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六十七章敢為(加更)

第二百六十七章敢為(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01 06:00  字數:4071

>當掀起車簾看到眼前這麼多人時,定西候倒吸了口涼氣。

他聽說鬧的挺大,但到底有多大並沒有往心裡去。

不就是死了個農戶嘛,哪有那麼多閑人跟著湊熱鬧。

真來了他才知道,真的有那麼多閑人啊!

這要是下去,別說拳頭了,就是一人一口唾沫也能將他淹死!

這混賬小子,從小到大沒給他找過麻煩,沒想到一找麻煩就是這麼重量級的!

這是要害死老子啊!

一瞬間他決定坐在車上不下去,正要放下車簾,管家就跳出來。

「定西候到!」他扯著嗓子喊了聲。

這一聲將就近的人群都吸引過來,然後越來越多的視線看過來。

定西候手扶著車簾僵住。

在眾目睽睽之下退回去是需要很大勇氣的.

定西候慢慢的走下來,還好管家很聰明及時的扶著他,免得跌倒就成笑話了。

其實現在已經成笑話了…

人群分開,常雲成也看到了定西候,他的腳步微微停頓。

齊悅在後邊趕上來,越過常雲成。

常雲成及時伸手拉住這女人,將她甩在身後。

「你!」定西候看著兒子,神情淡漠的兒子,忍不住伸手指他喊道,「你乾的好事!」

常雲成沒說話,什麼反應都沒。

齊悅在後跟著男人的手奮鬥,捶打踢打卻掙不開。

定西候喊完這句話,卻忽的轉開了,他尋找到亦是被民眾圍著的死者家屬一行人,疾步走過去。

人群自動分開,看定西候的神情亦是很不善。

想幹什麼?都這樣還想欺負人嗎?

這樣想著,有人忍不住喊出來。

陡然在身邊響起的帶著憤怒的聲音,讓定西候腳步踉蹌一下,不由緊緊抓住了管家的手。

場面一時僵持。

「你們¨」定西候看著這一家人聲音有些顫抖的開口了,「本侯¨」

那一家人看過來,看著這個衣著華貴肅穆的男人,面上帶著難掩的懼意惶惶。

定西候只開了口說了這幾個字忽的沖他們低頭施禮。

「子不教父之過,這件事,是我們定西候府對不住你們!本侯,向你們賠罪!」他說道。

聲音還有些顫抖,語速也很快,表明了說話人的內心慌亂不安。

但這句話說出來後,定西候突然如同卸下了一個重擔瞬時輕鬆了。

其實,這也沒什麼難的,也沒什麼可怕的

定西候站直了身子,收回了扶在管家胳膊上的手。

「本侯,向你們賠罪。」他再次說道,這一次聲音響亮。

這一下大家都聽清楚了,就近的人都愣住了,這邊的異樣很快傳來亂鬨哄的場面安靜下來。

死者家屬這邊也一副受驚的樣子。

什麼?

「逆子無狀,做出這等爭醫的荒唐事,讓令親延誤不治這件事是逆子的不對,也是我們侯府的不對。」定西候接著說道,沖死者家屬再次施禮,「事情已經這樣,還請你們節哀,本侯除了歉意,必定要補償。」

歉意…補償…

這邊常雲成和齊悅也愣了。

定西候在說什麼?

不是應該說這逆子跟他們侯府無關,自己造孽自己承擔,他們侯府大義滅親什麼的嗎?

這歉意?補償?是怎麼回事?

還有¨補償?

年輕女子的臉上閃過一絲狂喜。

看來這一次…還真是賺大發了!

「人,人都死了還要怎麼補償!」她掩面哭道。

民眾也回過神來了。

定西侯府竟然慫了!定西侯府竟然認錯了!定西候府竟然要賠償了!

每個人都激動起來,這是他們的勝利!

「對啊!人都死了!怎麼補償!」

「就是,命可以補償嗎?」

很多人喊起來,義憤填膺,場面沸騰喧囂。

定西候頓時如同置身狂風暴雨中的小船,隨時都能被掀翻。

而常雲成這邊壓力被化解全然無事。

他看著這個男人這個二十幾年來稱呼為父親的男人,是他最親近但又最生疏的人,這個被他厭惡又瞧不起的男人,此時正小心的沖憤怒的人群點頭,臉上是掩飾不住的驚懼,就如同受驚的兔子一樣隨時要逃走,但是,卻始終沒有逃走。

「…是,命是回不來了,但活著的人還要過下去不是嗎?」

「¨對,對,沒錯,給,要什麼都行」

「..沒問題,本侯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沒問題,大家作證…」

「..好,好,要節哀節哀,這次是我們的錯.」

「….行,行,田地?當然沒問題…錢¨錢也好,拿著方便.沒問題沒問題…都沒問題…」

「..對,對,這位老丈說得對,就是這男人活了也是毀了身子了…當然當然我不是這個意思咳咳…我們只是想給些補償,你們沒了這個人,但日子還要過的跟有這個人一樣¨不,比這還要好」

常雲成看著看著,只覺得鼻頭髮酸。

「去你娘的賠償!」身後被他抓著手腕的齊悅再次暴怒,大聲喊道,「去他娘的賠償!你們拍著良心說,你們也好意思要!」

她大喊又跳腳,踢打常雲成

「你放開我,我跟他們沒完!你們這兩個蠢貨少自以為是!你們兩個蠢貨少自以為是!」她喊道。

常雲成只是死死的抓著她的手不放。

這邊的喊聲根本蓋不過那邊的討論聲。

那邊終於說妥當了,管家親自引著死者家屬去辦理賠償,而民眾們自然要鑒證,憤怒的氣氛已經被勝利的喜悅取代,大家熱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