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八十二章抗拒(加更)

第二百八十二章抗拒(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07 16:24  字數:4724

>不過,知府大人又很快冷靜下來,他可知道王慶春和齊娘子之間的過節,平白被人當槍使這種事,他黃靈山可是不會幹的。

「既然如此,你們把人接走診治就是了,何必讓她去治這些人?不讓她治,她自然管不著了,謠言自然不攻而破。」他問道。

王慶春被問的啞然。

這種問題問出來是很讓人尷尬的好不好?

「因為這病只有齊娘子能治好。」黃子喬很貼心的回答這個尷尬問題,替王慶春解圍,一臉不屑冷笑,「治都治不好的病,你懂個屁!還口口聲聲說自己說的對,你以為大家都像你這麼傻啊!」

知府大人到底是為官多年,不是個聽風就是雨的人,對於齊娘子的事件他自有判斷,絕不會受王慶春和黃子喬兩個仇恩相反的兩個人的影響。

知府大人立刻通過官方渠道從隔壁州府縣請來幾個大夫,讓他們來聯合判斷,在這期間將黃子喬關在家裡。

「爹,你等著癘疫散開丟官吧!」黃子喬氣的跳腳。

「小喬啊,齊娘子這樣折騰下去,要不是癘疫,你爹也就要丟官了。」知府大人安撫道,「乖,在家好好獃著,這種事讓爹來。」

說到這裡又氣憤。

「那女人太過分了,竟然蠱惑你!」他豎眉怒喝道。

「爹,你腦子能不能清醒一點啊,齊娘子蠱惑過誰啊!」黃子喬喊道,「她犯得著蠱惑我嗎?人家連皇帝的和離手書都能拿到,你在人家眼裡算什麼啊!我還不是為了你啊!那些商戶不聽話,齊娘子勸了幾遍就不管了,我這不是怕癘疫死人最終害了你嗎?」

真是孝順兒子,知府大人熱淚盈眶,看,看看那些總是嘲笑他把兒子當老子養的人,看看,兒子這是多關心自己!父親對兒子也不過是這樣了…

呃…貌似還是把兒子當老子了…

知府大人擺擺頭,很是汗顏不過感動歸感動,還是叮囑兩句反正你不許再出門就急匆匆的走了。

走在街上,知府大人才覺得氣氛果然不對了,明顯的人少了,而且街上人的神情也有些惶惶不安。

「真是太過分了!這種事怎麼能不上報就自己喊開了呢!」知府大人很氣憤說道。

「大人.」親隨小聲湊過來說道,「報了,小公子接的¨」

知府大人立刻不說話了。

兒子接了就跟他接了一樣這沒問題。

「難道醫判大人也不知道嗎?」隔壁來的大夫們則有些好奇的看走在一旁黑著臉的王慶春。

王慶春的臉更黑了。

「這永慶府我不過是名義上的醫判,真正的醫判,是人家千金堂的齊娘子。」他冷聲說道,「別說稟告我了,等我自己知道趕去問能搭理我就已經是天大的面子了。」

大夫們沒想到王慶春會如此怨念,很是汗顏。

「大人說笑了。」他們紛紛說道。

「說不說笑,等會你們親眼見了就知道了。」王慶春淡淡說道。

總體來說,齊悅覺得事情進展的很順利劉普成去聯繫城中醫館的時候都得到了爽快的回應,就是那些不幫忙統計的,也答應了一旦有腹瀉病人便立刻送千金堂來。

當然這倒不是說他們對齊悅轉變了看法,主要是沒辦法。

腹瀉病的送來他們治不好,有千金堂能治好作對比,他們要是不送來,那豈不是自找煩惱等著患者砸自己家店嗎?

於是樂得清閑,這種病人全部推到千金堂,你能治好,我們落個人情,你不能治好,嘿嘿嘿.跟我們也沒關係。

城外的莊子找的也很快當天胡三就有了回信,帶著人急忙忙的布置起來。

但不順利的事除了青黴素不夠外,就是在勸說病人到隔離場地的時候遇到麻煩。

聽說要被關到城外的莊子里,且不準家屬陪同,大家都不幹了。

再加上齊悅等人挨家挨戶的詢問有沒有腹瀉病人,而她前腳走後便有黃子喬帶著官府的人上門抬人,只鬧的更加人心惶惶。

而在這時候,送來的腹瀉病人有兩個不治身亡,齊悅勸說他們焚燒死者然後下葬。

家屬們終於鬧了起來。

「你說你能治好!你把我們誆來!結果人死了!你還要燒了他!你這是要我們把人挫骨揚灰啊!」家屬哭喊道。

知府大人等人此時過來了,看到千金堂外又擠滿了人,不由頭疼。

「怎麼,齊娘子,又治死人了?」王慶春冷聲問道,「那麼這次還是權貴脅迫你導致延誤治療嗎?」

「沒錯!」齊悅看著他喝道,帶著厚厚手套的手沖他一指,「就是你,你身為醫判,不盡其責倒也罷了,反而在後煽動阻攔,要不是你,這兩個病人怎麼會這麼晚才送來!」

其他地方來的大夫對視一眼,原來真不是說笑啊。

這個漂亮小娘子一見面就毫不留情的怒斥,連一丁點的面子都互相不給啊。

「齊月娘,難道你以為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嗎?別給我扯這些妄論!」王慶春喝道。

「沒錯。」齊悅毫不退避,「我說什麼就是什麼!」

王慶春被嗆的雖然習慣了,但還是氣的哆嗦。

「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你說你能治好腹瀉,那這兩個人怎麼死了?」他說道。

指著還擺在地上蓋著白布的屍體。

因為齊悅這邊要求焚燒骨灰安葬,那邊家屬斷然不肯同意,雙方正在僵持,所以死者還沒抬走。

「怎麼死的?自己找死的!」齊悅豎眉喝道。

沒料到這女子竟然說出這種話,這可是前所未有的,劉普成等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