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六十一章霸道

第二百六十一章霸道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6-28 20:40  字數:3891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聲音驚動了跪著的人,為首的年輕姑娘抬起頭,目光閃爍,抬頭看面前千金堂的門匾,露出一絲似哭似笑的神情。

「天亮了,拉開條幅吧。」她說道。

婦人一直獃獃的跪坐著,似乎什麼也聽不到,也沒反應,那兩個小孩子你看我我看你。

「快點!」女子回頭豎眉厲聲低喝。

兩個孩子哆嗦一下,忙從腿前拿出一卷白布。

白布展開舉在身前。

天理何在。

鮮紅的四個大字,隨著日光穿透晨霧,分外的刺眼。

大清早的街上,不斷的有人向一個方向跑去。

一個貨郎挑著擔子跑的連有人喊要買東西都顧不上。

「怎麼了?」好奇的人們詢問。

「千金堂那邊又出事了!」跑過人的喊道。

這話如同一塊石頭投到水裡,漣漪散開更多的人跟著跑起來。

千金堂的街道上再次水泄不通,飯香味四溢,因為此時此刻大多數人都還沒吃飯,所以看熱鬧吃飯一舉兩得。

「怎麼了?怎麼了?」

外邊的人詢問著裡面的人。

「好像是治死人了…」

這話說出來一片嘩然。

怎麼可能!千金堂有神醫,怎麼可能治死人!

「是不是因為做手術被嚇到了?鬧事呢?」

知道千金堂治療手段的人擺出鄙視的神情搖頭。

「不是,死人都擺在門口了!」

啊!

此言一出,外邊的人擠得的更厲害了,場面洶湧,所有人都踮著腳想要看清楚,那些看清楚又發出驚呼。

幾個披麻戴孝的人前面。果然躺著一個人,死人。

千金堂真的治死人了!!

神醫原來也會治死人!!

「果然?」府衙門的一間小廳房裡,王慶春猛地站起來。

「果然!」一個急匆匆趕來的藥鋪掌柜一臉興奮的說道,「人都擺在門口了!」

王慶春忍不住要大笑,但到底記得如今自己的身份,強忍住了。

好,好,果然你有今天了!

讓你拽!讓你橫!讓你能!你名聲越大,站的越高。只要你一步錯,老子就踩的你翻不了身!

「快,這等事我們自然不能不管。」王慶春說道,立刻伸手,大聲喊道。「更衣!」

而此時的千金堂外,劉普成等人也站在外邊,四周議論聲嗡嗡。

「這位姑娘,你父親的事我很抱歉,但是,我們真的無能為力。」劉普成說道。

那一家人只是跪著抹淚,任憑他們怎麼說。就是不說話,也不肯走。

這已經僵持了將近半個時辰了。

「姑娘,你先起來,大家先起來。我們進去說話。」劉普成再次上前說道。

這家人依舊低頭哭不動。

胡三一跺腳上前就去拉。

年輕姑娘發出一聲尖叫,就往地上倒,嚇得胡三跳了三跳。

「我沒碰到她!」他忙說道。

那姑娘伏在地上哭聲更大,也沒別的話。就是一聲聲的爹啊爹啊。

她哭的痛,另外的兩個孩子也跟著哭大聲。

婦人依舊呆傻。除了流淚就是流淚。

倚在她身前的三歲的小娃娃倒是沒哭,被困在這裡半日覺得無聊,大家都哭的痛,也沒人管他,他便搖搖晃晃的走到門板上躺著的屍體前。

「爹爹,起來抱抱。」

奶聲奶氣的聲音響起,他用力想要拉父親,卻站立不穩跌倒在父親身上。

小孩子不知道生死,還當父親和他鬧著玩,撲在男人胸膛上,發出咯咯的笑聲。

這笑聲在一片哭聲中格外的刺耳的。

「哎呦我的天可憐死了。」

圍觀的人此時都紅了眼,更有那些婦人們抬手抹淚,現場的情緒慢慢的變了。

不管怎麼說,失去男人的孤兒寡母到底是讓人心疼可憐….

「家裡就他一個人啊,還有一個八十的老娘啊..」跟著來的鄉親給周圍的人痛訴,「女人又一身的病,就靠著男人給人打短工養活著一家子老小,這一下可是完了…」

「你們能救為什麼不肯救我爹!」年輕女子哭著喊道看著劉普成。

「我們真救不了,你爹傷的太重..」劉普成再次說道。

但那女子似乎聽不到她說什麼只是一味的哭一味的重複這句話。

孩子哭大人哭地上躺著的屍體奪去了大家的注意,劉普成的話並沒有多少人聽進去。

「真的治死人啊?」

「那還有假啊,人都擺在這裡了..」

「真可憐..」

「怎麼會治死人呢?不是說神醫嗎?」

「..神醫..誰知道啊..也許沒那麼神..」

「怎麼不見神醫出來?跑了嗎?」

圍觀的人議論紛紛指指點點,看向千金堂的眼神便有些不對了。

「你別在這裡胡攪蠻纏!你爹是該死,怎麼能怪我們!」胡三喊道,氣的跳腳。

但他這句話卻更加惹怒了這家人。

那年輕女子一頭撞向他。

「你才該死!你才該死!你們治死人,就說是我們該死!還有沒有天理啊!」她哭喊道。

見姐姐跟人撲過去,兩個大點的孩子也哭著跟過來,在胡三身上捶打。

「欺負我姐姐,壞人壞人!」

胡三被一個女子兩個孩子圍攻狼狽不堪。

千金堂的弟子們忙上前幫他,結果那女子一把扯開衣裳,躺在地上就大喊非禮。

「喂,你們治死人,還不許人家鬧一鬧啊!」

「就是,這也太霸道了吧,不管怎麼說,人家家裡是死了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