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七十七章猜測

第二百七十七章猜測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06 19:25  字數:3993

千金堂已經有日子沒有接到過急診了,尤其還是晚上的急診。

今天不是齊悅值班,因此她被從家裡叫起來。

「..患者鬧騰的不得了,非要找你才肯..」值班的弟子說道。

這邊元寶親自提燈,阿如抱著藥箱,幾人急匆匆的走向千金堂。

「..又是急腹症。」齊悅換上衣裳,檢查了病人,皺眉說道,一面又看弟子們,「那這麼看來這種上吐下瀉可能具有傳染性,大家一定要注意消毒防疫,病人的衣服全部焚毀,排泄物深埋。」

這一點弟子們都很熟悉了,齊聲應聲是。

「…是痢疾嗎?」齊悅問道。

劉普成還沒說話,那床上腹痛喘息的患者開口了。

「不是,用過痢疾的葯了..不管用…老周家的父子二人都用過了..還是都死了..」他急急說道。

「老周家的?你是說除了那個沈大夫,以及前天送葬的一個外,還有人死了?」齊悅忙問道。

「..是..你前天看到的那個..就是老周家的兒子…昨天已經死了..」他說道,「這..這是不是癘疫..」

「你是大夫?」齊悅問道。

「這是城西保安堂的朱大夫。」劉普成介紹道。

癘疫…

已經死了這麼多人了..

短短几天,這也太密集了…

「你的既往病史。」齊悅問道。

患者沒答上幾句就又開始哇哇的吐,吐還沒完,又開始瀉。

「這,這不會是霍亂吧?」齊悅喃喃說道。

「霍亂?嘔吐而利,身疼惡寒,吐利者為霍亂,霍亂自吐下,又利止,復更菠熱也?倒也有幾分像。」劉普成說道。

齊悅聽得一頭霧水。

「矚胃不安所以上吐下瀉,傷寒論中稱之為霍亂。」劉普成接著說道。

「你說的聽起來是急性胃炎。」齊悅搖頭,「我說的是烈性腸道傳染疾病,這個時候,中國還沒有。」

中國?這個時候?

「那什麼時候才有?」劉普成問道。

「應該是清朝。」齊悅順口答道。

答完了見劉普成神情驚愕。

「清朝?是什麼?」他結結巴巴問道。

齊悅呸了聲。

「老師。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她忙岔開話題,「我覺得不像霍亂,這瀉的是血水樣便,並非是米泔水樣便..」

什麼檢驗也做不了…

「先補充體液。」齊悅說道,「我去實驗室,看看那個青黴素的對那個病菌可有效果,至少也可以分辨出大概是那種類型的病菌。」

外邊夜色正濃。

「可是這個時候,城門已經關了啊。」劉普成說道。

這邊阿如帶著弟子準備靜脈補充體液。

「如果真這些人都是這般病症而亡。那麼,就如這個大夫所說,極有可能是癘疫,別說城門關了,就是著火了我也得去啊。」齊悅說道,看床上幾乎虛脫的患者。

如果是癘疫的話,那可就是大事了。

「這些事先不要往外說,以免引起恐慌。」齊悅說道。

大家齊聲應是。

「還有,現在這間屋子要進行隔離,進出的人嚴格控制以及消毒。換上手術服。」齊悅又說道。

手術服相對於他們如今穿的白罩衫要更加嚴密一些。

「師父,車備好了。」胡三在外喊道。

「老師。這裡交給你了。」齊悅說道,「還有,這種群發性病症,是不是應該上報官府了?」

「是,我會去的。」劉普成點頭說道。

「好讓全城的醫館統計一下近期到底有多少此種病症。」齊悅說道。

劉普成點頭,看著齊悅拿著從這患者身上提取的新鮮水便,坐車而去。

城門守衛被吵醒。很是生氣。

「幹什麼!這麼晚了出什麼城!」他們喝罵道,「趕著投胎也得等五更!」

「小哥,我是大夫。人命關天,我必須立刻出城。」齊悅忙大聲說道。

「什麼大夫…」一個差役滿不在乎的喊道,話沒說完,就被旁邊的人踹了一腳。

「你幹什麼!」他回頭怒罵。

「龜孫子,還不快開門!是齊娘子!」其他人亦是回罵道,「讓黃少爺知道了,打斷你的腿!」

那人這才慌慌張張的跑出去開城門。

「齊娘子,這麼晚,讓我們護送吧。」幾個人一臉討好的說道。

齊悅再三推辭,但這些人就是不肯罷休,齊悅沒時間跟他們糾纏隨他們去了。

馬蹄聲打破了夜色的寧靜一路而去。

天色蒙蒙亮的時候,王慶春的大門也被敲開了。

聽說是千金堂的劉普成,王慶春直接讓哄走。

「大人!」劉普成一反常態的強硬闖了進來。

果然跟著那女人,一個個都變得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了。

王慶春冷笑。

劉普成顧不得他的態度,忙將昨夜朱大夫求診,以及最近多起腹瀉致死的事說了。

「我們懷疑,是癘疫,大人,請立刻全城徹查。」他說道。

「朱大夫竟然..」王慶春卻只關注了這個,面色陰沉。

這個膽小鬼!

「大人,這會不會是傷寒…」劉普成再次說道。

王慶春看著他似乎有些哭笑不得。

「傷寒?癘疫?」他說道。

劉普成看他點頭。

「又是齊娘子說的?」王慶春問道。

「是的,齊娘子已經趕往城外,實驗新葯,看能否對此癥狀起效,這得需要最少一天一夜的時候,所以,請大人速速徹查,進行癘疫防治…」劉普成忙說道。

王慶春沒有動只是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