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八十三章選擇(加更)

第二百八十三章選擇(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08 02:38  字數:4137

謝打賞加更,與粉紅欠無關

br/>

看著似乎從天而降的常雲成,大家都有些發愣。

「哇.」王巧兒伸手拍了拍父親的肩頭,「爹,你不用操心了,有人管了。」

她看著走過去的常雲成,眼睛亮亮。

「哇」她再次說道。

王謙自然也看到了,他嘴邊浮現一絲淺笑,又輕輕的嘆口氣垂下了視線。

看來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真是遺憾。

到底是年輕好啊,什麼都捨得,可以那麼奮身不顧,可以無所畏懼,可以無所牽絆。

齊悅看著常雲成出現,奇怪的是她心裡似乎沒什麼驚訝,就好像他一開始就在這裡一般。

常雲成在她身前停下,並沒有看她,轉過身面對眾人,如同一堵牆擋住了齊悅的視線。

齊悅看著他,他的身上滿是灰塵沙土,似乎是剛從野地里鑽出來一般,站得遠不覺得,站得近來看,連頭髮都髒兮兮的還亂糟糟的,看上去很是難看。

「世子爺,你又想怎麼樣?」這一次是王慶春說話了。

相比於上一次,現在的他氣勢更盛了。

很不幸,這一次又是他僥倖站在了民眾這邊。

很不幸,這一次又是他們這前夫妻二人站在了民眾的對立面。

什麼叫運氣啊!

這就叫運氣!

什麼叫人品啊!

這就叫人品!

你治病就治病,拽什麼拽!對那些平民百姓你拽,對這麼高門大戶的你拽哪裡去!

不解釋不客氣,你說什麼就是什麼,竟然還敢撂下如此的狠話!

不就是一個腹瀉嗎?什麼時候拉肚子不死幾個人!有什麼稀罕的!

明明腹瀉,非說是什麼傳染病。沒見那麼多人沒傳染呢!真是自尋死路!

這一次不把你這個女人趕出永慶府,我就不姓王!

此時此刻,別的人不再說話了,全場的目光落在這夫妻前夫妻二人身上。

「你想怎麼樣?」常雲成微微側頭問道。

這當然不是在反問王慶春。

齊悅看了他一眼,站出來一步。

「我再說一遍,所有有腹瀉發熱癥狀的病人,必須跟我到城外隔離,家屬可以探視,不得留宿。」她緩緩說道。目光掃過眼前的這些人,「我依舊斷定,這必然是一種傳染病,雖然目前我還沒發現到底是什麼傳染病,傳染源又是什麼。甚至不能肯定人和人之間會不會傳染,但是我相信我的判斷。」

「你為什麼相信你的判斷?」王慶春皺眉有些哭笑不得的問道。

為什麼?為什麼這個女人總是那麼一副無所不能的態度?她會什麼?不就是會幾樣別人不會的技藝嗎?那些具有獨門一技的人多了去了,他們怎麼沒有這女人這樣的狂傲篤定!

「因為…」齊悅看著他,忽地笑了笑,「因為你們」

因為我是你們的後輩,因為我繼承了無數先輩累積的經驗,因為我得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得更多知道的更多經驗也更多。

瘋子!王慶春唯有拂袖。

不待他再說什麼,齊悅轉身。

「現在我們千金堂全部入住城外。」她大聲說道。

千金堂的弟子們齊聲應是,他們向外走去。

人群自動讓開路。

齊悅看著弟子們走了,才邁步。又停下,看著眾人。

「信我的,想要保命的,就跟我走。」她說道。

沒有人動。大家看著她,神情複雜。

「知府大人已經從其他地方又請來多位大夫。大家群策群力,一定能治好這個瀉肚,大家無需驚慌,不用住院,只要在自己家裡,我們會組織大夫上門診治。」王慶春大聲說道,伸手指著早已經被這場面看傻眼的幾個大夫。

說著話,其地站出來。

「諸位,此種瀉肚,老夫倒有一味良藥。」他說道。

這話讓王慶春狂喜。

「果真?」他扭頭問道。

老大夫點頭。

「果真。」他答道。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似乎都顯而易見的鬆了口氣。

齊悅沒什麼反應,看了眼眾人,轉身邁步而行。

常雲成跟在她身後,緊接著是馬兒晃悠悠的跟過來,還重重的打個響鼻,讓原本有些嚴肅的場面突然變得幾分滑稽。

他們很快和這邊人群拉來距離。

沒有人跟隨。

王慶春忍不住要大笑,期待那女人回頭看一眼,看看她這凄涼的下場。

只可惜,齊悅等人一直緩步而行,誰也沒有回頭。

死撐吧!

「快點!收拾好東西沒?」一個聲音忽的響起,緊接著從這邊的人群br/>

正是前幾天被治好的朱大夫,在他身後跟著抱著包袱的妻子。

「孩他爹,你真要去?」妻子流淚不舍。

朱大夫一把奪過包袱。

「我還沒徹底好呢,我好容易撿回來的命,我可不想為了面子丟了。」他說道,「你在家好好等著吧,看好孩子們,這些日子不要出門,怎麼消毒千金堂的廣告上也都寫了,你帶著下人按著做,一定沒事的。」

朱大人在眾人的驚訝注視里跟過去了。

「朱大夫不是都好了嗎?怎麼還要去?」有人忍不住問道。

沒有人回答他,但很多人心裡隱隱猜著要麼是怕死要麼是…義氣。

給這女人撐場面

伴著朱大夫追過去,又有兩個跟出來。

「快些,抬穩了,老爺才剛剛醒。」

這是兩家原本在千金堂住院的兩個患者,一個由兒子護著,一個由妻子護著。在家丁的護送下跟了過去。

王慶春面色沒剛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