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六十五章有人(加更)

第二百六十五章有人(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6-30 05:58  字數:3498

這邊他胡思亂想,神情變換,那邊常雲成只是淡淡一笑。

「不用說了,有什麼好說的,齊娘子的醫術不用質疑。」他說道,「所以我必須讓她給我母親醫治,這個傷者,只能對不起了。」

齊悅氣的跳腳。

「你閉嘴!」她喊道,要掙開常雲成的手。

「你閉嘴!」常雲成轉頭喝道。

他這樣對自己說話,好像已經很久沒有了..

齊悅陡然被嚇了一跳。

「這件事就這麼簡單。」常雲成不再看她,而是看向堂中其他人,最終落在那一家人身上,「那麼,你們想要怎麼樣吧?只要你們開口,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什麼都答應?

這就是認了?不對不對,這男人一開始就是認了的。

應該說這就..慫了?

王慶春瞪眼看著常雲成,心裡喊道。

剛才還是一副油鹽不進我就害死你了愛咋咋地的,怎麼突然就慫了!

別啊!世子爺!你別忘了你的身份!跟一個低賤平民談什麼條件啊!

你應該一口咬定這傷者本就該死才對!

你這樣說,豈不是要說是自己害死人家的?

殺人啊這是!

他心裡想著,口裡忍不住喊出來。

「殺人,殺你妹的人!」齊悅喊道,掙開常雲成的手,「死人難道還能被殺死嗎?人難道能死兩次嗎?我都說了一百遍了,這人不是被耽誤,是重傷不治,你還是大夫嗎?你有眼睛嗎?你看不見,你就不能問一問嗎?你去問問!問問這男人當時是怎麼個癥狀!」

王慶春不屑的笑了。

「問,問誰?當時除了你們千金堂的人,就只有人家這家屬以及鄉親在場了。」他笑道,「家屬鄉親懂什麼?那麼問你們千金堂的人?親者不相問,這個齊娘子不會不知道吧?」

齊悅又要向前沖。常雲成伸手將她拉住。

「那你的意思是要問當時在場的,又不是千金堂,又不是家屬鄉親的人,又是大夫的人就行了吧?「

門外響起一個聲音。

誰多嘴呢!王慶春惱怒回頭,見一個矮小微胖的老頭邁進來。

大廳里暗,外邊亮,他一時也看不清形容。

「我當時也在場呢,我是大夫。」老頭接著說道。

大夫!王慶春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現在是醫學巡按辦案。大夫也不許插話!」他說道。

這是哪個不長眼的大夫..

王慶春眯眼看,此時這老頭已經走近眼前,看上去面生,應該不是永慶府的大夫。

怪不得這麼沒眼色!

「哦。」沒眼色的老頭哦了聲,「那也就是說,還要有官身,屬於醫官才能過問是吧?」

「當然.」王慶春沒好氣的答道,一面看知府大人,「大人,這知府衙門什麼人都能進嗎?怎麼….」

他的話沒說完。有東西在他眼前晃。

「幹什麼…」王慶春沒好氣的伸手撥拉,觸手覺得有些熟悉。定睛一看。

太醫院院判令周茂春。

對於這個老者王慶春很陌生,但對於這塊牌子以及牌子上的名字,卻是很熟悉。

「左,左院判…」他結結巴巴說道,旋即腿一彎,竟然跪下了。

「哎。」周太醫皺眉,「怎麼行如此大禮!你雖然是我下屬。但不至於如此大禮!」

我也沒想如此大禮,這不是受驚嚇沒控制住嘛。

王慶春心裡喊道,但既然跪下了。就不能白跪了。

「下官見過大人,自然是該如此大禮。」他說道。

「你有心了。」周茂春含笑受禮。

這邊知府大人也回過神,忙迎過來。

「是院判大人來了?」他恭敬的施禮,帶著幾分驚訝。

雖然他不是京官,但周茂春的大名還是知道的,周茂春,乃是大醫王惟一的嫡傳五代弟子,這位老者擅長針灸,在宮中名氣很大,太后尤為最倚重,當然,京中名氣更大,只不過,因為名氣大難免被慣得脾氣有些乖張,一般人家還真請不到他,尤其是這些年,說是要修撰師門醫典,躲在宮裡不出門,更是難以請到。

這樣一個幾乎要與世隔絕的人跑到他們永慶府了。

「我來給世子爺的母親瞧病。」周茂春說道,懶得理會這知府大人,而是看向王慶春,「你,哪裡的?」

他這當然不是問王慶春是哪裡人。

「下官,切造所的王慶春。」王慶春忙答道。

周茂春哦了聲。

切造所是什麼?

「就如同你們醫館的雜工。」周茂春體貼的給齊悅解釋道。

雜工….

王慶春心裡滴血。

有這麼踩人的嗎?

「行了,你起來,還是快點辦正事吧,一個小小的事,怎麼鬧成這樣,你這個醫學博士是怎麼當的?」周茂春皺眉說道。

王慶春低著頭站起來,嘴裡連連稱是。

「下官正要問..」他一面說道。

「不用問了,我當時就在現場。」周茂春說道,幾步走到那家屬面前,「血流不止,犁頭戳傷,竹竿穿胸,臟器之傷,你們怎就篤定人能活?」

年輕婦人自始至終都沒說過話,孩子們自然也不會說話,那個年輕女子聞言神情有些惶惶。

知府大人都對這個人這麼恭敬..

那來頭一定很大,而且也是大夫..

這..這…

「齊娘子說能救的..」她抬起頭說道。

「我的確救了,但是,我沒救活,我要你們提供血,你們誰都不肯提供。」齊悅說道,看著她們神情有些悲哀,「別說穿胸的竹竿傷,就是單單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