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六十四章糾纏(加更)

第二百六十四章糾纏(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6-29 18:22  字數:3872

其實這樣不算什麼事,換做任何一個時候,權貴之家的人病了,自然是要比百姓們多些機會。

上一次知府大人不是還為了兒子叫走了全城的大夫,這期間其他等著看病的人自然沒辦法,也沒有人就這樣敢去指責知府大人仗勢奪醫啊。

這個百姓們其實心裡也知道,也認了,本來嘛,如果真遇上權貴求醫,不用人家說,他們也自動會讓。

但像常雲成這樣囂張的還真是第一次見。

你說你幹了這事,哪怕道個歉說個好聽話,結果非但沒有,反而說人家該死。

真是欺負人欺負到忍無可忍了。

「告他去!」

人群中不知那個先喊道。

這話讓場面安靜下來。

告?

「太祖說過,有膽敢蠹害吾民者,罪之不貸!」

圍觀的百姓中對於這樣的文雅詞聽的不太懂,紛紛回頭看去,見是人群中幾個穿著長衫,一看就是讀書人的老少。

可以告?

「當年太祖親頒大誥三編,許耆宿老人、遍處鄉村市井士君子人等評議官員,定西候世子為民患,橫行鄉里,實在可惡!」幾個年長的老者義憤填膺,鬚髮抖動,大聲喝道。

「我等要向監察大人上告!」

「對告他去!」

「進京告御狀去!」

「沒錯,去告御狀!」

事情鬧大了….

齊悅臉色發白。

雖然她不懂這些人說的大搞是什麼東西,但也知道不管什麼時候民意都是朝廷畏懼的,可順不可壓,真要鬧起來,常雲成可就….

「聽我說,不是這回事,這個傷者是失血過多,根本就…」她大聲的喊道。

但在此時此刻,她的聲音很快被鼓噪的人群淹沒了。

因為這邊的動靜。黃子喬得到消息趕過來,黃子喬的玩伴自然也跟著趕過來,新來的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後來的不知道對手是那個,嚷的喊的罵的最終場面亂成一團。

看著這混亂的場面,齊悅捂住頭重重的蹲下來。

倒霉!倒霉!倒霉!

倒霉!!

事情鬧成這樣官府被驚動了,將對峙雙方帶到衙門,暫時解除了這邊的混亂。但府衙門外還是聚集了很多群眾。

要討個說法的群眾。

府衙里雖然人少,但相比於外邊的也並沒有多麼安靜。

「你發什麼瘋!這關你什麼事!你非要人砸了我千金堂才滿意是不是?」

齊悅暴怒的聲音在堂中回蕩。

她看著常雲成,圍著他來迴轉,就如同暴走的小獸。

「齊娘子,齊娘子,世子爺救母心切也是可以理解…」知府大人忍不住低聲勸道。

注意風度風度,這是他的府衙大堂,不是他們千金堂的後院..

「理解個屁!」齊悅喊道。

知府大人立刻縮一邊去了。

這女人沒風度,他可不能也失了風度。

「你把我齊悅當什麼?你救母心切?你救母心切,我就怕你了?你要別人怎麼看我!我齊悅貪生怕死畏懼你這個權貴嗎?」齊悅看著常雲成氣道。

「畏懼權貴。不是什麼錯。」常雲成淡淡說道。

他自進來後就坐在椅子上,神情淡然。似乎什麼都沒發生過。

畏懼權貴不是錯,重傷不治對大夫來說就是錯。

一旁的劉普成嘆口氣,神情複雜。

齊悅牙咬的咯吱咯吱響。

「我用的著你來維護!」她一字一頓說道,「沒你這樣瞧不起人的!」

說到這裡再忍不住怒意,抬腳狠狠的踢過去。

常雲成依舊端坐,任她在自己腿上踢了兩腳,一動不動。眉頭都沒皺一下。

知府大人都忍不住呲牙替他疼。

這女人真會挑,踢的可都是很疼的骨節處啊。

齊悅踢了兩腳,憤怒轉身看向在一旁跪著的一家四口。

屍體也擺在堂上。一家四口擠在一起啜泣。

「你們拍著良心說。」她看著這一家人,說道,「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這家人還沒說話,外邊有人說話了。

「拍著良心說?」王慶春大步進來,帶著冷笑,「倒是齊娘子你要拍著良心說一說,是不是能治不治啊。」

他不由後悔自己走的太早,錯過了後邊的好戲。

原來還有這麼的好戲!

齊悅轉過頭毫不客氣的呸了一聲。

「你治試試!你能治我喊祖宗!」她喝道,「你不能治,你是我孫子!」

這女人太粗野了!

滿堂的人除了常雲成外都面色尷尬。

王慶春更是氣的臉色鐵青。

「現在不是說我能不能治,而是齊娘子你,能治而不治!」他瞪眼說道,「我才疏學淺技不如人,但你不一樣啊,神醫娘子,我承認我治不了不丟人,那能治而不治才是丟人!」

「丟你妹的人!」齊悅順手抓起一旁桌子,知府大人特意給常雲成上的茶沖王慶春砸過去。

沒料到她除了動口還動手了,王慶春有些狼狽的躲開,到底是被濺濕了一角衣裳。

「你這潑婦!」王慶春怒聲罵道。

「你這瘋狗!」齊悅也毫不客氣的罵道。

如果不是對方是女人,估計兩人就要扭打在一起了。

知府大人抹了把汗。

「都住口,都住口!」他忙說道,要維護公堂的肅穆。

「瞧你德行,我能治我能治,你把我當神仙啊,你把我供起來,我就能治了!」齊悅呸了聲,甩手走開。

王慶春胡亂的擦拭衣角,氣的眼皮直跳。

「你現在說不能治了,你當然說不能治了,你們夫妻情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