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八十一章異議

第二百八十一章異議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07 16:24  字數:3822

偏僻的城西,哭聲打破了街道的寧靜,淅淅瀝瀝的雨伍看上去格外的凄涼。

「聽說才二十多歲呢,家裡兩個小的都還不會走呢。」

「媳婦已經上吊兩次了,好容易救下來,躺在床上說什麼也要死…」

「真可憐啊」

街上人指指點點,有兩個穿著青灰衣衫的年輕人衝過來攔住了路。

他們衣服都被雨水打濕了,似乎因為跑的急,有些氣喘吁吁。

「我們是千金堂的請問,這個死者可是腹瀉致死的?」其

陡然被人攔住,送葬的人都愣住了,待聽到這話,更是愕然。

「最近城,來勢兇猛,所以我們要進行調查,以統計範圍有多密集,好更好的判定這次病症危機程度。」弟子說道,一面拿出一張紙。

上面寫的是急腹症的癥狀以及應對建議。

這家人很顯然也聽說了,雖然被攔住有些不悅,但還是答了。

「不是拉肚子。」一個年長的說道,精神哀哀。

兩個弟子對視一眼,並沒有走開。

「那是因為什麼呢?」他們問道。

「走開!」送葬隊伍里的人不耐煩了,喊道,「不知道這是什麼時候啊!你們問的什麼!看稀罕?看熱鬧嗎?」

兩個弟子嚇了一跳,忙施禮又解釋。

「不是,不是,我們只是做個統計,要統計這一段…」他們忙說道。

「統計?統計什麼?你們統計就能把死人變活嗎?」他們喊道。

這當然不可能

「這個也是為了更多活著的人」弟子們解釋道。

但家屬們不聽衝上前將他們推搡開了。

「快滾,要不然打斷你們的腿!」

看著送葬隊伍遠去。兩個弟子無奈的站在雨/>

「怎麼辦?」其

「師父說了,在保護自己的前提下進行調查,家屬不配合,就不要強行。」另一個說道,「那咱們回去吧,至少這個問到死因了,也不算白追來這一趟。」

先一個弟子點點頭,但他們並沒有就這樣走開,而是拿出包里的一疊子紙給周圍還未散去的人發放。

「看看吧。注意衛生防疫,有什麼情況一定要及時就診。」

周圍的人接過,但大多數人不認字,看著紙聚在一起互相議論。

兩個弟子簡單的講解了一下,這才沿街快步而去。

千金堂里是前所未有的熱鬧。

「這不行。人太多了。」齊悅說道,摘下口罩,露出焦急疲憊的面容。

「是啊,這短短三天,就已經送來普成說道,亦是滿臉疲憊。

「雖然目前來看,這些患者之間並非是互相傳染。也都是不認識的人,但如此密集的爆發,還是太可怕了。」齊悅說道。

「我再去找王慶春」劉普成轉頭就走。

齊悅忙攔住他。

「找那孫子有什麼用,除了添亂他什麼都幹不了。直接找官府吧。」她說道,「餘下的我們自己來,發動全程的醫館一起幫忙。」

劉普成點點頭。

「那就試一試,這畢竟是關係人命的事。我想到底是醫者,不會冷眼旁觀的。」他說道。「這個交給我來辦,我先去官府報備,然後再去找各家醫館。」

齊悅點點頭。

「還有,我們要儘快在城外找個地方,雖然暫時找不出人和人之間傳染的跡象,但還是必須防備,萬一病菌變異在人和人之間傳染….」她說道,透過大廳看熱鬧的街市,「這裡人口集危險了。」

「這個讓胡三去辦。」劉普成說道。

說胡三,胡三正好急匆匆的進來。

「師父,注射針燒好了,你看看這樣的行不行?」他說道,手裡拿著一個盒子過來。

齊悅忙打開,這是一個如同那些試驗管一般的白瓷。

「天啊,真是太精美了!」她驚訝的讚歎。

這算是藝術品規格的注射器吧?

「只是這針頭實在是做不了師父你這細的」胡三遺憾的說道。

「行了行了,已經夠好了。」齊悅點頭讚歎。

劉普成也拿過來看亦是讚歎。

「這樣我們就足夠多的注射器來注射青黴素了。」他說道。

不用像現在注射完一個,得等待消毒針頭。

對於這些送來的急腹症患者,多一分等待就多一分危險。

「匠人們正在趕工,估計明天就能再打制出來三個。」胡三說道,用袖子抹了把臉上已經分不清的雨水還是汗水。

齊悅又皺眉頭。

「注射器是有了,但是青黴素卻可能供應不上了…」她喃喃說道。

「青黴素不是能提取了嗎?」劉普成不解問道。

「但是不穩定,而且前後我們做了五十個,最終只有兩個有效。」齊悅說道。

天啊,這麼低啊。

「那這病人可是越來越多。」劉普成皺眉說道。

齊悅吐口氣。

什麼也不用說了,現在傾入全部心血,力求能夠提取出更多有效的吧。

「大人,這千金堂是不能不管了!」

王慶春大聲說道。

桌案後正翻看人嚇了一跳。

這王慶春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醫判,竟然敢來跟他大喊大叫,不過是賴著上面有人…

想到這裡,知府大人露出笑臉。

「王大人,你何必跟那小女子一般見識。」他笑道,「來,快坐下,消消氣。」

王慶春哪裡坐得下。

「你知道那女人現在在城裡幹什麼呢嗎?」他瞪眼說道,「她…」

他話沒說完,門外蹬蹬腳步響。一個少年公子闖進來。

「爹,給我印台。」黃子喬說道。

原本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