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六十八章可喜(加更)

第二百六十八章可喜(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01 06:00  字數:4146

劉普成等人回到千金堂,阿如以及很多弟子都一臉焦急,大廳里也不像往日那般熙熙攘攘,而是空無一人。

不管怎麼說,死人擺在了千金堂門口,還是讓眾人有些忌諱的。

被官府傳喚,千金堂不可能都去,再說還有住院的病人呢,尤其是謝氏這個重症監護,所以阿如等人都留下了。

看著劉普成等人進來,阿如等人急切的接過來,要問又不敢問,一個個神情愁苦。

「沒事了。」劉普成說道,「已經判定是傷重不得救治了,跟咱們沒有關係。」

啊?阿如等人愣住了。

「沒事了?」胡三不由問道,以為自己聽錯了。

「是啊。」劉普成答道,對他們的神情倒有些奇怪,「本來就是啊,肯定沒事的。」

「可是¨師父她」胡三說道,伸手指了指屋子裡。

大家安靜下來,屋子裡傳來哭泣的女聲。

難道不是被冤枉了被責罰了才會如此慟哭嗎?

正當大家面面相覷時,齊悅的哭聲停了,人也從屋子裡衝出來。

「帶上傢伙,跟我去找那家人算賬!」她喊道。

大廳里的人都愣住,胡三最先反應過來。

「還愣著幹嘛!走啊!」他喊道。

劉普成要攔也攔不住,一群人呼啦啦的跑了。

不過很快他們就回來了。

「已經跑了!」胡三氣憤的在屋子裡喊道。

「跑了?」沒去的弟子們驚訝的問道。

「死人都沒安葬,胡亂的埋了,一家人就跑了,連鄉親鄰居都不知道。」胡三喊道。

「做賊心虛!」弟子們氣憤的罵道,「這下別人認清他們的真面目了吧?」

說到這個胡三又喪氣。

「沒,鄰居說是怕打擊報復…」他說道。

大家都小心的去看齊悅。

或許是跑了一圈,齊悅面色潮紅,看上去倒是精神幾分。

「這次算他們走運,不過我想他們不會每次都這麼走運!」她說道·一面拍拍手,「好了,常在河邊站哪有不濕鞋,這次咱們倒霉·下次咱們就有好運了,別擔心。」

我們擔心的是你…

弟子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但看著這女子重新恢復了精神,大家還是高興起來。

「是。」他們齊聲響亮的應道。

夜色降下來時,謝氏的病房裡大家都還在忙碌。

「下午的時候有血..滲血」阿如說道。

「沒事是少量滲血,那填塞布來。」齊悅說道。

有她在大家就安心了,各自忙依言行事。

很快謝氏刀口處的滲血便止住了。

「老師·你今晚去休息吧,我在這裡。」齊悅說道。

劉普成看著她,點點頭。

謝老夫人進來時,齊悅和阿如正在研究怎麼吸痰,常雲成坐在一邊,安靜的看著她。

處於昏迷此時暫時醒過來,因為不能說話只看著常雲成流淚。

見謝氏醒來,齊悅轉身出去了。

看著她的背影·謝老夫人面色複雜。

「這個,正梅能吃東西嗎?」她看向阿如問道。

阿如愣了下。

謝老夫人就這她這一愣,忙對常雲成說道·「你去問一下齊娘子。」

常雲成略有遲疑。

「你想你母親餓死啊!一天天杵在這裡有什麼用!」謝老夫人低聲喝道。

常雲成這才起身走出去。

謝氏看著他走出去,神情緊張。

謝老夫人一把握住她的手。

「正梅,你還疼嗎?想吃什麼?」她柔聲問道,「你可把母親嚇死了…」

伴著她的絮語,謝氏的情緒漸漸平緩。

常雲成走出來,見到齊悅站在院子里,抬頭看夜空。

他走過去幾步外又站住。

齊悅似乎沒感覺身後有人,依舊默默的望著夜空。

「你在外邊的時候,想家嗎?」她忽的說道。

「想。」常雲成答道,簡單的一個字·沒有多說話。

「真好。」齊悅笑了笑說道,「你想家還能隨時回來,這種想念,苦澀的吧。」

那要看想的是誰,常雲成沒說話。

齊悅也沒有再說話,看著夜空·二人之間一陣沉默。

「這件事,我沒有瞧不起你的意思。」常雲成又低聲說道,「如果,沒有我母親的事…」

「沒有你母親,我也治不活那個人。」齊悅說道。

「又給你添亂了。」常雲成沉默一下低聲說道。

「所以說啊。」齊悅轉向他,說道,「外行看熱鬧,我們內行看門道,本來挺簡單的事,好了,讓你們這些外行給鬧騰成這樣了¨」

常雲成沒說話。

齊悅看著他,又無奈的嘆口氣。

「兩個人麻煩,就比一個人麻煩好?」她問道。

「是。」常雲成答道。

齊悅瞪他,又最終搖頭笑了笑。

「其實也沒什麼,總是要有麻煩的。」她說道,又看著夜空,「對於未知的新鮮事物,大家總是會恐懼的,如果一直治好便是神技,一旦治不好,那就是妖術。」

她說到這裡,甩了甩手。

「但要是有治好有治不好,那就是醫術了。」她說道。

常雲成沒說話。

「傷哪裡了?」齊悅問道。

這話問的突然,常雲成愣了下。

「天上哪有白掉的>勞,是受傷了吧?」齊悅問道。

常雲成這才反應過來,心裡漲漲的難受。

「沒事。」他說道,移開視線,「皮外傷而已。」

齊悅也沒有再追問。

二人之間再次沉默。

「照顧好自己。」齊悅又說道。

「你也是。」常雲成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