了。」胡三笑道拍著那男人的肩頭說道,「等事情徹底安穩了,我好好的跟大家喝一場。」

說到酒,男人們都懂,大家的眼神都亮了。

因為防疫事大,這裡不能飲酒,偏偏還每日都守著燒酒,這就跟看著一個大美人解衣在床,自己偏偏手腳不能動一般,一群人簡直要被熬磨死了。

氣氛頓時熱烈起來。

「我要喝酒。」裹著被子的齊悅說道。

阿如將薑湯遞過來,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

「你敢跳湖,怎麼就不敢喝薑湯。」她說道。

門外急促的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