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七十八章不讓(加更)

第二百七十八章不讓(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06 19:25  字數:3881

>因為後院那個腹瀉病人的嚴格防疫,讓十金堂里的氣氛有些絮張。

或許是感受到他們的緊張,客人更少了。

當兩個穿著綢衫,搖著扇子的男人走進來時,弟子們都沒注意上前招呼。

兩個男人有些緊張,對視一眼。

「客官。」弟子終於看到了,忙站過來,「問診還是抓藥?」

兩個男人更加緊張了,還忍不住後退一步。

「抓…抓抓…葯。」一個說道。

哦是個結巴¨弟子心裡恍然,但醫者要一視同仁,不能嘲笑別人的缺陷,他神態更加和藹。

「這邊請,是按方抓藥還是單獨抓藥?」他一面問道。

那男人看著他結結巴巴的說不上話來。

「單獨抓。」另一個看不下去,一把推開他,大步站過來。

靠在櫃檯上,將蒲扇般的大手往櫃檯上一拍。

櫃檯的弟子嚇了一跳,又打量這人。

穿的一般商戶大老闆的那種綢緞衣裳,搖著風雅的扇子,長得也是肥頭大耳,但怎麼看都覺得….這個衣服像是偷來的跟這個人有一種違和感

「這個這個這個,各來十斤。」他隨手點著說道。

十斤!

弟子有些愕然。

「怎麼?看我沒錢啊?」那人瞪眼道。

弟子忙道歉叫人,這數量太大,得直接從庫房走貨了。

「哎,小兄弟,你們千金堂最近治死人的事是怎麼回事啊?」那男人又問道。

被人直接這樣問是很尷尬的事,弟子轉過身,帶著幾分義憤。

「不是我們治死人。」他說道,「是我們被人訛詐!」

「看,我就說嘛,肯定是這樣的,老大都說了·齊娘子才不會治死人呢…那幾個人裝可憐..」另一個興奮的說道。

這話說的弟子有些一頭霧水,驚訝的看他。

這人不結巴啊說的挺溜的都聽不懂是什麼

先前說話的男人踹了這男人一腳,男人忙閉口不敢說了。

「是啊是啊,齊娘子肯定不會這樣的。」他對弟子笑道·一面探身伏在櫃檯上,「小兄弟,你給我講講怎麼回事唄。」

弟子當然很樂意說,還沒開口門外有弟子衝進來。

「大師兄,不好了,師父被王慶春抓起來了¨」兩個弟子喊道。

這個消息讓大廳里都亂了起來。

「怎麼回事?」

「憑什麼?」

大家紛紛圍過來喊道。

「他說師父散布謠言擾亂民心。」弟子說道,不知道是跑的還是急的一頭大汗。

「胡說·他怎麼敢如此胡說。」張同也從後院出來了,面色驚訝。

「不止把師父抓起來了,還要來查封咱們千金堂!」弟子喊道,伸手指外邊,「人已經過來了」

弟子們慌亂嚷成一片。

「快去找師父回來。」大家紛紛喊道。

這個師父自然是指齊悅。

「不行,現在不能去叫她回來。」阿如從後邊衝過來喊道,「她在做葯,如果讓她分心的話·那些葯怎麼辦?」

「可是,可是咱們怎麼辦?」大家也沒了主意,急急的問道。

「怎麼辦?」胡三走出來·一咬牙,「不讓他們進門!」

「這行不行啊。」阿如看著他問道。

胡三挺著背直直的,看著門外。

「行!」他重重說道。

大廳里亂鬨哄的,那兩個抓藥的人被扔在一邊沒人理會了。

「哥,看樣子要打起來了。」一個低聲說道。

「打唄,怕什麼。」另一個瞪眼說道,面色興奮,一手就在身上摸,摸來摸去只有一把扇子。

「哥,你別胡鬧·大哥說了,不能給齊娘子惹事,要是讓人知道咱們身份,給齊娘子扣上通匪的罪名是要殺頭的!」他低聲說道。

先前一個冷靜下來。

「那怎麼辦?就看著齊娘子的人被欺負?」他低聲問道。

這種需要智商的問題實在是為難人啊。

男人摸摸頭。

「我就說讓狗頭張來嘛,他鬼主意多¨」他嘀咕道。

兩人傻獃獃的站在原地看著激動的瘦弱的弟子們砰砰的關門,然後用手抵住。

才關上門·王慶春等人的聲音就在外邊響起。

「..開門!以為關上門就沒事了?」

「姓王的,你公報私仇!別以為我們不知道!」胡三喊道,「把我們師父放出來,我們還住著病人呢,要是延誤了救治,告你截醫殺人!」

倒真是能活學活用!

王慶春氣的冷笑,看著這邊的熱鬮,街上瞬時又引來無數人圍觀。

所以說千金堂還真是永慶府百姓的一寶,戲班子貴請不起,但有他們在,看戲倒也不愁了….

人群里有兩個小廝看到了,撒腳就跑。

「管家爺,不好了,王慶春又去欺負少夫人了!」他們一口氣跑進定西侯府,找到管家喊道。

「這孫子還沒完?」管家站起來,略一沉思,「世子爺還沒走吧?」

小廝搖頭,是不知道的意思。

「快馬加鞭,去善寧府看看,世子爺是否還未起程,如果沒起程,就告訴他。」管家說道。

「如果起程了呢?」小廝愣愣問道。

「那就¨算沒有緣分吧。」管家嘆氣說道。

這跟緣分有什麼關係?小廝們不明白,但也不問了,忙忙的去了。

這邊千金堂到底被敲開了大門,因為病者的家屬在外哭喊了。

「我們不讓你們治了,我們帶人走。」朱大夫的妻子哭道。

病人家屬要求走,他們還真不能拒絕。

王慶春抖了抖衣衫,一副不屑。

一群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