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六十六章心想

第二百六十六章心想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7-01 06:00  字數:3765

>定西侯府自然是第一時間得知消息,滿府嘩然。

「侯爺,這哪裡是他的事,這是要害咱們侯府啊。」周姨娘急道,「這是要被御史上了摺子…」

定西侯自從得知後就一直呆坐在椅子上。

常雲成竟然敢做出這樣的事!

這樣明顯惹禍上身的事!

沒錯,平民百姓在他們眼裡的確不算什麼,那時候,別說那個人救不得,就是救的,換做任何一個權貴之家都會這麼做。

但會這麼做,不代表他們會這麼承認。

誰會承認啊!犯得著嘛!這不傻嗎?

百姓他們自然不怕,他們怕的是御史啊!怕的是太祖爺頒的《大誥》啊!太祖當年可真是殺了很多人的!因為兩個百姓告狀就能把一個知府剝皮拆骨的啊!

當然從太祖之後就沒這樣的事了,但保不準如今這個一心要效仿太祖的皇帝心血來潮啊。

聰明人做事,自然不留把柄,一旦有了這個把柄,說沒事的時候什麼事都沒,要有人真心尋事的時候,那這就是自己送死啊。

「傻了嗎?」定西候喃喃說道,一臉不解。

謝氏母子的關係他自然清楚,兩個人都能為對方掏心挖肺生死易命。

所以說是常雲成擔憂謝氏成狂,腦子衝動失去理智.

「侯爺!」周姨娘說了半天見定西候還坐著,伸手急著推他,「你還愣著幹嗎?快去知府府,當民眾的面呵斥世子爺,雖然一脈同根,但能保住侯府的面子就保住一點啊,要不然,咱們家整個就要被他拖入泥潭了!」

「可不是,他是定西候府的世子·他做事,人家自然會按到咱們頭上」定西候喃喃說道。

就像他得的那些功勛,朝廷嘉獎的是定西侯府,眾人稱讚的也是他這個老子教子有方。

同樣·他要是做些荒唐事,那麼挨罵的也自然少不了他這個老子,子不教父之過嘛。

「當初就不該定他當世子!」周姨娘憤憤說道,「三歲看老,他小時候就是個會惹事生非的,沒規矩不聽人言,咱們侯府傳承現在正是最要緊的時候·老一輩的功勛都漸漸過去了,正是要小心謹慎才能穩固家業,你看看他,他是那種小心謹慎的人嗎?」

還真不是…

定西候重重的嘆口氣。

也許當初真不該…

只是當初大謝氏死了,謝家的人鬮個不休,母親不得不答應給雲成世子之位,當時也算是權宜之計吧?

那麼現在還能改吧?

能立自然能廢,世子不純·自然要換純良之人。

「…這麼簡單的事,他是怎麼想的!」周姨娘來回踱步,氣憤不已·「這有什麼好鬧的,不就是治死一個人嗎?有大夫呢,誰治的誰負責啊,管他什麼事!治病嘛,哪裡就都能治好了,一句話治不好不就打發了!」

說到這裡周姨娘冷笑一聲。

「說到底還是顧念著夫妻情誼吧?」她說道,扶住定西候的肩頭,冷笑,「那女人當初和離讓咱們侯府灰頭土臉,這離了離了吧·還能把咱們搞的如此灰頭土臉,可真是…」

可不是,這件事說簡單點不就是沒救活人嘛,只要大夫說救治不了,不就結了,最多被罵幾句庸醫什麼的¨

「哪個大夫能包治百病包治包好啊·哪裡她就這麼金貴了?」周姨娘接著說道,「世子爺這麼心念的護著,竟然衝動到抹黑自己,他也不想想,這是他自己的事嗎?這是關係到咱們侯府的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他心裡有沒有侯府啊,有沒有這個家,有沒有記得他是誰啊!」

沒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定西候猛地站起來。

周姨娘不堤防差點摔倒。

「來人,去知府衙門!」定西候喊道,氣勢肅重。

這一向避事的男人終於奮起了!

周姨娘喜不自禁。

這一下,世子之位保不住了吧!

她攥緊手裡的錦帕,雖然遲了這麼多年,但最終還是要落到她兒子頭上的!

沒錯,那些原本該是她的,最終都還是要成為她的!

可想而知,常雲成沒了世子之位,那謝氏

能氣死一個,自然能氣死兩個!

周姨娘冷笑一聲。

這一次,謝家可沒什麼臉面來鬮了吧?

這一次可是母子二人自己找死,怪不得別人!

看著定西候走出去,周姨娘忍不住笑了嘆氣。

「姨奶奶,好好的嘆什麼氣。」身邊的丫頭低聲問道。

「真可惜我不能去現場看看。」周姨娘一臉遺憾的笑道,「哎,誰讓我是女人家呢,也就只能在後宅里呆著了。」

在後宅里呆著,也能心想事成,這個可不是哪個女人都能做到的。

周姨娘得意的笑了。

知府大堂里,有了周茂春三言兩語判定了這件事,大家也都準備散去了。

這家人抹淚依偎簿遭出去,死者由差役抬著。

這邊常雲成也抬腳要走。

「你現在出去幹什麼!」齊悅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喊道。

「什麼?」常雲成皺眉看她不解。

「從後邊走!」齊悅氣道。

常雲成笑了,他伸手握住齊悅的手,似乎有些留戀的停頓一下,但還是毫不猶豫的拉開。

「我長這麼大,還真沒走過後門。」他說道,轉過身大步而去。

看著這男人挺直的背影,齊悅氣的跺腳,她抬腳追上去。

劉普成等人自然也都跟上去。

周茂春嘖嘖兩聲,看一旁的知府大人。

知府大人被他看得發毛。

「大人,還有什麼指教?」他忙恭敬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