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名門醫女 >第二百五十九章好笑(加更)

第二百五十九章好笑(加更) (1/2)

小說名稱《名門醫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時間:2013-06-28 06:59  字數:3930

>得知謝氏成功手術住進了千金堂,定西侯府大批的人呼啦啦的全向千金堂湧來。

定西候還特意換新衣。

「侯爺這下放心了」管家在一旁欣慰的感嘆道。

「是是。」定西候連連點頭也帶著滿臉的激動欣慰,「我就知道月娘心裡還是有咱們家的。」

管家扯了扯嘴角。

「侯爺,我是說夫人沒事。」他說道。

定西候整理衣裳的手停了下。

「對啊,我也是這個意思。」他說道,「月娘要不是心裡有咱們怎麼能治得好她?那麼大仇呢。」

這根本是兩回事,管家無語,少夫人治好的人多了去了,難不成都是心裡有人家?

少夫人是大夫,大夫然是救死扶傷為任。

少夫人哪裡是那種人!

不過,算了,還是不要打擊侯爺了,好容易有面子有機會去千金堂,要是被自己一嚇,又不敢去了,那就更沒機會了。

機會?管家自己愣了下,他心裡想的是什麼機會?

難不成還有做一家人的機會?

一家人這個詞閃過,管家心中有些酸澀,其實就算到現在,他們還是下意識的把齊月娘當少夫人,當一家人。

只是,只是在心裡而已,事實上,這個機會,已經,不可能了。

他看著樂滋滋如同什麼大喜事的定西侯,最終嘆口氣什麼也沒說。

侯爺,自從少夫人邁出府門那一天,一切都不可回頭了。

定西侯府呼啦啦的一群人全部湧向千金堂,堵住了整個街道,但他們沒機會去堵住千金堂。

「幹什麼?」門口的弟子們喝住要進門的烏壓壓人群,雖然面對的是衣著華貴亮瞎眼的人們,但穿著統一青色罩衫的他們沒有絲毫的畏懼,「這麼多人你們想幹什麼?」

「小哥,我們探視。」管家忙上前說道。

「我們定西候府的。」定西候說道一面威嚴的端正了身子。

「定西侯府的病人是重症監護,不得探視。」弟子們答道,沒有絲毫的讓步的意思。

定西候等人愣了下。

「小哥,自己人自己人。」定西候咳了聲說道。

「什麼自己人?」弟子皺眉道。

「不是說了嘛我定西候府的。」定西候皺眉說道,對於這不長眼的弟子很不滿意。

這生意怎麼能好呢?月娘一個女人家到底管不過來。

「哪又怎麼樣了?」弟子也是有些急了,他們堵著街道,別的病人進不來啊,「快走快走,說了重症監護不許這麼多人探視的,你們家已經有人在陪護了別的人再等幾天吧。」

定西候哪裡肯放過這個跟齊悅修復關係的機會。

他一帶頭別人不甘落後忙跟著走,頓時都向裡面湧進來。

「幹什麼!」

內里傳來不耐煩的女聲。

涌走的人停了下來,看著齊悅走出來。

「月娘。」定西候忙說道,「真是辛苦你了我來」

「現在不能探視,謝老夫人和世子都在,要麼你們換兩個人進去。」齊悅說道。

換?估計裡面兩個絕對不會同意的。

看著定西侯還想說什麼。

「你們要是不走我就讓人把你們夫人抬出來,你們一起都走。」齊悅說道。

這是自己人說的話嗎?

這也不是自己人能幹出的事啊。

但站在外邊的人卻都知道,這個女人還真能幹出這種事

「我,我進去。」

一個老者從後擠進來。

「我不是定西侯府的¨」他喊道。

齊悅看著這個周太醫,只得讓他進去了。

千金堂外瞬時恢復了安靜,街道重新流暢起來。

¨¨——

還站在門口看著外邊愣神的齊悅回過神。

她哦了聲,轉身進去了。

外邊是安靜了,但院子里又熱鬮了。

「喂,你別亂動好不好?」

「這位老先生,這裡不能進¨」

周太醫在院子里四處轉東看西看什麼都好奇,昨晚天黑,又亂鬨哄的伺候謝氏,他倒沒注意這千金堂這般設置,今日來原本是想要問齊悅那些神技的事,但才到後院就看不過來了。

無奈這些弟子們都警惕的很,這個不許動那個不許進,問也沒人答。

「小姑娘,你過來。」周太醫看到齊悅忙招手,指著掛著消毒室三字的屋子問,「這是做什麼用的?」

齊悅看了他一眼。

「消毒用的。」她說道。

這不是等於沒說嘛。

周太醫看了眼門上的字。

「我認得字。」他說道,「這消毒是什麼意思?」

齊悅看著他,張了張嘴。受過教導。

這千金堂,連雜工都這麼厲害啊

齊悅已經進了屋子,卻並沒有休息或者看書,而是坐在桌子前,看著書發獃。

「那人的死不管你的事。」

常雲成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齊悅回過神看過去,見他不知什麼時候站在這裡。

「你母親醒了沒?」她問道沒有接他的話似乎沒聽到。

「醒了,劉大夫正在用藥。」常雲成說道。

齊悅點點頭站起來。

「好,我去看看,沒有用麻藥她一定很疼。」她說道。

「月娘。」常雲成再次說道,「那個人的死不關你的事,你別難過。

自從昨日回來到現在,已經沒人提起那個死去的男人了,對大家來說,傷得那樣重,本來就不可能救活所以根本就沒人放在心上,自然也沒人當回事。

對於齊悅的異樣,大家只會認為是累的,沒有多想。

「其實,我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齊悅握著手