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六十章夜對(加更)

第二百六十章夜對(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6-28 06:59  字數:4275

齊悅喊出來,火氣散去。

「你氣管堵著了,腦子也堵了?清醒清醒吧,你欠恩情的不是我,是你娘,是你兒子,要不是她們,你以為你還能活?這世上除了他們,誰管你死活!」她哼了聲,「你以為你這是折騰折磨我呢?醒醒吧傻瓜!除了那些愛你的人,你能傷到誰啊!你是死是活是開心是難過是享福是受罪,誰在乎啊!瞧你那傻樣,真是可笑死了!」

安靜的屋子裡,周太醫又笑出聲了。

「沒錯沒錯。」他還點頭說道。

劉普成又有些無奈的看他。

謝老夫人顫抖著從那邊過來,拉住謝氏的手。

「正梅,正梅。」她喊道,「我已經白髮人送過一次黑髮人了,你不要讓我再…」

她說到這裡說不下去了,枯皺的臉上淚水流下來。

謝氏看著她,終於發出嗚嗚的聲音流出眼淚,緊緊握住謝老夫人的手。

常雲成也走過去跪在床邊,握住謝氏另一隻手。

「別讓她哭了,對傷口不好。」齊悅說道。

其實明明是你讓她哭了的…

當然這話沒人敢說。

她這話就如同聖旨,謝老夫人立刻停下哭,忙忙的給謝氏擦淚。

「不哭了,不哭了,等好了,想怎麼哭再怎麼哭。」她哄道。

看著這場面,屋子裡的人都有些感動,除了周太醫和齊悅。

齊悅嘆口氣。

「師父也感動了?」一個弟子忍不住問道。

齊悅搖搖頭,此時站在病房門外,看著院子。

「這麼可惡的人還是有人疼有人愛,真是..」她搖頭感嘆道,「沒天理啊。」

這,這什麼意思?

難道師父剛才不是正話反說勸導病人?而是真的…罵?

「當然真的罵了。」齊悅在屋子裡擺弄羽毛筆,對端來飯的阿如說道,「我看到她都覺得煩!整個一個神經病!」

她說這話用羽毛筆狠狠的扎桌上的橘子皮。

「別玩這個。」阿如伸手拿走橘子皮。「染一手不好洗。」

「我不想吃了。」齊悅推開飯盒說道。

阿如看著幾乎沒動的飯菜。

「你又怎麼了?」她問道,「是累了吧。」

齊悅懶洋洋的哦了聲。

「那早點休息吧,今天我值前半夜,你先睡到時候來叫你,再準備些宵夜。」阿如說道,一面要收拾盤子。

外邊有腳步聲停在門外。

「世子爺。」阿如回頭看去,忙施禮喚道。

常雲成走進來。

齊悅依舊趴在桌子上懶洋洋不動。

「夫人怎麼樣?」阿如只得主動問道。

「用了葯,睡了。」常雲成說道。「我讓人把外祖母送回去了。」

「有護士在,你們不用在跟前守著。」齊悅說道,撐著桌子坐好,看著常雲成,「你也快去躺一躺吧,幾天幾夜沒合眼了吧。」

常雲成看著她,垂下眼擋住其內已經遍布的紅絲。

「世子爺吃過了嗎?」阿如問道。

常雲成沒說話。

「他哪裡顧得著吃。」齊悅說道,「去食堂再打一份來吧。」

阿如應聲去了。

常雲成坐下來,打量屋子。

「怎麼樣,我的辦公室還不錯吧?」齊悅靠在椅背上。伸手一攤笑問道。

里外兩間,垂著竹簾。外間一張桌子一個柜子一張小床,衣架,桌上擺著書本筆,另有兩盆綠油油的花草,從牆外傳進來一個竹筒,下邊接著一個水池,水池邊擺著一大盆綠葉植物。

她不喜歡開花的植物。總是養一些綠油油的只長葉子的吊蘭之類的。

總體看下來,一切的一切都那麼熟悉,就跟在家一樣。

但是。這個家,再也沒他。

「怎麼不吃?」常雲成轉開視線落在桌子上。

阿如沒收走飯盒,齊悅的還在桌子上。

齊悅哦了聲,卻沒說什麼。

「你這女人..」常雲成看著她,卻沒有再說下去,而是探身將筷子拿起來,「吃。」

齊悅切了聲,再次靠在椅背上,頗有將腿翹起來的架勢。

常雲成拿著筷子的手堅持的伸著。

跟大夫比耐力?齊悅笑嘻嘻的看著他。

常雲成收回手,將筷子一頓,開始吃齊悅的飯。

「喂!」齊悅坐正身子說道。

這次換常雲成不理會,自己大口的吃。

「涼了!」齊悅說道。

常雲成往嘴裡送飯的筷子微微停了下,只覺得嗓子火辣眼睛酸澀,他又接著大口吃起來。

阿如端飯菜進來見狀愣住了。

「這個給我吧。」齊悅說道,伸手。

阿如忙端過去,放下來。

齊悅拿起筷子,也吃起來。

屋子裡二人安靜的吃飯,沒有說話,阿如看著看著漸漸的退到一邊,看著隔著一張桌子,埋頭吃飯的二人,不知怎麼只覺得心裡難過,她轉過身借著理頭髮擦掉眼角湧出的眼淚。

簡單的飯菜吃的很快,阿如收拾了退出去。

「我這裡沒什麼好茶的。」齊悅給他倒了杯茶說道。

常雲成伸手接過,還沒接到,齊悅又收回手。

「涼一涼再喝,別不管冷熱就往嘴裡倒。」她說道。

常雲成看著她。

「好,我記得。」他說道。

齊悅這才將杯子推給他,自己也站起來。

「我去看看你母親,趁著她睡著。」她說道。

常雲成站起來,齊悅已經走出去了。

她,到底是不想和自己過多在一起,也不想和自己再多說什麼了…

是的,她關心他,體貼他,理解他,也許,還喜歡他,但是。她卻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