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八十章好說(加更)

第二百八十章好說(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06 19:25  字數:4297

第二百加更)

正午時分,千金堂里飄出飯菜的香味,但由於隔離消毒使用了大量的燒酒石灰,空氣讓這飯菜的香氣變得不那麼美味了。

「誰還要進去看?要進去快點啊,我們隔離服不多了。」一個弟子站在門口對著大廳里喊道。

大廳里坐著好些大夫,這話聽在耳內怎麼都覺得有些彆扭,頗有一種進了街市,商戶們高聲叫賣的感覺。

有幾個大夫出來了,大家看到他們帶著幾分迫切迎過去。

「竟然,真的,好轉了…」其

此言一出,大家的面色都很驚訝。

怎麼可能?早晨的時候明明已經不行了怎麼短短的半日,就好轉了?

「要看的趕快了,就剩最後三件隔離服了!」弟子在一旁適時喊道。

此話一出,原本對於千金堂如此斂財不屑的大夫們搶著跑過去。

「給我」

「我要去…」

「我沒帶錢,打欠條…」

「欠條不行」

「去去,怎麼做生意呢?不是,怎麼提供服務呢?欠條怎麼不行,欠條當然行,只是欠條比現銀翻一翻吧」

「…姓胡的,黑店也沒你們這麼黑的…」

大廳里吵吵鬧鬧如同街市。

王慶春坐在一旁,面色陰沉,一動不動,似乎沒聽到這邊的吵鬧。

「王大人,這是專門給你留的。」一個弟子走過來說道。

王慶春看他冷笑。

「不要錢。」弟子搶在他開口前說道,「我們師父說了,您是大人,這是必須給您提供的,這病人是死是活,這麼重要的大事,必須您說了才算…要不然就是病人活了,沒你開口只怕還要被當成死的

混帳!

王慶春被這話氣的發抖。站起身一把打掉隔離服,甩手就走了。

其他的大夫們沒人顧得上他,都還在爭搶隔離服,跟隨王慶春走出去的只有區區兩三人。

最終隔離服被三人以高價以及強悍的身體戰鬥力搶到了。

看著這三人急不可耐的衝進後院,其他人一臉艷羨。

「算了,他們看了還得跟咱們說,他們還花了錢,咱們沾光。」有人酸溜溜的說道。

聽人說哪有自己看的好。尤其是他們這些做大夫的,能多看一眼,說不定就能多學一樣,錢不錢的算什麼,意義重大,難得這齊娘子敞開了讓人看,包括技術問診各種器械全不隱瞞….

這種機會真是極其難得!

大家眼巴巴的看著後院。

「有要吃飯的嗎?」一個裹著圍裙滿頭汗的矮胖男人舉著勺子從後院衝過來,一臉激動的喊道,「我們食堂今天燒豬頭,蒸餃。蔥花油餅份飯,專供千金堂弟子以及病人專用。色香味俱全…」

滿廳的人一臉黑線。

白送嗎?

「…看大家幸苦,今日破例外賣,預購從速啊,晚了可就沒了…」伙夫高聲喊道。

在場的大夫們咬牙。

幸苦?幸苦還不白送!

千金堂實在是太不要臉了…

不過大家已經熬了快一天一夜了,過精彩戲碼沒捨得出去吃飯,到現在的確是飢腸轆轆,更可惡的是那伙夫不僅舉著勺子喊。身後還帶著一個雜役搬著一個盤子。

這盤子倒是奇特,最普通的陶土燒制,卻是奇怪的長形狀。裡面還分隔成幾個大小不等的凹區,此時盛滿了油光的肉,鮮翠欲滴的餃子,以及焦黃的大餅….

如果光聽還能忍得住,但要是再看到的話….

「我」那兩個還站在一旁等著抓藥的男人忍不住舉手要喊。

不過話沒喊出來,就被身旁的男人踹了一腳。

「你什麼你,走了。」他低聲喝道。

「這就走啊,齊娘子沒事了嗎?」先前的男人猶豫道,視線還在落在那滿噹噹的飯盤上。

「沒事了。」這男人扯著他說道,「快回去,老大還等著消息呢。」

滿廳堂的大夫忍不住誘惑開始買飯,因為價格吵吵鬧鬧,這一次真的更像是街市了,沒有人注意自昨天就在的那兩個買葯的男人走了出去。

到了下午的時候,所有的大夫都已經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那個原本要死的朱大夫真的又活了。

「齊娘子,是這個葯的功效嗎?」大家終於忍不住問道。

脫了隔離服,換上普通大夫服的齊悅,滿臉疲憊。

「是的。」她簡單答道。

「這是什麼葯?」有人脫口問道。

要是擱在別處,或者別的大夫面前,他們絕不會問這種話。

問一個大夫你用的什麼方子,這不是找罵嘛。

但不知怎麼的來千金堂這裡,問出來,大家都覺得沒什麼,似乎很正常。

或許是因為千金堂總是散發那些什麼外傷疾病救治小常識,或許是因為方才病房裡任大家隨便看。

這大夫問出來,別的人也都期盼的看著齊悅,等著她詳細的講一講,最好還寫下來每人送一份,當然這一次要是下邊還印著什麼有急診請找千金堂,他們也就不介意了。

齊悅看著這大夫,微微一笑。

「毒藥。」她說道。

大夫們頓時愕然,繼爾惱羞。

這女人,怎麼能這樣耍人呢!太過分了!

「齊娘子,有話你怎麼不好好說!」一個年長的帶著羞惱說道。

齊悅依舊含笑,將視線轉向他。

「因為我發現,我好好說話的時候,你們聽不懂。」她說道。

看著大夫們氣惱的拂袖而去,胡三笑嘻嘻的轉頭看阿如。

「還是師父說話厲害,氣死人一句就足。」他笑道。

阿如這次看著他沒有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